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茉莉:纵火者不能参加消防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改革艰难
(博讯2006年02月05日发表)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假如在一个为扑灭火灾、拯救人民生命财产的消防队里,参与了一些屡教不改的纵火者,其后果可想而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UNCHR)就类似这种状况。这个以保卫人权为职责的国际机构,被一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所劫持利用,终于沦为臭名昭著的“政治交易俱乐部”和“流氓国家的化装舞会”。
     (博讯 boxun.com)

     面对来自全世界的指责,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建议取消这个挂着“人权”招牌的委员会,并创建一个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取而代之。这是挽救联合国威信的唯一可能,但安南改革所面临的阻力也来自中国。
    
    
     ◎ “暴君俱乐部”产生的原因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立于60年前,由53个国家代表组成,是联合国监督全世界人权状况的机构。但多年来,这一机构对公然侵犯人权的现象无能为力,而且它自身的成员,如中国、苏丹、沙特和津巴布韦等,本身就受到侵犯人权的指责,这个委员会因此丑闻频出。笔者曾多次前赴日内瓦,参加每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亲眼目睹了一些流氓政府的代表在会议期间结党营私,互相包庇。
    
     美国专栏作家罗塞特女士讥讽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已成为“暴君俱乐部”。2005年的人权委员会的年会,再一次证明这个机构的荒唐:只有一些小国在会上被点名批评,如白俄罗斯、古巴和北朝鲜。一些人权纪录可疑的大国,如俄罗斯、津巴布韦和中国,则根本不在大会的议程之内。因此,这个会议在日内瓦召开时,一些声誉很高的非政府组织打出标语口号,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是最大的言论自由监狱”。
    
     暴君们能够在这个委员会里得逞,是因为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官方代表与他们的腐败政府一样见钱眼开,关心利益甚于关心人权,因此很容易被收买。中国政府连续多年阻挠通过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动议,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在日内瓦游说第三世界国家代表卓有成效。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之所以走向自己创建初衷的反面,其根本原因,与联合国这个机构本身存在的问题有关。联合国容许专制极权国家成为它的成员,并且让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权成为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理事,这就使它丧失了保护人权的功能。正如索尔仁尼琴在在诺贝尔文学奖书面领奖词中说;“在一个不道德的世界里,联合国也变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员国政府不是自由选举产生的,而是暴力强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夺取的。”
    
    
     ◎ 安南改革人权委员会的计划
    
    
     对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如此病入膏肓的现状,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心里是很清楚的,他指出:“除非我们对人权机构进行改革,否则我们可能会无法重建联合国组织的公信力。委员会日渐衰退的威信已经给整个联合国系统的声誉蒙上了阴影……对其进行小修小补是不够的。”
    
     安南不想搞小修小补,而是要使这个委员会脱胎换骨,那么他的改革方案是怎样的呢?其方案是:将目前附属于经社理事会的人权委员会独立出来,升格为与安理会和经社理事会同级的“人权理事会”。这个规目较小的“人权理事会”,其成员将由联大直接选举产生,并遵守“最高的人权标准”。
    
     将联合国人权机构提升,并改变其成员产生的方式,这样做的目的是,结束目前一些成员国本身压制人权的现状。如果联合国人权机构可以如愿改革成功,目前人权委员会的成员由区域性组织任命的格局,就会改变成由联合国全体成员大会直选产生,需得到三分之二以上票数且人权记录良好的国家,才可以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这样,表现恶劣的“纵火者”,就有可能被排斥在消防队之外了。
    
    
     ◎ 中国政府对改革的具体杯葛
    
    
     自从安南把人权委员会改组成人权理事会的提议出现之后,各种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都对这个改革方案表示支持,但一些发展中国家却持有异议,说这个方案偏重安全和人权,轻视发展中国家最关切的发展问题。
    
     对这一涉及自身问题的改革,中国政府所持的态度是很暧昧的。2005年6月7日,中国政府发布了《中国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的立场文件》,这个文件体现了鲜明的中国特色。
    
     在文件的开头,中国政府表示“赞同并支持改革联合国人权机构”。然而,在抽象空洞的“赞同”和“支持”之后,却对改革方案进行了具体的杯葛。这种具体抵制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故意强调被称为“福利权”的第二代人权,贬低作为“人权之本”的第一代人权——公民政治权利。该文件说:“改革的关键是扭转将人权问题政治化的现状,不搞双重标准,减少和避免对抗,促进合作,将更多资源用于人权技术合作项目。”“应同等重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公民、政治权利两类人权,纠正只偏重一类人权的现象。”
    
     二,为被众人唾弃的“流氓俱乐部”评功摆好。该文件说:“联合国人权会在国际人权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人权会的作用和贡献不能轻易否定。”
    
     三,反对安南方案中由联合国全体成员大会直选产生理事会成员国的办法。该文件说:“联合国人权机构的组成必须遵循公平地域分配原则,确保具有广泛的代表性。由一个小规模的‘人权理事会’取代人权会,恐怕解决不了当前人权领域严重的‘信誉赤字’,如何改进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工作,各方还需进行认真探讨。”
    
     做贼心虚,纵火者总是要想尽办法,不让自己被排斥在消防队之外。中国政府之所以强调“地域分配原则”,因为这种通过区域轮换制来选择成员的方式,无法把候选国家的人权记录作为考虑因素。
    
    
     ◎ 改革进程缓慢而沉重
    
    
     迄今为止,联合国最大的成功之一,是通过重申人的尊严而明确了统一的人权标准。然而,明确了人权标准并不意味着能够在现实中实行。弊端重重的联合国,想要对其人权机构做一次脱胎换骨的改革,面临的问题多多。
    
     如前所述,不但一些如中国这样人权记录差的国家对改革持异议,一直支持安南改革人权委员会计划的美国,最近也有新的提法。例如,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最近提出了所谓的“五常惯例”,即自动地确保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在人权委员会的席位。
    
     博尔顿的这一提议遭到严厉批评。“纽约时报”社论称之为“焦土政策”,将毁灭人权委员会改革的前景。按照这种无原则的做法,中国这样最声名狼藉的侵犯人权的国家,也就自动地成为人权理事会的成员。
    
     联合国正在继续讨论人权理事会的成立问题,其进程麻烦而缓慢,然而,生活在专制国家的人民,最需要联合国在人权问题上有一个强大的声音,因此,步履沉重的改革还得进行下去。
    
    ___________
    原载《开放》2006-01-15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2/2006020502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