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金正日访华的报道 看中国的新闻封锁/梁辛
(博讯2006年01月24日发表)

     63岁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应中国大陆胡总的邀请,在中国南方城市秘密访问了一周之后,于17 日悄然搭上专列到达北京,出席胡锦涛为他举行的欢迎宴会。当天韩国的记者看到了金正日的车队驶进钓鱼台的情景。而新华社的电讯则是在金到达中国的第九天(即18日)才“后发制人”地报道了这次“非正式访问”。
     本来这是一次正常的国际交往活动,为什么弄得这么神秘兮兮地,徒令外界产生无端猜测呢?其实,自从金氏踏入中国大陆那天起,敏感的媒体和互联网上就有了跟踪报道,称金在上海由江泽民陪同参观游览,并于周四从上海到达广东。有记者还报道了他入住白天鹅宾馆的情况。然而,北京的中外记者向权威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求证时,得到的答复竟是“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与此配合默契的是朝鲜的新闻媒体,也对此置若罔闻。好在北朝鲜的人民早已习惯于只听一种声音。
     为什么要封锁消息,尽管是徒劳的?这就令人不解了。堂堂的国家主席邀请的贵宾,即使是非正式访问,只要是没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又有什么必要偷偷摸摸进行呢?在当今世界科学发达、资讯渠道畅通的国际环境中,能作到一厢情愿地掩人耳目、封锁信息吗?岂不闻欲盖弥彰,弄巧成拙,效果适得其反的道理?进而言之,这已经不仅是缺乏“透明度”的问题,而是不尊重公民的知情权,执政者专制独裁的行径! (博讯 boxun.com)

    长期以来,作为中共喉舌的新华社,在国际公众传播界扮演着不令人羡慕的角色。新闻滞后,党八股的官话连篇,背离客观公正的原则,屡遭同业置疑。例如报道“姚文元病亡”时,竟不顾法理人情,在迟发的不足百字的消息中,竟出现两处非常明显的严重常识性错误。
     之一:“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姚文元”。乍一看,这个称谓没有错。但是,姚文元既已刑满释放,就不再是服刑人员,而是成为普通的公民。他曾经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不能让这顶帽子戴在他的头上,至死还不放过。
     之二:“于1976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姚文元明明是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于1981年1月25日判的刑(“四人帮”都是这一天被宣判的),怎么变成1976年了?新华社的报道是将“粉碎‘四人帮’”的时间,算作判刑的时间,这就失去了新闻的准确性。
    新华社是不应该发生这些常识性错误的,特别是对于此类群众关注的报道。
     有人说:这不能怪新华社的记者编辑,因为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由不得自作主张。作为官方通讯社,要守纪律。在年终总结的时候,领导上对于中宣部长刘云山的批示:“2005年新华社的新闻宣传和改革发展都取得了明显成效,为党和国家的全局工作做出了积极贡献。”表现得沾沾自喜,奉为圭臬。但他们都没有提及本社对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贡献,从而忽略了拥有世界通讯社地位的新华社应有的作用。在刘云山的“批示”中,竟把“新闻”和“宣传”两个不同的概念相提并论,等量齐观,难怪会产生出“舆论导向”这个现代化公众传播事业中的一具怪胎!
    指望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国家级”传播媒体为公众提供及时的、客观的、准确的新闻报道,恐怕还需有待时日,有待全国的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真正做到以人为本,坚持科学发展观,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人们盼望,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梁辛2006/1/19 11:46AM 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1/2006012408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