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振宁老少配:博士也会犯糊涂──再告诉曲曲三个常识/四方才子
(博讯2006年03月03日发表)

    
    作者:四方才子
     (博讯 boxun.com)

    读罢曲曲《杨翁老少配=北美同性恋吸大麻?》一文后,感觉得有必要再告诉这位南洋大作家三个常识:“作家也会犯迂腐;法律也会犯众怒;博士也会犯糊涂”。
    
    第一号常识,作家也会犯迂腐
    
    在曲曲的文章里,开列了长串问题的清单。令不才感到困惑的是,这位当年在中国曾经让不才为求一新书签名而起个大早的南洋大作家,怎么会犯下如此固执霸道,对号入座,钻牛角尖和说过头话的迂腐?
    
    曲曲的头几个问题,既固执又霸道。都在写文章,干嘛要别人顺着你的口袋往里钻?又不是受审判,干嘛要别人按顺序来一问一答?都在打笔墨仗,那战局必定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干嘛要对手顺着你想要套路来打?你抬腿别人就一定要伸腿?你冲拳别人就一定要躺到地上去?曲曲想知道不才用的是什么套路,建议研究一下北美法庭上最常见的辩论术:TO THE ROOT!(直插要害,不争论枝节)。
    
    另外,需要申明的是,不才在引用北美同性恋和吸大麻的例子时,只是为了印证和说明三个常识,提供读者一个借鉴,目的是为杨翁老少配的争论降降温。没想到曲曲来了个对号入座,把“杨翁老少配等于北美同性恋和吸大麻”的说法硬安到不才的头上,把杨博士和翁小姐硬摁到这两张板凳上,这显然是对读者的误导!
    
    还有,请看曲曲钻牛角尖的文字:“某人的女儿,只要嫁一个不小于自己二十五岁,不大于自己二十五岁的男子,不管他是强盗、流氓、小偷、恶魔,都是正常婚姻,都可以得到某人的提倡、理解、赞同、允许和炫耀。某人的儿子,只要找到一个不小于自己二十五岁,不大于自己二十五岁的女子,不管是骗来的,抢来的、拐来的、买来的,……不管这婚姻是包办婚姻,买卖婚姻,都是正常婚姻”。请注意,这些“强盗、流氓、小偷、恶魔;骗来的,抢来的、拐来的、买来的”可都是你曲曲强行加进来的,别人从来没有这个意思!
    
    所谓钻牛角尖,就是把一些不言而喻的,众所周知常识性的东西,画蛇添足地拿出来胡搅蛮缠。比如说,不才在讲“辈份相同的男女相配,为之正常婚姻”的时候,不言而喻,众所周知地是要把那些有三代之内血缘关系的同辈男女排除在外。要是这点常识也好拿来嚼舌头,只会让人觉得无聊和迂腐!
    
    再有让人觉得迂腐的,就是曲曲在质问不才有关同辈男女正常婚姻以两人相差小于25岁为大概的说法出处何在时,说了这样过头话:‘原来这“正常婚姻”和“畸形婚姻”的定义竟是这么简单。年龄差小于25的,“正常婚姻”。年龄差大于25的,“畸形婚姻”。“四方才子”才高八斗,饱读诗书,不知这定义是哪里看来的?康熙?新华?还是WEBSTER?如果是你自己发明的话,我劝你赶快去申请专利。爱因斯坦的发明也没有你伟大。’这样的过头话,既好比学艺不精的习武者冲拳不留肘,容易让对方打断手,也违背了大作家自己信奉的“饭只吃三分饱”原则。要知道,饭吃过了头隔天还可以拉出来,话说过了头就收不回去了。
    
    不才虽然不敢妄称“才高八斗,饱读诗书”,但总晓得“文章从来千古事”,要对得起生前死后的读者。“25之说”并非不才一时拍脑瓜子瞎编一气,还真的能找到出处让曲曲即使不心服口服也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曲曲才高八斗,饱读诗书,但可能只知道有康熙,新华,韦伯斯特,并不知道有一部在全球很流行的由CLARANCE L BARNHART主编的《THE WORLD BOOK DICTIONARY》(世界知识大字典)该部大字典由FIELD ENTERPRISES EDUCATIONAL CORPORATION在英国伦敦,美国芝加哥,意大利罗马,澳洲悉尼,瑞典斯德哥尔摩,加拿大多伦多等地发行。
    
    在这部世界知识大字典的第一册第829页对“GENERATION”(“代”或“辈”)一词的第二项注解是这样写的“THE TIME FROM THE BIRTH OF ONE GENERATION TO THE BIRTH OF NEXT GENERATION;ABOUT 20 TO 30 YEARS”。(一代:指从某一代人的出生时间到下一代人的出生时间,大约为20到30年。)(限于篇幅,其他的出处就不一一列举了。曲曲如果还有疑问,请告知传真号码,不才可以把原文传过来给你瞧瞧。)
    
    请问曲曲,这还有什么好争的呢?即使不才大度一点,把25年的平均值放大到最大值的30年,再加优惠10%,你还能把杨博士乱了整整两代辈份的畸形婚姻硬说成是正常婚姻吗?
    
    大作家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迂腐,洋相可就会出得更大了!
    
    第二号常识,法律也会犯众怒
    
    其实,曲曲应该很清楚不才对杨翁老少配的立论所在,那就是;在“合法“一词的天花板下,还存在其他范畴的争论空间(详见本文倒数第三段)。而曲曲的观点,归根到底一句话,只要是“合法”的,“民政局”批准的,就什么都不能再争论了!这就是这场笔墨仗的焦点和根子(ROOT)之所在。
    
    在现实社会当中,很多事情不单只在“合法”一词的天花板下,还存在很大的争论空间,而且,“合法”并不是一切社会问题的通行证。在某些情况下,法律也会犯众怒,官员也会成阿浑。
    
    例如,原香港保安局局长,有头号女强人之称的叶刘淑仪,前些年误判了民意,执意“硬销”(HARDSELL)《反颠覆公安法》,结果犯了众怒,引起港岛50万人上街游行同声反恶法,全港震撼,中央政府震撼。叶刘淑仪这香港政坛铁娘子虽然作风比某大作家还要强悍,她做的事情也是本分之内的“合法”之事,但终究在强大的人心民意面前还是要黯然离场!
    
    又如,轰动全美国的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人案,几乎全美国的人都相信是辛普森杀了自己的妻子,但陪审团在辛普森高薪聘请的律师团大打种族牌胡搅蛮缠之下,居然判辛普森无罪,全美哗然,上下直斥陪审团玩弄了法律!陪审团做的事难道不“合法”吗?但一样遭到国民的唾骂!
    
    在此,不才愿把大陆已故的陈云老先生的一句座右铭:“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转送给“只唯民政局”的曲曲大作家好好学习学习。
    
    第三号常识,博士也会犯糊涂
    
    说句心里话,不才对杨翁老少配的评论只是就事论事。要再次声明“不才无意对杨博士不恭敬”!因为不才懂得,博士们是人不是神。他们也会有犯糊涂的时候。有人犯的是可爱的糊涂,有人犯的是可怕的糊涂,更有人犯的是可叹的糊涂。
    
    在70年代末读过大陆着名作家徐迟所写的长篇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的读者,无不为着名数学家陈景润的事迹所感动过。可就是这位陈大数学家,过度用心思考数学难题,以至于糊涂得自己走路撞了路灯的柱子,还连声对着电灯柱子说对不起,过后还要问是谁这么不小心撞了他?
    
    与陈景润撞电灯柱的小糊涂相比,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犯的糊涂可就犯大了。李院长当年凭着荣获1986年度诺贝尔化学奖的殊荣,还一度曾经是邓小平先生的座上客。在台湾“一言八鼎”,深得民心。然而李院长在2000年台湾大选当中,在关键时刻出来力挺阿扁上台,犯下了做学问的人瞎搀乎政治的糊涂事。以至于台湾局势后来一直无法收拾。甚至可以说,如果这次陈水扁废统急独,导致两岸兵戎相见,把台湾推向战火,李远哲博士对台湾人民来说是难辞举荐不当之责的。
    
    而早在1957年就获取了诺贝尔物理奖的,在早年还受毛泽东周恩来接见过的杨振宁博士,聪明了大大半辈子到晚年偏偏糊涂得在“合法”的衣冠底下,与孙女的同辈乱了辈份;全然不顾孔夫子的“发乎情,止乎礼”的古训,乱了礼教;把身边秘书翻译助手美滋滋地当成“上帝赏赐的礼物”人尽其享用,给全中国的老教授老领导们乱了道行;给全中国那些将要把小女送去外语学院的天下父母们乱了信心;最后还要拾起在查尔斯和戴安娜的世纪童话式婚姻以悲剧收场后再也没人相信的“天作之合”来陶醉自己,无形中也陷入了逻辑荒谬,把曾经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前妻的不幸离世,变成了得以成就“天作之合”的“天赐良机”!
    
    陈景润先生已经作古,况且他犯的小糊涂也无伤大雅,反倒衬托出他的可爱;李院长正值壮年,还有机会从所犯的大糊涂中看到可怕的后果,学到教训;令人尴尬的是杨博士,他的糊涂是木已成舟米已成饭实在可叹。时光无法倒流。不才只希望,未来不要再来几个什么王博士,张博士或尤博士,重犯杨博士的所犯的糊涂!
    
    不才和曲曲之间即使笔墨仗打红了眼打破了脸,但总还是有那么一点难得的共识,“总不能叫杨博士和翁小姐就这么去离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3/2006030323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