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司欣:從“醫生收回扣不同于公務員受賄”看钟南山的專家優越感
(博讯2006年09月11日发表)

    司 欣 (江蘇 歐洲導報社轉發供原創稿)
    
     全國醫療機構正在掀起打擊商業賄賂的高潮。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裴顯鼎表示,國有醫院普通醫生利用處方權收取藥商回扣的行為,屬於受賄罪。此消息隨後引起廣泛爭議。作為中華醫學會會長,鐘南山昨天明確表態:醫生收回扣是非法行為,而不僅僅是過去認為的職業道德或者行風問題。但醫生畢竟不是公務員,其收受回扣行為應與國家公務員利用職務受賄的性質有所不同,有關處罰應該有所區別。(來源:南方都市報2006-09-08) (博讯 boxun.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六)》(以下稱修正案)目前已正式施行。有關醫生開處方拿“回扣”構成犯罪的認識分歧在持續了一段時間後,終於有權威結論將醫生利用“處方權”收取藥商回扣的行為認定為受賄罪。這說明,我國在認識醫生的牟利行為上,不再簡單將其視為職業道德低下或行風敗壞,而是將其上升到法律角度,充分估量到醫生受賄對社會公平、行業惡性競爭、患者利益以及社會經濟秩序所產生的巨大危害,基於此,在國有醫院成為絕對主流而醫療資源相對緊缺的醫療體制中,國有醫院普通醫生的受賄行為已等同於職務性犯罪,將其納於受賄罪,無疑是符合社會公平流失,醫患衝突不斷加劇的社會現狀下的民生需要的。
    
     作為行業學會的代表,鐘院士當然有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利。但是作為非法律專業人士,鐘院士在公開場合發表質疑法律的言論無疑失之草率。同屬商業受賄,只有程度不同,沒有性質不同,鐘院士憑什麼認為醫生收回扣和公務員收回扣有本質不同呢?想來想去,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那就是在鐘院士的意識中,顯然存有一種專業優越感或說職業的優越感,認為醫生掌握了專業知識和技術資源,這些是可以合理合法地化為“生產力”的,而國家公務員不是某一領域的專家,純粹靠職務權力和國有資源在牟利,因此鐘院士大膽得出“醫生和公務員受賄性質有所不同”的結論。
    
     我以為,這就算不是“本位主義”的典型注解,也至少是一個糊塗的認識。有法律專業人士指出:在各行各業中,不同的職務行為可形成各種權力。以處方權為代表的“醫權”,是醫療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因職務和專業而形成的權力。任何職務權力都是必須要受法律約束的,也就是說,以職務權力牟取個人利益的行為,都應當承擔法律責任。當然,責任可能是刑事的、行政的或民事責任。儘管我國目前仍存在不受約束的職務行為,但這不能說明醫務人員的職務行為不受法律約束。
    
     不可否認,醫生收回扣主要應歸咎於體制缺陷,但一些醫生私欲膨脹,自覺放棄公共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和公眾期望,也是不爭的事實。作為中華醫學會會長的鐘南山,他的觀點其實具有很大的代表性,具有專業優越感的醫生其實不在少數,這也正是最可怕的。一些優秀的醫學專家,可能業務越精通職務權力也就越大,而體制能制約他的空間也就越小。而這些人常常存在和鐘院士同樣的思維誤區,認為自己掌握的專業技術手段和資訊,屬於個人資源和個體優勢,卻忽視了在國有體制下,醫生的專業和知識其實已經被公共化和權力化了,借重國有醫院的公共資源優勢牟取個人利益,同樣是一種職務型犯罪。因此,醫生收回扣和公務員受賄在本質上並無二致。比較孰優孰劣,無異於“五十步笑百步”,只會落得個貽笑大方的局面,而且更暴露了某些醫療亂象背後的專家優越感。□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6/0908/09/2QG3QB1C000120GU.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1122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