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任评:潘岳的焦虑和我们的悲哀
(博讯2004年08月19日发表)

    

     “以‘世界垃圾场’告终的文明,是从摇篮到坟墓的文明。中国要走一条不同的路,一条从坟墓到摇篮的生态文明之路。” 这是新华社17日的一篇题为《中国对“世界垃圾场”说不》的报道中引用的潘岳所说的话。光从坟墓和摇篮的比喻来看,作为中国环境领域的高官,潘岳是十分清楚中国环境危机的本质和改变这种危机的艰巨程度的。 (博讯 boxun.com)

    照目前的发展,中国会不会成为世界垃圾场已经不是一个需要多少判断力就能断定的事情了,问题在于这个垃圾场到底垃圾到什么程度,一人政府高官以“坟墓”来描述之,可见问题的严重已非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但一般人所能感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来自环境的压迫。最近,中国各大重要城市纷纷提高水价,提高程度也是厉年来最高的一次。这当然对于富人来说无所谓,对于大肆浪费着水资源的工商业和富人来说无所谓,但对于胡同里的大妈们,对于处于农村城镇化过程中的老大爷们就太有所谓了。如果任由目前的经济模式一路走下去,大妈大爷们可能腰包里还会多几元人民币,但那已经远远不够维持他们的正常生活了,未来的某一天,能喝到一口廉价而干净的水可能就是他们幸福生活的主要指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确是没有未来的,所以潘岳的坟墓说,无疑是对的。但同样的,“摇篮”一词,也说明另一条道路是非常不确定的。

    潘岳所说的“从坟墓到摇篮的生态文明之路”,大抵上包括以下的内容:以绿色GDP为核心价值的经济转向、以环保听证办法实施为代表的法律建设和制度突围,再加上生态科技的突飞猛进。

    这里,不再说绿色GDP之可能与否了(许多人认为不可能,但我认为如果考虑到中国社会特殊的制度性因素——中国共产党仍然拥有无与伦比的现实动员能力,还是有可能的),单就生态科技而言,就是一个非常不确定的因素。

    新华社同一篇报道引用的资料显示,中国单位GDP的能耗比世界平均水平高2.4倍,污染排放量则高出几十倍。面对今夏三分之二的省市拉闸限电的事实,潘岳说:“别的国家发展新能源技术早一天晚一天都行,唯独中国不成。”

    据悉,到2020年,中国的水力发电、核能发电和风力发电的装机容量将会是现在的3倍、5倍和38倍。国家“八六三”计划电动汽车项目已于2001年启动,旨在研发使用替代能源、尾气排放低污染的新车型。此外,循环经济技术、大面积生态退化的修复技术、区域污染综合治理技术和生态监测预警系统也在研发中。

      报道说,潘岳强调,政府应打破权力部门和企业的垄断利益,将财政大规模投向生态技术的研发,并用税收政策加以鼓励。但他坦陈:新技术从研发到普及还需很长时间,在此过程中,中国需要国际技术合作。

    新技术、新能源虽然具有怎么说都不过分的未来意义,但相对于目前的石油危机,那毕竟是十分遥远的事情。虽然我们目前不知道中国在新技术新能源方面具体的发展战略如何,但有些事情是可以从现实中寻找到影子,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到的。

    而目前的中国,在经济迅猛发展,能源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对于解决石油这样传统而又绝对重要的能源有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呢?据国际能源署去年发布的一篇报告认为,自1992年取消了能源部以来,中国没有一个单独的中央政府部门负责能源政策和管理事务。而能源行业的职责分散在几个机构,这些机构不总具备对能源行业运行复杂问题的深入技术知识,中国需要有一个协调的能源政策、主管能源的中央政府机构。而且从其他国家的历史和经验来看,没有一个统领能源问题的机构,能源战略只能是纸上谈兵。

    这也可能就是潘岳说“政府应打破权力部门和企业的垄断利益,将财政大规模投向生态技术的研发,并用税收政策加以鼓励”的原因之一吧。但何其难哉。没个十年二十年的战略布局,调整,新技术可能永远是一个梦想,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已经迟了。

    也许正因为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潘岳才表现的那样勇决,那样一无反顾,甚至是有点书生意气。但他说的越对,我们就越体会出一种悲哀。

    我们都面对的是时间不等人这个客观事实,但潘岳是因而陷入一种对于现实的焦虑,而我们则只能体会着面对未来的无奈的悲哀。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8/2004081923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