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茉莉:评《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
(博讯2005年02月22日发表)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博讯 boxun.com)

    在十二位理事辞职之后,被视为被“利益集团”掌控的中国人权组织理事会,终于打破沉默,发表了一个《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我们这些关注人权事业和人权组织的局外人,很想知道:现存的中国人权理事会,是怎样回应《原“中国人权”部分理事的公开声明》的?
    
    这个已经“洋盛中衰”的“中国”人权理事会,一开始就在文中表明,他们的《声明》是针对辞职理事的《公开声明》而写的:“ 鉴于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些理事最近的辞职,以及由他们关于辞职理由的公开信引发的公众的争议,中国人权理事会现任理事们就此作出下面简短的公开声明。”
    
    既然他们意识到辞职理事的“公开信引发的公众的争议”了,那么,回应公众的争议,理应是这个《声明》最主要的任务。
    
    然而,我们在拜读该声明之后,却有种被玩弄的感觉:在别别扭扭的中文里,该理事会根本没有回答辞职理事所提出的一系列严重指控。对我们来说,他们没有回答的问题比已经提到的问题,更为重要,更令人关注。
    
    现存的中国人权理事会在其空洞如外交辞令的《声明》中说,他们“对于与我们长期在一起为人权工作的合作伙伴选择离开中国人权理事会、不再继续与我们共同去从事改善当今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任务和事业,感到非常悲哀。”尽管如此“悲哀”,他们却不说为什么“悲哀”,闭口双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解释分手的原因,不触及问题的要害。
    
    问题的要害是什么呢?在本人看来,要害是已辞职理事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所指出的:中国人权组织“发生了蜕变,它已不再是一个容纳愿为中国人权事业奉献的人士的公益组织。” “当中国本土的公民维权运动在新世纪兴起和持续高涨之际,中国人权组织麻木地置身事外。”
    
    除了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外,已辞职理事还义正词严地表明他们对蜕变的态度: “事先未能防止蜕变,我们负有责任;已经发生蜕变,我们以合乎程序的方式纠正偏差的努力,均告无效。所以我们决定辞职。”
    
    在已辞职理事的《公开声明》后面,有一个长长的附件——“背景介绍”。这个附件的内容非常详实,它按照时间顺序,列举了一系列具体事实,证明上述“中国人权组织发生了蜕变”的论点。
    
    那么,现在仍留在豪华的纽约帝国大厦33层的人,就有义务明确告诉为之迷惑的广大读者:到底中国人权组织有没有发生蜕变?对已辞职理事有关蜕变的指控,和那些列举出来的事实,应该如何解释?
    
    如果现存理事会是对这个组织和中国的人权事业负责任的,那么,他们无权回避已辞职理事指出的如下重大问题:
    
    一,人权理念问题。该组织是否背离了具有普世价值的、非政党非政治化的人权理念?人道援助基金有没有用来培植刘青个人的政治资本?
    
    二,财务问题。刘青个人掌控的人道援助基金是否有账目不清的问题?人道援助基金是否真正用在国内的受害者身上?
    
    三,利益冲突问题。刘青是否向他自己当头的其他三个组织进行了利益输送?有没有利用中国人权的免税帐号转钱?
    
    四,民主程序问题。该组织是否违背《中国人权章程》第七条第二项规定,刘青不经选举连任了13年,而且还继续不要选举地连任下去?刘青和执行主任谭竞嫦等人是否滥用职权、玩弄程序游戏?
    
    五,违反章程问题。该组织主要官员向执行委员会保密,执行委员会向理事会保密,是否属实?章程上所规定的“理事会拥有全部权力”如何体现?
    
    总而言之,我们关心的是,该组织是否如苏晓康等辞职理事所说的,“中国人权组织已经被一个利益集团所控制,掌控者一再按照他们的需要任意违反章程,使我们无法在内部运用理性、按照原则和合乎程序地解决问题”?
    
    上述五大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却是《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闭口不提的(不愿或者不敢)。但麻烦就在这里,不触及这样关键性的五个问题,那么,现存理事会如何能如其《声明》所说:不辜负广大中国人民的“信任和期望”?公信力是一个人权组织的生命线,失去了公信力,人权组织就失去了存在的道义正当性。
    
    原中国人权部分理事的《公开声明》中列举的事实是惊人的,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不幸,现存的中国人权理事会的声明,毫无自我辩护的能力,因此无法洗刷其蜕变的污点,反而证明了原中国人权部分理事的《公开声明》所言不虚。
    
    不但回避实质问题,《中国人权理事会声明》还文风欠佳,在表面客气的语言里,充斥着大话、套话和高调,行文避实就虚。整个声明空洞无物,毫无真诚可言,散发着我们熟悉的《人民日报》社论的气味。
    
    我们为此感到非常痛心。这样一个毫无价值的声明,实际上宣告他们毫无挽留已辞职理事的诚意,也就断绝了中国人权组织自我重建、自我改革的可能性。但是,只要他们对中国人权事业还心存一丝责任感,一切还来得及改变。希望现存理事会拿出勇气来,重新撰写一个负责任的声明,挽留已辞职理事,让双方在健康的民主气氛中,按照民主程序议事,给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人权组织分裂风波做一个总结,从而给未来开辟道路。
    --------------------------
    原载《议报》第18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2/2005022216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