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今日北大,一个离不开摇篮的侏儒/万生
(博讯2006年03月16日发表)

    中共政治秀的“两会”终于在人民的怨恨声中鸣金收兵,纵览海外华人互联网站,各方评论如潮,不难感到溢于言表的失望之情。 本次“两会”,毛派代言人北大教授巩献田向《物权法》发难挑开帷幕,再以邓派守护者北大教授张维迎的“改革开放,干部利益受损最大。”草草收场。 北大是中国教育的缩影,笔者试从这特殊、微观的角度再次议论中国教育的失败。
    
     法理学专家也好,经济学权威亦罢,这种“交叉学学术会议”和平民政治显然是南辕北辙。 巩献田的阶级斗争理论自然与民主无缘,张维迎也直截了当地说:“经济学是科学,无需民主投票。”。 可以笼统的说,北大可看作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代理,甚至连民主这块遮羞布都可抛弃。可悲的是,中国教育的摇篮竟由此般误人子弟的教授占据,学生的个性和人格培养却因此后天性窒息而亡。 (博讯 boxun.com)

    
    中共对北大的溺爱还表现在,北大是可直接向“两会”嗷嗷要奶的唯一高校。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几分得意地说:“当北大校长几年,我最苦恼的是,不知道每年国家到底会给我多少钱。”, 对北大领导来说,世界一流大学完全起决于金钱的多少,他大可不必担心大学的“软件”开发。 早在去年,连战、李敖走访北大时,该校领导的洋象百出不仅让北大学生蒙羞,也使国内学者无地自容,大学龙头之首的涵养、水准尚且如此而已。 无知并没有错,丢人现眼也许是万般无奈,但无耻的是公然说谎。 3月6日,《新京报》记者就大学的乱收费问题采访了北大、人大等七所名牌高校的负责人。 许智宏说:“中国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越是名牌大学,收费越低。”,而2005年6月28日,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对18所中央部属高校2003年财务收支情况的审计报告显示,18所中央部属高校未经批准收费、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等共计8。68亿元,比上一年增长32%,占当年全部收费的14。5%。 这份“黑名单”中,北大、清华、人大等名校首当其冲。 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也透露出“北大、清华这些优质教育资源是有限的,自然比较贵,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许校长无耻的谎言比这恶心的现实更让人愤怒。
    
    也是去年,北大贺卫方教授不满招生条件而停招研究生。 一个取之于民的公共资源本来要当社会不平等的缓冲济来使用,北大倒成了不平等的催化剂。 只占全国人口1%的北京却垄断了50%的北大招生数,其中保送生、关照生又加重了歧视外地人引起的不公平,其毕业生又脚底搽油地拼命往国外钻。 当然,国内大学生就业市场不容乐观,第四波失业大潮冲到了白领阶层,北大医学部学生毕业后回家卖糖葫芦是个典型,据本月初报道,88名北大学生报名竞聘北京村官,其中有硕士26人、博士4人,可能回农村已是最后的就业机会了。
    
    教育包含教书、育人两部分,中国教育失败主要还是育人的缺欠。 北大学生是考场上的强者、读书的精英,但是他们大部分又是生活上的平庸之辈,他们缺乏独立的人格,拼搏不懈的精神而这些又是科学家必需具备的品质。 3月20日,北大学生为情杀死同学受审事件的背后,去年4、5、7月北大学生段期内频发三起跳楼自杀,这都血淋淋地说明了他们禁不起挫折,绝望之心超过维护自己权利的本能。 在中共僵化范式的教育体制下,甚至连本能也给磨灭了,过去的一年,受北大学生喜爱的一塌糊涂和燕南校园网站接连被割喉,可都是一切尽在无言中度过。
    
    今年是中国文化大革命开始四十週年、结束三十週年。 从五四起,中共的历史和北大历史就象稻草绳一样,一直纠缠在一起。 1966年,毛泽东通过陈伯达﹑康生﹑江青等人秘密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点火,在他们的指使下,北京大学哲学系的聂元梓等人发表了文革第一份大字报,终于燃起了一场浩劫之火。 今天中国文化部长孙家正说:“官方不会举行纪念活动,因為要建设和谐社会,要鼓励往前看。” 。 百年过去,北大还在摇篮里翻滚,最多能往上看,但还会继续做往钱看的和谐侏儒,十八年前的事已未曾所闻,甭说三十前的旧历了。
    
    3月15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3/2006031607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