[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肖基:潘岳还是退而结网的好
(博讯2004年04月27日发表)

    

     (博讯 boxun.com)

    潘岳这个人理想主义色彩太浓,这可以从他近来不断发表的理论文章看出来。这一次,他说的与以前的都不同,也更加理想化。比起他过去在宏观思想理论体系上的探索,这一次,他明显地把矛头指向了具体领域。但也正是这一步,道衬出这位理论家不谙官场事故的理想主义追求:他想把他正心急火燎地追赶政绩的同僚们拉住,让他们不要那麽急功近利,去做一些可能有违政绩前程的事情。

    搞理论的事,不怕说大话,就怕说细话。因为一旦涉及具体的领域和措施,人们就可以去评价主张的对与错,即或是当时一片叫好,但待效果走向反面时,人们仍然可以找後帐,拿出当年你的所说来指责你。这方面挨骂的颇有些人,比如厉以宁,比如吴敬链,甚至包括邓小平。所以,这些年来学者们通常尽量不论具体措施,盛行的是批判别人的具体建议和现行政策。这样不好的一点是批判性的东西多,而建设性的意见少。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推墙墙必倒。

    潘岳此次谈官员考核,其意无疑是好的。但除了会面对上述的腹议外,他还要面对的,便是他所论的主体--官员考核。

    按理,潘岳进入具体领域的研究,是件可贺的事,以他理论家的素养,为现实近前的事一谋,是再好不过的了。但他仍然有点急躁。古人有云,不待其时,不言其事。他就犯了这样一个错误。

    官员考核,是中共执政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也是体现中共执政智慧的核心要件。面对新问题,对这一具体领域提出自己的看法,本无不妥,但问题恰在於,潘岳打蛇太打七寸了。要知道,现在的官员,正是现行考核体系的受益者,你突然要给他们的考核内容加上一项环保标准,在环境保护意识如此差的国度和经济政绩最大化的基本前提下,能实现的了吗?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高层采纳了潘的建议,其效果是什麽呢。其一,各级官员不仅不反对,而且会拥护。这是只唯上的风气造成的。不是他们真心欢迎。同样,他们也可以很顺利而体面地完成相关指标,在南水北调工程都可以被某些化工厂拿来做不治污的藉口的今天,在虚假数字、形式工程泛滥的今天,这不足为怪。我们也肯定会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各地的环保指标都完成的不错,各地的环保工程也层出不穷,但同时,环境继续遭到破坏。

    原因之一,正是潘岳自己所说的,经济增长是压倒一切的指标。虽然潘在讨述合法性的时候,指出经济增长不是合法性的唯一来源,西方民主制也没有把经济增长与合法性明确联系起来。但就是在西方,如果一个党主政期间经济下坡,下台也是必然的。在一党执政的中国,这种压力与其说是来自外部,毋宁说来自内部。即来自执政党自觉的恐慌。在民主高涨的今天,中共的合法性受到了许多的质疑,网上几乎天天有文章就此问题进行讨论。中共顺应这种质疑,提出了向执政党的转变,是一种自觉的表现。这种自觉可以称之为『独大症候』,就是做到最大的时候,最担心小的差错。没有做大的时候,允许犯错误,到了最大的时候,小错误都不允许。近来问责制的实行,就是这种症候的表现。从实效上看,是一种进步,但究其本质,不过是专制体制本身的殇造成的。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的结果是,中共要为每一件事情背责任。责任并不能通过去掉某几位官员而有所交待,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党的成员,那麽民众自然而然地把所有的问责都集中到党的身上。继续下去,我们必然看到一种趋势:由对於某领域的批判,而积□为对整个体系的批判和敌视。而应对这种敌视的主要办法,就是经济增长。如果你牺牲经济增长□

    □O护环境

    ,生活富裕的中产阶层可能会一时无□,首先不满意的,就是叁个代表中的最後那一个:最广大人民群众。地方官员也很明白,他把环境保护的再好,不如老百姓口袋里少了一分钱的影响大。毕竟在中国,环境问题还是个精英话题。老百姓间或有说,但那也是用来骂骂现实的一个口头说法而已,并不代表他们的环保意识真的很强,真的深刻认识到环境问题与子孙後代福祉的关系。

    原因之二,现行政绩观下的官员们对环境问题有误区。你强调指标,他就会造出指标。现在官员对於环境的认识有多高,本人不报幻想,但大多数一提环境就跟绿化联系起来是基本的事实。他首先会把中心城市搞的绿一大片而不管那种植物长期对当地的生物多样性有没有影响。比如为了绿得快,都种塔松,都种整齐划一的绿地,都辟一大片地来搞中心花园。薄熙来的环境意识在中共官员中算高的吧,你去大连看一看,的确很美,但美的太现代了,一点历史文化感都没有。大连是个历史悠久的城市,但你现在根本看不出大连还有历史。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还能指望他们从小就被一种悠久文化所熏陶吗。其他地方的官员呢,我敢说,只会比薄熙来更形象工程,更天花乱坠,也更具破坏性而已。他们会把每一项指标认真地开会研究後,拿出一个个与环境保护南辕北辙的形象工程,占耕地建喷泉,推旧居建新区,砍枣树种万年青,毁防护林建高尔夫,等等。读者们别认为我说笑话,如果环保指标一旦实施,一定有人拿高尔夫球场来为自己添加绿色砝码的。

    所以,潘岳的主张好是好,但本人认为不得其时。我也相信他提出这种主张的真诚,但也相信这种真诚会被他的主张的实行本身所笑弄。

      与其□心奋进,不如退而结网。潘岳提出这样的主张,是他的心性使然。从他的文字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位高层理论家长期以来被一种□心所困扰的程度。敢於直面问题当然是一种优点,但太过激烈反倒於事无补。在这里还是要劝他一句,学学董仲舒,与其急於改变现实,不如退而结网--对於官员考核领域来说,於其现在就拿出个制度,不如先考虑一下如何提高官员的环境素质再说。把他们的素质提高了,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据报道说,国家环保总局不是在搞青年志愿者培训吗。我以为,这很好,但更重要的是,对现在的官员们,能不能也长期搞一些类似的培训,这样不出数年,中国官员的环境素质就会大幅度提高,到时候再行考核,就会事半功倍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2715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