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3月5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绝食、绝水声明/郭起真
(博讯2006年02月22日发表)

    鉴于因举报原单位(沧州市新华房地产管理所)马桂臣违法乱纪行为(窃据三套国有商品楼房等犯罪行为),他便指使新华公安分局和有关部门对我进行多次的非法关押,判刑和开除公职。
    
     鉴于在98年1月23日为关押在死牢里的无辜百姓(王兰歧电话0317-3045303和王兰军96年嫌疑杀人被关押近三年,99年无罪释放),用挂号信向有关部门喊冤,新华公安分局便在98年年底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第一次对我进行非法监视居住。监视期间,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在众目睽睽之下曾明目张胆的以再次关押、判刑和以不举报马桂臣为条件恢复工作威胁利诱。 (博讯 boxun.com)

    
    鉴于每逢北京召开重大会议和沧州公安系统举行重大活动,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就指派出警察对我进行监视居住和骚扰。
    
    鉴于2005年9月10日发展到了在沧州市公安局举行所谓的阳光工程的时候,为阻止我去示威,用暴力干涉我的人身自由,造成我左手和左肩严重扭伤。新华区委在支付了大约一千元人民币治疗后,至今拒付治疗费用。
    
    鉴于2001年北京召开两会期间和2002年北京召开十六大期间,新华公安分局两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逮捕。扣押的物品至今没有归还(2001年扣押的电脑等物品没有开具扣押凭证)。
    
    鉴于在互联网上向世界披露沧州辖区的任邱崔海涛涉嫌杀人(母亲王金如电话:0317-2224398),遭到公安惨绝人寰刑讯逼供,现已残疾而丧失了劳动能力,至今关押在死牢里(八年零八个月,敬请各界的继续关注!)新闻的当天,就遭到新华公安分局警察的入室骚扰;不久接到中院的判我向被举报的马桂臣起诉我名誉侵权,判我向其陪礼道歉!
    
    
    鉴于2005年10月26日在沧州市市委门前示威遭到野蛮的暴力阻挠,被迫爬到沧州市公安局计算机中心管理处院内的电视塔上示威,不慎跌落造成右大腿骨折和身体多处受伤,新华区委在支付了大约二万元治疗费用后拒付治疗费用,使中断治疗的大腿出现肌肉萎缩和面临终身残废的严重后果。
    
    鉴于我的主页被关闭和电子信箱经常遭到干扰,不能正常的使用。
    
    鉴于我爱人造谣被原单位辞退,即使在家赋闲,也经常遭到不明身价的人骚扰和跟踪;我儿子在学校也曾受到骚扰,我们全家人的人身安全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以及扣押汇款单2889号
    
    鉴于我在蒙受十二年奇耻大辱期间先后(四十四次赴京上访)多次到中央电视台、天安门(遭到逮捕关押后谴送回沧)、北京各大信访和公安、监察、检察、法院,河北省、市政府和公安厅、局等地示威请愿,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和解决,反而却遭受到无所不用其极的迫害。
    
    鉴于高智晟律师因郭飞熊律师遭到歹徒的殴打进行的绝食活动,在全世界引起强烈的反响,所引起国内外各界对维权运动的大力支持,特别是世界各地各界人士冒着十几度以下寒冷,在室外进行绝食,声援维权运动,因此,我决定在2006年2月4日和当月的十五日分别进行了24小时的绝食之后宣布:在三月五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的凌晨零点,进行48小时的绝食、绝水,做为对各界大力支持的回应和最衷心感谢,并以绝食、绝水强烈抗议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和少数人对我进行长达十二年的残酷迫害,抗议沧州市政府和各级政府对我长期反映的冤案听之任之置若罔闻!
    
    另外,由于十年来每当北京召开会议,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的老爷们,都会如期的来监视居住和骚扰,所以在此我决定:只要北京召开两会和党会,我都会在会议召开的当天凌晨零点进行48小时的绝食、绝水,以示抗议。
    
    亲爱的同胞们、全世界所有珍爱生命的善良人们,大家可能都不会忘记:善良人的沉默,邪恶就会高奏凯歌;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世界的不公。所以说,只要地球上有一个人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的人,只要有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受到了伤害和侵犯,我们都有义务、有责任、有权力去呐喊、去声援、去抗议!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和匡扶正义,是上帝赋予每一位善良人的使命和义不容辞的责任,让我们为拥有一个更为文明、幸福、和谐、美好的“地球村”,共同的努力吧!
    
    2006年2月22日星于沧州绝食点:河北省沧州市荷花池小区五号楼404室 
    
    郭起真 电话:0317-3077580,0317-8950065(小灵通)  邮编:061000  QQ:8823992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cn。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2/2006022210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