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川歌:拳击场上的东海一枭
(博讯2005年06月10日发表)

    川歌更多文章请看川歌专栏
    
     老枭,东海一枭,余樟法,这三个词儿的含义是一致的。 (博讯 boxun.com)

    
    拳击场上的东海一枭。这自然不是事实,因为我所认识的东海一枭可能从没有进过那个用围栏拦起来的特殊的竞技场。这只是一种比喻,我想当我说明了这是一种比喻的时候,所有的读者都应当会明白了其中的一些意思了。但是,有一些事实还是需要我来予以说明,否则,我的可尊敬的读者朋友仍然会被我的说法弄得不明不白。
    
    大约在一个多月前,一枭先生遇到了一件令他十分心痛的事情。他的远在浙江山村的亲戚和乡亲陷入了一场不幸的官司之中。这桩官司就是现在具有广泛影响的林樟旺等非法占用农地案。关于这桩官司的详情已经有不少的人们知道了,在此我不打算再次向人们详细复述这桩官司。我所关心的是我们的一枭先生在这桩官司中的表现。
    
    不过一个简单的介绍将有助于读者了解本文的观点。一年多前,几位山民集资数十万帮一个山村修建通向大山之外的致富路-- ---当然,这种投资不是没有回报的纯慈善事业。林樟旺就是这几位投资修路的人之中的一位。当路就要修好时,当地的执法机关出现了。一个叫作浙江龙泉森林公安分局的执法机关以前面我们提到的罪名拘捕了几位投资修路人,最后,似乎为首的林樟旺被正式逮捕,其余的人则被取保候审。我们知道一件刑事案件总有它的复杂性,其中罪与非罪,罪轻罪重,如何处置,都要由法律来确定。但是,当执法部门不依法行事时,一切就都变了。无罪变成了有罪。林樟旺案正是这样。
    
    一个多月以来,一枭先生费力尽心,聘请律师,与公安机关交涉,同时向社会发出呼吁,呼吁公众舆论的支持。我注意到一枭先生为此案写下的大量的文章。这些充满理性正义表达的文章具有很大的思想价值。由此, 我觉得一枭先生这一个多月来确实象是活动在拳击场上一样。
    
    他是在为他的亲戚的冤案抗争,他更是在为象他的亲戚那样经常是无助的山民农民抗争。作为一个伟大的政论家,我们的时代的思想先知,一枭先生的抗争是勇敢的无畏的,理应得到我们的理解与支持。
    
    一枭先生不是唐吉诃德,他不是手持长矛与并不存在的敌人进行搏斗,他是在现代世界的拳击场上为了正义而战。他的武器只是他博大全面深刻的思想,他的正义的激情。而他的对手则是拥有强大公权力的一个政府部门,一些很少想到严格执法只知道敲诈索取的官员。
    
    一枭先生曾说,本案没有胜负。我理解一枭先生的意思,但是,我倒是认为此案胜负分明。一方面,从道义上看,一枭先生早已胜出,但是,从案件的实际处理而言—现在最终的裁决并未作出—无论如何,胜诉的都应是无辜的山民,即使官方借助于完全无羁的权力非法地确定几位村民的所谓罪行,我断言那样的判决正如同对师涛之类的判决一样都是无效的可耻的判决。
    
    我愿意与一枭先生站在一起。我也希望更多的人们与一枭先生站在一起,只是为了在中华这块正义准则很难立足的土地上坚守正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1013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