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言信:再谈基督教与《圣经》在中国
(博讯2005年01月08日发表)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一个能够正常思维的人,是不可能没有任何的信仰的,这也就像一个人不可能没有任何层次的精神追求一样。你可能没有虔诚的宗教信仰,但不会没有狂热的,或是温和的政治信仰,因为这是人类精神追求的最高层次。

     2004年10月,中国大陆的江苏人民出版社,公开面向全社会,出版发行了旧约《圣经》的重新译注本的第一集:《创世纪》,预计在今年,2005年,旧约《圣经》的其他内容:《出埃及记》,《约伯记》,《诗篇》,《箴言》紧随其后也将出版。这是基督教在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那些很久以来对基督教本身仰慕已久,以及对《圣经》深感兴趣的国内的中国人,这一次可以满足自己阅读和钻研的愿望了。 (博讯 boxun.com)

     在这之前,在严格的意义上说,中国大陆的原版《圣经》一书从来没有公开的出版发行过,各大中城市基督徒手里的各种版本的《圣经》一书,基本上是各个教堂自己内部售卖或赠送的,因为没有在中国大陆的出版批号,按照确切规定的定义来说,这些《圣经》及其有关的基督教普及读物,都应该属于“非法印刷品”和“违禁书刊”之列,但是因为考虑到国家赋予这种宗教需要的特殊情况,倒也从来没有什么官方的部门刻意的出面来追究。

     国内常见的《圣经》的几种版本,基督教使用的是“和合”版本的老版《圣经》,据我所见到的,普及本有棕色和黑蓝色两种封皮,略微发黄的字典纸,中国大陆的牧师和老资格的基督徒们,都对这个老版本《圣经》的韵味风格十分的熟悉。天主教堂使用的《圣经》略有差异,是一种“思高”版本,黑色封皮,烫金字的封面。因为翻译的年代久远,这两种《圣经》译文中所使用的语言都是“祖父”一级的,每当我读起来,都有一种咬文嚼字的绕嘴感觉。最近,还有一种从国外新引进来的圣经公会的现代本,语言接近现代人的风格,流畅通顺了许多。

     (不知道nngzh先生经常使用的《圣经》是那个版本?)

     在北京西郊的车公庄大街,有一座规模宏大的政府机关大院,在这座大院的门口。矗立着两块牌子:北京市委党校、北京市行政学院。在这个大院的后面,有一片保护得十分完好的传教士墓地,两三百年以前,中国第一代“皇家”传教士利玛窦神父等人都埋葬在这里。墓地的周围,古树参天,肃穆森然,悼念着老一代传教士那不平凡的历史。

     在中国的民间,则是另一番景色。在中国的北方和内地,占中国四分之三土地的地方,在上百年的时间里一直流行的是天主教,到处都可以见到高耸尖顶的天主教堂,中国国内习惯地称之为“旧教”,传教的是神父,终生不得结婚。在东南沿海地区的城市和乡村,经济相对较内地发达,流行的是基督教,也称之为“新教”,传教士被称为牧师。

     有一个情况值得提一下,凡是世界基督教拥有的主要教派,如:信义会、长老会、圣公会、浸礼会、公理会、卫理公会等等,在中国大陆基督教流行的沿海地区都可以找到它们的分支。(不知道nngzh先生属于基督教的哪个教派?)

     在东北、西北的一些老教区,还有不少的东正教教徒,据他们介绍,他们都有了第四代,甚至第五代信仰东正教的历史,他们讲,他们最初的神父是俄罗斯人和希腊人,直到现在,他们还保留着最初形成的宗教生活习惯。比如,在每年的4月,在耶稣赴难节期间,保留吃煮豆子、生菜和洋蓟的习惯,在复活节期间,要小规模的热闹庆祝一下。

     在我们故乡,原来民间信奉的大都是佛教,因为距道教圣地武当山不远,所以还有少许的人信奉道教。据我们家乡的县志记载,在我们故乡的近代时期,还存有大小的庙宇一百多座,至今,早已经荡然无存,连一座也没有剩下。但是全县在县城里的教堂仅有一座,教堂的周围,是教会学校和教会医院,在那个年代,一个成功的传教士本身就同时又是一个称职的教师和医生,特别是心理医生。

     在中国大陆曾经流行基督教和天主教的那些地区,特别是在交通相对闭塞的南北方中小城镇,民间藏匿的基督教的宝物是令人吃惊的。在一些不引人起眼的小教堂里,在一些衣着朴实甚至破旧的穷牧师那里,我看见过许多本年代久远,羊皮纸封面,包装精美的老版本《圣经》。有古典英语,古典希伯来语,拉丁语,法语等不同国家的文字本。一位见多识广的老资格的基督教神职人员,会很容易的辨别出他们是哪个年代的什么版本,又是由哪些传教士在很久以前作为随身的宝物带进了中国大陆,外国的老传教士死了,又传给了后人,这样,在穷乡僻壤小教堂的地下室或阁楼里,躲过了中国大陆一场又一场的政治浩劫,熬到了今天的重见天日。

     即使是在今天,拥有这些珍贵古版本《圣经》的人们并不知道它们的真正价值,他们绝对看不懂这些古典的外国文字,但他们知道这是文物,是非常宝贵的外国文物,他们拥有它,这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极大享受。我所认识的从国外回到国内的牧师,他们倒是知道这些古版本《圣经》的实际价值,但他们大都很穷,没有经济能力收购这些珍贵的基督教文物,只好一任它们继续流落在民间。

     作为古今中外社会影响巨大的文学作品,中国大陆也曾出版过不少《圣经故事》一类的书籍,就连中国连环画出版社,也出版发行过连环画内容的《圣经故事》,分为旧约和新约上下两册,硬皮简装本,封面和内容设计的都不错,但印刷和装订都稍嫌粗糙,前后印制了两版,发行数万册。

     上海的朋友告诉我,在这同一年,2004年,上海市教委已经已经明确发文,把旧约《圣经》作为上海市中小学生的课外阅读参考书目。也就是说,在每年级每个学期都要发行一册的中小学生课外阅读教科书中,将有《圣经》旧约的节选部分被登录其中。这是一个不小的变化,因为《圣经》是西方文明最重要的源头经典著作,一向有“智慧书”之称。抓思想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圣经》一书在中国大陆的普及推广,将对青少年的思想和未来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

     最新中国大陆版的《圣经》,是美国华人学者冯象先生两年来的辛勤劳动,也是他十多年来宿愿的结果。《圣经》本身就是一部知识面极为丰富的古典文献,它涉及到古典律法,诗歌传奇,宗教神谕,部族历史,布道箴言,旧约作为犹太教的圣经,更是包罗万象,晦涩难懂,没有极好的英文功底,特别是古代英文的功底,没有对犹太人的文字——希伯来文的准确了解,要想译注好号称是世界第一书的《圣经》是不可能的。

     冯象先生,原籍上海,青年时期赴云南当了9年的“知识青年”,北大英美文学硕士,二十年前赴美国,哈佛中古文学博士(Ph.D),耶鲁法律博士(J.D),哈佛法学院客座教授([email protected])。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老“知青”冯象,以1611年的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英译《圣经》为主要的原本,以个人的力量独立完成译注这部历史巨作。这几乎是一个工作量浩大的世纪工程,在国内,完全可以由一个分工合作的工作组,在国家年度“社会科学基金”的帮助下完成的。

     对了,冯象先生的这套《圣经》译注丛书,用的是出版文学书刊的名义,也就是说,是借用了文学书的刊号,报请中国新闻出版署审批出版发行的。可见,用宗教或政治书刊的方法走不通,只要方法寻求得当,绕一个弯,走“曲线救国”的出版方式还是走得通的。

     我不合时宜的说一句,据我的推测估算,目前中国的地下教会——家庭教会的成员不下百万之众,他们只有很少的人手里有《圣经》,绝大多数的人加入基督徒的队伍数年,都从来没有拥有过《圣经》这本书,我在河南、山西、湖北,看见过一些印制粗糙的《圣经》节选本,一看就是某个乡镇企业印刷厂的杰作,因为是手工排版,不是照相版,排版的印刷工人文化水平低劣,又不懂得基督教的常用术语,所以错别字连篇,以讹传讹,你面对着那些热情高涨的“基督徒”们,手拿着这些被印制的漏洞百出的《圣经》,真有一种哭笑不得的奇怪感觉。

     也许,当冯象先生的新《圣经》出版以后,你会发现中国出现了一种奇妙的社会现象,许多新加入信仰基督队伍的教徒们,将人人手持一本文学版的《圣经》去做礼拜。当然,根据中国当前盗版猖獗的现实情况可以预计,无论在正规的出版社印刷厂里印制了多少万册,在中国大江南北的城市农村里将远远不止这个数字,那些盗版书商们将成十万,百万的盗印出版这套《圣经》译注本,冯象先生的大名将遍布售卖盗版图书的地摊书架。不管冯象先生的初衷是什么,这套《圣经》译注丛书的出版,将为中国大陆培养出许多新时代的基督徒来。

     今天,新一期的《南方周末》出版了,在这一期的第46版上,专访冯象先生的文章赫然在目。在这篇专访文章的旁边,是从美国回来的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何兹全的文章,推荐一本书:德国考茨基的《基督教之基础》。

     这本是从古罗马帝国时代的社会讲起,讲了罗马社会的奴隶制度,国家生活,社会思潮,宗教信仰;又讲了近东犹太民族受压迫和反抗的历史活动;然后讲到基督教的起源,早期的基督教的组织,教会组织的演进、发展和变化等等。何教授对考茨基用发展的眼光,全面的眼光来研究基督教问题赞不绝口。

     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考茨基(Karl Kautsky,1854-1938)应该是位犹太人,在当时的欧洲社会普遍排犹的状况下,考茨基出面肯定犹太民族在创立基督教方面的巨大作用,这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考茨基是欧洲历史上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国际的创始人,所以,考茨基成为第三国际——共产主义国际的创始人列宁的政敌,这场政治上的论战正好发生在100年前,列宁给考茨基扣上的最大的罪名是无产阶级的叛徒,但列宁并没有因噎废食,他对考茨基的这本《基督教之基础》一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如今,列宁一手创办的共产主义世界已经不复存在,而相反,几乎所有的欧洲各国政权,特别是北欧和西欧,都是以当初社会民主党的思想构架来布局的,基督教,也包括天主教,在新的时代里继续发展演变,在社会民主党构架的社会里起到了平衡和支撑的积极作用。

     当然,最有权威讲述基督教这门学问的,应该是nngzh先生,在茫茫的人海中,能够找到一位上帝的忠实的子民很不容易,所以我格外关注nngzh先生的生存状况。我很赞赏他威而不怒,锲而不舍的良好文化修养,在他的身上时刻体现着温文尔雅和持之以恒的基督教文明精神,他是一位天生的牧师人才。

     好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基督教从来不是我的所长,我又在这里斗胆班门弄斧了。nngzh先生,多保重,再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1/2005010810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