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博讯2004年10月20日发表)

    一、神舟五号上天和重弹强国曲

     一年前的今天,2003年10月15日中国的第一艘载人航天飞行器神舟五号上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把载人航天飞行器送上太空的国家。一瞬间,中国沸腾了。虽然中国比苏美晚了近四十年才实现飞天的梦想,但是中国的决策层还是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特别是对中国科技发展和国防科学技术发展方面的重大意义。《解放军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认为神舟五号上天对于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实现军队现代化跨越式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香港大公报发表社评说,文章说,“神舟”五号成功升空及中国航天事业发展的历史再度显示,中国目前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全社会的资源办国家急需和重要的大事。可以说,只要中国人想办什么事情,就一定能够办成。 (博讯 boxun.com)

    其实2003年10月15日神舟五号上天,是远远落后于原来计划的时间表。按照原计划,中国应该在2000年之前实现登月计划,这个成果应该在2000年德国汉诺威举行的世界博览会上展出。

    不妨人们可以回顾一下,2000年世界博览会上的中国馆由三部分内容组成∶一是登月;二是长江三峡工程;三是中国传统医学。一走进中国馆,首先看到的是大厅中央一个模型,两个中国宇航员,一辆登月车。这个模型和美国华盛顿的航空航天馆里美国宇航员的登月照片十分相似,唯一的区别就是宇航员手中拿的的五星红旗,而不是美国国旗。模型旁边任何文字解释说明,说明中国人在哪年哪月哪日登上了月球,或是说登月还只是中国人的一个梦想。这个登月模型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人未能按照计划在20世纪完成登月的梦想。

    二、神舟五号上天和中国竞争能力

    虽然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三个把载人航天飞行器送上太空的国家,但是中国的竞争能力在2004年世界排名表上位置却下滑了两位。

    2004 年10月,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的2004年全球经济竞争力排名榜,中国的排名由神舟五号上天前的第44位下降到第46位。而台湾名列第四,香港名列第21 名。世界经济论坛指出,中国排位的下降是由于受到贪污、政策不稳定及臃肿无效的官僚体制的侵蚀。虽然中国近年来经济增长迅速,但是政府政策的稳定性、廉洁程度和政府办公效率等方面的指标都比较低,因此影响了其综合竞争力。世界经济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卡鲁.卢比士认为,中国的商业环境处于失衡状态。他警告说,中国正面临着经济发展障碍,中国政府必须同时处理好高速经济增长和提高竞争力的问题。中国不仅要完善经济管理体制,防止通货膨胀和财政预算不平衡,同时还要为千百万、拥入城市打工的农民提供相应的社会福利,例如退休金和失业救济等。

    由此可见,世界经济论坛并不把神舟五号上天看做是国家竞争能力提高的标准,而是更看重政治、管理体制的完善,一个公正社会的建立。

    三、神舟五号上天和从俄国进口防空导弹保卫三峡大坝

    据说神舟五号上天证明中国已经攀登上世界科技的高峰。如果象奥运会那样颁发奖牌的话,美国、俄国拿金牌、银牌,中国人已经是铜牌得主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虽然神舟五号上了天,但是中国的军事工业科学技术水平仍然十分落后,中国千方百计从国外购买先进的武器。根据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2004年8月份的报导,中国将购买俄罗斯的最新型防空导弹,布置在上海和三峡工程。

    报道引述珍氏防卫周刊说,中国以九亿八千万美元订购了首批S300PMU2地对空导弹。这是俄罗斯首次向外国出售的最先进地对空导弹,合同规定全部武器系统将在未来两年内交付。

    汉和高级分析员平可夫指出,这批导弹部分将部署在上海。此外,在传出三峡水坝有可能遭台湾方面攻击后,部份导弹极有可能部署在西南地区,重点保卫重庆和三峡。平可夫形容这是俄罗斯迄今为止,对中国最为宽松、技术最高的一次武器输出,也是总统普京今年10月访问中国前夕赠送的一份丰盛厚礼。

    中国需要从俄国进口防空导弹来保卫三峡大坝的安全!中国,一个能把载人航天飞行器送上太空的三大强国之一,要花巨额外汇从俄国进口防空导弹来保卫三峡大坝的安全?

    四、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

    在人们的记忆中,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早已尘埃已定。1992年3月16日原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向全国人民代表作提请审议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时,就说长江三峡大坝的人防安全问题已经解决。 原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在1992年3月21日作提请审议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的说明时就讲得更加具体,只要把三峡水库的蓄水降至145米或130米就可以解决问题。邹家华的报告原文如下∶

    战时三峡大坝的安全问题,从50年代起就进行了大量试验研究。减轻遭核袭击溃坝产生的洪水损失、最有效的措施之一是在出现战争征兆时,降低水位运行,或放空水库。三峡工程设置有低高程、大流量的泄水建筑物,必要时可在一个星期或10天之内,将水库水位降至145米或130米。此时,水库库容仅103亿立方米或170亿立方米,万一溃坝,影响大为减轻。三峡水库下游有20公里长的峡谷河段,对溃坝洪水起约束、缓冲和削减作用,有利于减轻洪灾损失。

    既然现代战争都有征兆,三峡工程可降低水位运行或放空水库,水库没有了水,就是大坝全溃了,也不会造成什么灾害,那么又为什么要从俄国进口防空导弹来保卫三峡大坝安全?可见三峡大坝安全问题并不像李鹏在报告中所说的那样简单,只要采取放水措施就可以解决了。

    三峡大坝的人防安全问题的本质在于∶由于三峡工程的建设,中国在战略上丧失主动性,受到军事定点威胁。美国的一个咨询机构提出一份报告,建议台湾在受到威胁时,攻击三峡大坝。

    台湾也有人提出,大陆如果攻击台北和高雄,台湾就攻击大陆的上海和三峡大坝。对此,也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认为上海对台湾是友好的,在上海居住了几万台湾人,因此不能打上海。台湾国防部也承认,他们曾经用计算机模拟过袭击三峡大坝的过程。后来中国媒介又报导,在三峡大坝附近抓到一名台湾特工,他想拍摄三峡大坝,为袭击提供情报。这消息是否属实,有待考证。其实,台湾掌握有三峡大坝的全部资料,这些资料正是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长江水利委员会和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向台湾方面提供的。台北中华经济研究院受台湾政府的委托,进行了“三峡工程和我们的对策”的专题研究。三峡工程论证小组、长江水利委员会为其提供了详细的资料。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也曾多次专门邀请台湾新闻媒介采访三峡工程,最后一次是在2003年三峡工程开始蓄水、三峡船闸开始试航时。当年台北中华经济研究院在中国大陆提供资料的基础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对于三峡工程,台湾方面应采取的对策是乐见其成。

    四、俄式防空导弹能否保三峡大坝无恙?

    俄式防空导弹是否能保卫三峡大坝的安全?这是军事专家们应该回答的问题。起码俄式的导弹在伊拉克战争中没有起什么作用,在科索沃的战争中也没有起什么作用。不知最新式的导弹威力到底如何?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在现在三峡大坝下游30多公里处建造了葛洲坝大坝,当时苏联、台湾等等都是中国的主要敌人。那时也考虑过大坝安全问题,认为葛洲坝大坝一但溃坝,湖北省境内长江中游两岸和湖南省部分地区,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武汉危在旦息,京广铁路至少将中断两个月。为了保卫葛洲坝大坝的安全,中央军委决定布置两个航空师来保卫大坝工程,以防空袭,但没有进口外国武器。

    现在从俄国购买防空导弹来保卫三峡大坝,总不会是为了对付来自俄国的飞弹吧。其实二十一世纪初中国周边的形势,与上世纪七十年代大不一样。中国周边地域拥有中程导弹和核武器以及拥有该类技术的国家明显增多,是世界上核技术最密集的地区。由于中国外交政策的左右摇摆,一会儿是兄弟加朋友,一会儿是冤家对头,不久又是一笑泯冤仇。所以,根本不能确切地说,谁会对三峡大坝形成威胁,谁不会对三峡大坝形成威胁。也许将来对三峡大坝形成真正威胁的是曾经用鲜血凝成战斗友谊的亲兄弟。套用中国社会中流行的用语,叫做“杀熟”。

    五、三峡水库放水的后果是什么

    不管怎么说,以李鹏为首的国务院认为采取水库放水的措施就可以解决三峡大坝的人防安全问题。只要对方做一个动作(就比如足球、篮球比赛中的假动作),给出一个征兆,三峡水库就要放水,放水至(海拔)130米。那么放水的后果如何呢?

    第一、制造一次人为洪水过程,洪水流量将超过1998年洪水时的水平。

    三峡水库的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75米,相应的总库容为393亿立方米;当水位下降到海拔130米,相应的库容为103亿立方米,所需要排放的水量为290亿立方米。如果在10天之内放完这290亿立方米的水,每秒流量约为33600立方米。如果在7天之内放完,每秒流量约为47950立方米。

    此外还需加上长江的自然流量。在不利的情况下,三峡水库放水后,长江流量将超过1998年洪水时的水平,其损失可想而知。而敌方的代价,不过是一个假动作,如一份报告,一次计算机模拟而已。

    第二、长江航运中断。

    由于三峡大坝船闸设计和工程技术的限制,当水库水位下降到海拔130米时,长江航运将中断。有人曾把上海比做龙头,重庆比做龙尾,长江航运比做龙的脊梁骨。三峡水库放水的后果就是脊梁骨被打断了。

    敌方给出一个征兆,三峡水库就放水,大坝下游地区就要遭受一次人为洪水,长江航运就要中断。这不是中国四个现代化所要追求的境界,看来中国的竞争能力并不会因为神舟五号上天而提高,也不会因为三峡工程的上马而提高,就是用俄国的防空导弹来保卫也不行。

    照片∶2000年世界博览会上的中国馆内中国宇航员登上月球的模型

    《观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10/2004102015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