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看中国第一个 89死难者索赔案/张鹤慈
(博讯2006年05月03日发表)


为了明天,我们必须正视昨天
    
     6 ,4死难者家属的第一次的赔偿事件,就政府方面说, 6,4 事件的提法,从反革命的暴乱,到6 ,4风波,从 89年的庆功大会,到现在的黑不提,白不提。政府当然知道这是它拼命想要掩盖的罪行。这次,不论是哪怕一分钱的赔偿,不管是什么巧言令色的借口,都说明了政府在强大的民间舆论的压力下的无奈。在这里,我向 天网呐喊网站主持人黄琦表示敬意。 (博讯 boxun.com)

    
    作为受难者的家属,和作为要求社会公正的人,是不应该在 写明" 立据保证息诉"这种条件下签字的。
    
    【 按成都市信访办的要求,唐女士在与沙河办事处签订的付款协议中,写明" 立据保证息诉" 。这就意味着当局分两年支付了这笔七万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后,唐女士也就自然放弃了对这个案件的刑事和民事诉讼,一桩应由政府负全责的政治杀人案也就到此了结,。。。。。。。。 丁子霖:关于 "六四" 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不要说是七万,就是十倍,百倍都不能接受,在这种条件下,接受这些钱,是不是有点象拿了买血的钱,这是我们的儿女的鲜血,这是我们儿女的青春,这是我们儿女的生命。交通事故的过失杀人可以这样处理,但蓄意的谋杀就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
    
    【 1989年 6月 6日,周国聪被抓去关在成都市宁夏街派出所内,后满身伤痕地死于看守所内,并被火化。。。。。唐德英在漫长的上访维权中,始终要求查明死 因,追究有关人员刑事责任,赔偿经济损失。。。。。。。。。。 黄琦:中国第一个89 死难者索赔案取得成功。】"
    
    唐德英女士的三条要求,是正义,正当的基本要求,现在只是部分的满足了第三条,为了这部分的满足而放弃前面两条原则的要求,我个人认为是本末倒置。 政府当然必须对死难者的家属赔偿,但在死难者的家属接受这些赔偿时,不是死难者的家属接受政府所提出的什么条件,而正好相反,是政府必须接受死难者的家属提出的条件。
    
    6 ,4的罪魁祸首当然是邓小平,李鹏等上层的决策人物,但除了这些人,下面的执行者,也有大量的人应该为 6, 4的屠杀负责。。6 ,4的开枪,除了上层的决策人物的罪责,戒严部队的将领的罪责也不能逃脱。三十八军的徐军长,不就是不顾个人的安危,牺牲了个人的前程和自由,对镇压的命令,勇敢的说了不!徐军长的勇敢的作为,证明了每个人必须为他的行为负责。不是所有的戒严部队,在 6, 4的当晚,都配备了子弹。就是说,在6 ,4的开枪镇压中,那些下命令,荷枪实弹的武装了士兵的将领,那些下了射击命令的将领,是 6, 4屠杀的直接的刽子手。
    
    如果说那些在 6,4 当晚,直接杀人的士兵,在当时是服从命令,没有多少个人责任,那么在6月 5日后的几天,那些身后永远被冤魂的影子钉住的士兵,就无法逃脱历史的审判。那几天,被打死的都是些孩子,是在血腥的镇压后,那些心不死,气难平的年青人。他们不过是喊喊口号,扔扔砖头。我早上骑车上班,穿过长安街,天天要在前一天夜里新留下来的血迹上骑过。这些士兵连洗干净血迹,掩盖一下他们的屠杀的罪行,都懒的做。 6月 7日,士兵追赶几个孩子,从长安街,一直追到儿童医院,全部枪杀,暴尸街头,扬长而去。
    
    天安门的母亲,你们中也许会有我所说到的这些孩子的母亲。你们会愿意为了钱而放过这些杀人的凶手?
    
    6 ,4后,枪毙了一些所谓的暴徒。多是些原来就有前科的替死鬼。但据我所知, 6, 4晚上死难的人中,政府没有指出那一个是暴徒,如果6 ,4 当晚,被打死的没有一个暴徒,那么。6, 4的平暴就是为了错伤无辜?政府开了杀戒,事后又不敢面对死难者的家属和舆论,政府不敢再在死难者的家属的伤口上撒盐,不敢指出那一个死者就是暴徒。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局面,反右还象征性的留下了几个右派,但 6, 4的镇压,被打死的全部是误伤的群众。这就是说,6 ,4 的当晚,根本就没有打死暴徒。这就是说,6, 4的当晚,根本就没有暴徒。
    
    6 ,4后,抓了不少的人,外地的情况我不清楚,北京是对有头有脸的,学生,政府还是比较文明的相待,一般的市民就没有那么有福气了,北京的公安人员都靠边站,警察也只是带路人。北京是这帮兵痞的天下,被抓进去的人,成了他们练习拳击的沙袋,四角四个到八个大兵,踢来打去,刑讯逼供是中国的优良传统, 唐德英女士 的孩子周国聪 ,可能就是这么被打死的。
    
    二战后,审讯了发动战争的头头脑脑,对一般的士兵,是不追究责任的,但对那些,在战争中,不是因为执行命令,而犯了严重违反人道的罪行的官兵,是一定要追究其个人的罪责的。对 6, 4事件中,那些决定开枪镇压的上层的政治人物,我们一定要追究到底,同样,对在6 ,4 事件中,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兵痞流氓,也同样一定要追究到底。
    
    我们不能象对待文革那样,把一切的责任都只推给四人帮,或是只推给毛泽东一个人。今天,居然林彪,吴法宪,华国峰都成了正面人物,文革中的所有的人,统统都是被迫害者,对那些手上沾满了鲜血的人,居然会有那么多的人来帮他们翻案。
    
    找出当年的人民日报,找出当年的立功受奖的人员的名单。如果说这里不是刽子手的全部,也是刽子手的绝大部分。让这些人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为了明天,我们必须正视昨天。 张鹤慈 02、05 、06 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0306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