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和谐中国 是不是只允许欢声笑语?
(博讯2006年01月02日发表)

    
    无声的中国曾是鲁迅先生在香港作的一篇演讲。先生有感于汉字的艰难,使得人人难以发声,以至于中国成为一个无声的中国。如今汉字简化,义务教育普及,无声的中国也早已成为了一个喧哗的中国,君不见超级女生PK的哗啦响,君不见香车美人翩翩然,君不见十里洋场更胜昔,君不见盛世中国尘嚣上。
     (博讯 boxun.com)

    好一个热闹的中国,好一个有声的中国,好一个和谐的中国。可是我们真的发声了吗?埋藏在心底的真声音已经发出了来了?我们只听见缠绵悱恻的歌声,却没听见震耳欲聋的愤怒和抗议;我们听见肉麻恶心的奉承,却没听见大胆理性的质疑和诉求;我们听见富者的呻吟和感慨,却没听见穷者的哭泣和哀嚎;我们只听见欢乐的声音,却没有听见悲苦的声音,这样的中国,是不是依旧是无声的中国?我们普及了文字,却没有发声的权利和机会了。
    
    如果有,那么矿难连绵不绝,我们只听到了官员作不痛不痒的反思和保证,我们只听到他们指责矿工素质太差,只听到他们说中国如何国情,只听到他们互相的推辞和扯皮,只听到他们言语的卑鄙和无情,却无法听到矿工的声音。他们如当年的森林被埋藏地下,他们的矿友继续前仆后继,他们的亲友朋友为他们哭,却不能为他们争,他们拿着一大笔钱,做着生于死的交易。然后一切继续。我们可曾看到美国工交公司的工人,我们可曾看到法国那些罢工的工人,我们可曾看到英国公交的工人,我们可曾看到那些用不作为来争取自己权利的人民?为什么我们的同胞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然后又默默地做着,最后却静静地死去?这样的容忍和大度却被人作为所谓的优势作为谈判桌上的工具?
    
    如果有,那么贫穷的人进了医院,却在医生冷漠的目光里死去?我们只听到报告里成功的声音,我们只听到医生委屈的声音,我们只听到药品不是馒头的声音,我们只听到官员信誓旦旦的声音,我们却没有听到那死去的声音。那犹如花落的声音,已经被喧嚣所吞没,只在亲人的眼里任凭泪水模糊眼睛。我们什么时候听到过他们倾诉的声音,那一句这都是命可是他们最最善良的心声,可是谁又曾动容,又曾真下决心让生命不因贫穷而死去?曾有一个官如此赞叹中国人,宁愿饿死也不去抢粮食,我们的同胞宁愿病死穷死也不去罢工也不去抗争,也不去打破医院的大门打破那些昏官的嗓门。就这么忍气吞声,就这么为和谐中国的建设埋藏着自己所有的愤怒,只让一切在命运的名义下得到平静和安息,这一群善良的中国人!
    
    如果有,那么辛苦一年的所谓民工,那些有着农民血脉的工人,却拿不来自己的薪水。我们只听到谴责他们作秀的声音,只听到漫骂他们捣乱社会秩序的声音,愤怒他们破坏和谐的声音,只听到父母官,哦,不,现在应该叫公务员了,他们推委的声音和老板不屑一顾的神情,我就这样,你敢怎么样?当一两个民工挥舞起愤怒的钢刀,又听到城市人对他们诅咒的声音,于是厕所的门关起来不让民工进,于是公元的门树起牌子民工免进,于是一有案件,便是对民工怀疑的声音。民工依旧没有自己的声音,他们选择跳楼却是捣乱秩序,他们上门申诉,却是推委的声音,他们没有文化,没有知识,他们永远发不出自己的声音,却依旧默默地建设着这个不是他们家乡的城市,然后卷起铺盖回到贫穷的农村。他们永远都不罢工,他们是最善良的中国人。
    
    有太多的话因为愤怒而无法说清,有太多的数据因为以及而无法写明,我们只知道这并不是有声的中国,这并不是和谐的中国,这是一个人为的压抑着愤怒和抗争的社会,一切都如火山般潜伏着,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可是我们宁愿选择玉石俱焚,也不愿意真行动起来,给那些无权的人权利,让他们坚强起来,抗衡那些无法无天的人。我们可以发出声音可以腔声,让别人听见我们的声音,我们可以上街,让别人看到我们的存在,我们可以选择,让那些无法无天的人受到惩罚,我们可以有尊严的生活,享有不受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不想让中国回到战火纷飞的岁月,却必须让中国发出最真实的声音,那就是人人都有尊严,人人都必须有尊严的活下去。
    
     和讯博客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1/200601022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