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草根:钟南山——牺牲自己,启蒙大众
(博讯2006年06月26日发表)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钟南山说了三句真心话:
     (博讯 boxun.com)

    1、“偷窃与抢劫的人,和城市流浪人员只有一水之隔。”
    2、“在设计法律制度方面,我们应以什么人为本?就是应以好人为本,而不是以坏人为本,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酷。”
    3、“我感觉处理得太轻了,所以这些人能够这么猖狂!”
    
    第一句话绝对是真理。偷窃与抢劫的人,和城市流浪人员只有一水之隔——这话严重侵犯人权,严重歧视流浪人员,但是完全是事实,决非钟院士造谣。需要考虑的是:为什么流浪人员跟盗窃抢劫犯只有一水之隔?
    
    人的道德良心跟智力才能没有相关性。作为个体来说,良心好坏可能相差很大,但作为群体来说,良心的好坏是差不多的。比如说,在院士和流浪汉里面各随机抽取100人,他们的良心好坏平均值应该相差不大。对大多数人而言,行为选择是利益博弈的结果。
    
    钟教授这样的精英可以在大学里当教授,每年写几篇论文,就可以拿到洋房汽车保姆,他们没必要到大街上抢包。普通民工只要能够靠正常工作过上挺好的日子,也没几个人会当劫匪。之所以选择抢劫,那是因为抢劫比找工作合算,或者是他们根本没有挣合理工资的工作机会。某些人生病或装病住院就有人慰问他几万元红包,这样的人上街抢电脑绝对是神经不正常。找不到好工作的无业游民上街抢电脑,通常智力没有问题。
    
    据方舟子的网站报道,为了拿到院士这个终身职位,有人搞过偷鸡摸狗的事,比如学术造假,掠夺学生和下属的科研成果,利用高官朋友的权势关系为自己抢到院士职位……咱没凭没据,都是道听途说,院士们可不要逼我拿出证据来,那样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院士堕落的社会危害性比一个小抢劫犯大很多,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有些院士一不小心就论证粮食亩产十万斤,可见院士跟罪恶滔天几个字也只有一水之隔。所以,不管是院士还是流浪汉干出了没有良心道德的事,都只不过是个人的利益选择,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钟院士的第二句话说:法律要为好人服务,要对坏人残忍。这种说法听起来很道德,很高尚,很讨好大多数,因为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好人,最坏的人也能找到自己行为的正义性。
    
    如果有一群来自北京的太子党人,制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规定只有北京人才可以搞科研,广州人没有搞科研的权利,这样就把钟南山院士变成了无业游民,然后广州政府官员宣称:无业游民离罪犯只有一水之隔,我们要收容钟院士这样的无业游民,不听话的打死了算自杀——不知钟院士是否会顿生仇恨之心?
    
    
    钟院士说:“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酷”,更让人哭笑不得。乖乖,都什么年代了,还说出这么弱智的古典语录?几乎人人都认为自己是人民,不信你钟院士去调查一下,全世界有多少人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是人民的敌人。
    
    钟院士认为:加重惩罚才能根治犯罪。
    
    加重惩罚很容易,但是加重惩罚会付出什么代价?现在抢劫罪已经可以判刑几年到死刑,再加重到凌迟?总不能比贪污几个亿还重吧?互联网上有人煽动说:靠,抢个电脑判刑15年,贪污20亿才判12年……那是鼓动老百姓造反。
    
    不妨作个假设,咱们加强惩罚力度:抢劫价值10000元以上物品(比如笔记本电脑)一律判处死刑。结果是怎样?劫匪说:既然都是死,不如先把这个姓钟的糟老头杀掉再拿电脑,免得他给警方提供咱们的特征线索。
    
    对盗窃和抢劫要用重典,别的地方也要加重打击的力度——人民会这样要求的。那些贿赂政府高官获取科研经费的,杀!抢劫学生科研成果,强迫他署上导师名字的,杀!拉关系、开后门谋取院士职位的,杀!医生拿红包的,杀!治疗非典把人家弄成激素后遗症骨头疏松肺纤维化半死不活倾家荡产坐着等死的,杀!
    
    钟院士是一个幼稚的人,一个思想没有深度的人,一个不懂得设身处地换个角度思考问题的人。院士不是政治家,这方面再幼稚再天真,只要没有被政治家利用,就不会对人民造成巨大损害,所以大家不该计较。
    
    钟院士的言论激发了大家的思考,明白草根阶层在精英心目中的地位,让草民(不是“人民”)如梦初醒。牺牲自己的名声,换取大众的觉醒,这是高尚的自我牺牲。
    
    所以要谢谢钟院士对草民的启蒙。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62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