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滇客:民主人士的毛泽东思维——再驳艾利斯批潘岳
(博讯2004年04月29日发表)

    毛泽东更多文章请看毛泽东专栏

     (博讯 boxun.com)

    艾先生对潘岳“情有独钟”,证据之一,便是近来但凡潘岳说出一句话,他便猛批一顿。当然,艾先生不是胡骂,他的用意是很明白的,即毛泽东所说的,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分清敌我问题。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艾先生可能对毛泽东是恨之入骨的,但在对潘岳的批判上,他无疑十分认真地贯彻执行了老毛的方针。这样说艾先生肯定生气,那么可以换一种说法——在斗争方法上,艾先生与毛的精神是一致的。虽然本人也不喜欢毛,但为了让艾先生高兴,也就抬举他一下——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艾先生比起他鄙视的对象并不高明多少。

    

    艾先生对民主的“炽热”到了发烧的程度,以致于见不得别人说民主。潘岳谈环保中的公众参与,在大陆的语境下,本就是向上冒地激进了许多,可艾先生还是觉得不对,批评潘岳试图“误导”公众,“愚弄”百姓,因为在艾先生眼里,“大陸民主教育和民主知識普及十分貧乏”,意即大陆民众民主素质低。这种看法这几年来很不新鲜了,但与艾先生的用法相反的是,常被一些人用来为大陆不搞民主选举做借口,怕大陆民众选错了。急于实现民主自由的艾先生,一不小心成了他所敌视的对象的帮闲。

    话回到普及上,普及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我们总不能把高等物理一下子在小学生面前普及吧,这一点想必艾先生是知道的。且以艾先生的行文,若我称他为民主理论家,他也是心里很欣然的。于是这儿就出了一个问题,面对“大陸民主教育和民主知識普及十分貧乏”的现实,你说是一下子就搞所谓现代民主制度好呢,还是一步步地来促进公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呢。我猜不出艾先生如何做答,但他的腔调是可以想像一下的:反正无论什么,由共产党搞就是不好——这是艾先生批潘岳的唯一出发点。只要潘岳为所谓的续命卖力,他就不高兴。

    说到这里,共产党还有个潘岳,艾先生还有谁呢,除了病人外,恐怕没有了。别说那些搞民主的人是艾先生的同道,我可以这样说:只要共产党说搞民主,那些搞民主的人绝大多数站在共产党一边。这并不是没有立场的事,而是一个成本的问题。只要看看真正搞民主的人,无论是异议人士,还是学者青年,大多都是在国内而不是国外,这一点就很清楚了。因为他们都与艾先生明白同样一个道理,民主是大势所趋,共产党也得走这条路。但他们的态度却与艾先生相反,不是消极地辱骂下毒,而是积极地批判和促进。只要放眼看看国内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基层民主选举,社区建设以及各类NGO的活动,就知道这个力量不知比艾先生类人的下毒药大多少倍。

    回过头来再看看那个潘岳。党内另类,中共孤臣,这些称谓可都是近年来海外媒体的普遍说法,而艾先生却感叹,连这个“另类”都在积极地为“具體的一事一務而計”了,“竭盡全力地維護一党統治”,可见“執政黨現行意志之堅決”。我听说港台近来由于阮次山的走红而引来很多人的不服,许多原来写八卦新闻评论的也纷纷嚷着要改行写战略评论,会不会有人也更大胆一点,改行当民主人士,语不惊人死不休,要当政治评论员或者什么观察家之类的。当然,艾先生极有可能不属于这种,但对于一些政治人物的基本立场却的确显得陌生的很。

    

    这个潘岳,我们故且不论他的立场如何,也不论他所谓的孤忠有多么可贵或愚蠢。只论他的所说,个人认为还是比较难得的一个高层官员。这个人虽被称为理论家,但似乎所学颇杂,其体系即多新意又有许多有待完善之处,这些也不是这个人的真正特点所在。此人与别人不同之处,在于你看他是个官员吧,他又是个学者,你看他是个学者吧,他又是个官员。这种学者官员的身份,似乎对他影响很大。一是这个人在官场中比较理想主义化,做事较少计后果,显然热血有余而定力不足,在讲究城府的官僚中的属另类。二是这个人又比一般的学者看问题更直接,在多个部门待过,又曾在中国改革的策源地体改委担过要职,可以说对中国问题的观察比一些受专业领域限制的学者更全面,也更深刻。三者,也许正是如艾所批判他的那样,他只站在中共的立场说话,所以在党内官僚层中说话往往又很超然,开言往往得罪利益群体和地方保护主义,不像那些学者和策论家们往往受制于某一部门或某个领域,为某一部门或集团的利益说话,沦为这些部门争取中央政策的写手。四者这个人也有一份实干的冲劲,正是由于他的出现,将环保这个过去看起来很强的专业性领域的工作推向了大众化,除了查污,他还倡导生态文明,?

    慊肪澄幕ㄉ瑁拘5闹驹刚叨汲E苋ゲ渭庸一繁W芫肿橹幕疃>菟抵醒υ兜毖』肪炒笫梗统鲎哉飧鋈说氖直剩杉渥鍪碌亩赖健梢院敛还莸厮担桓鲆υ兜毖〈笫梗す谥行⊙Ц阕?个亿搞环境宣传。

    这样的人,不算能臣,也算干吏,这样的人多一点,我个人以为,民主不民主的,的确不是最重要的事。因为这样的人多了,就会自然地形成一种制约机制,他们明白问题在哪儿,怎么解决。艾先生想必明白这一点,但他还是要批,因为在他眼里,民主这玩意,也是像他一类贵族的活计,由不得别人玩。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2916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