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郎咸平和福山/鄧文正
(博讯2006年10月03日发表)

    鄧文正 [email protected]
    
     〈財經郎閑評〉,曾經是上海電視台熱門節目。年初遭腰斬。據主持人郎咸平授透露,禁播,是因為上海市委知道,郎要公開質疑上海社保基金給挪用的事。他是把箭頭對準貪官了。 (博讯 boxun.com)

    不到兩天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因「涉案」給中紀委「免職」,正在接受調查。記者會上發布消息的,是中紀委秘書長干以勝。也就是說,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下達命令,免除了陳的市委書記職,「停止」了他的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等任命。
    從老百姓的立場看,中國共產黨要請陳喝敬酒喝罰酒,是中共黨內的事,「黨外」人士不必多說話。不過,如果貪污舞弊是刑事罪,檢察部門查明陳是「涉案」的,那檢控官就得起訴他。如果定罪,就得服刑。這是法律範圍的事。假定說,他沒有觸犯任何法律,那麼,黨內要怎樣處置他,也是黨的「內部事件」,與他官職無關。不只陳本人,上海市政府上下人等,都當一律對待。社會,只問你有沒有貪污犯法,不問你黨派背景、地位、黨職的。
    為甚麼那麼容易,犯上億萬金圓的貪污?
    寫《歷史的終結》而名噪一時的福山(F.Fukuyama),最近寫了一篇談世界銀行的文章,十分有意思。事緣美國前副國防部長沃爾福威茨(P.Wolfowitz),一年多前出任世銀行長。他上任後,致力去除受助國的貪污情況,甚至用上扣起助款「留中不發」作為手段,亦因此而引起了爭論。
    
    反對他的人說,用去除貪污作條件,只會阻礙了給窮國提供援助。既然貪污在好些國家是那麼普遍,不容忍貪污,等於停止撥款。沃飛(華府中人給他的暱稱)的看法是:援金給貪官污吏吸掉,窮苦的人民得不到好處。福山認為,儘管沃飛見解有理,世銀的結構,難以對抗各國貪污政府。福山的理由有好幾個。
    首先,諸多這類國家,貪污是從上而下的;最先中飽私囊的,是政府。那當然是個政治問題。世銀條例,規定不許碰政治的。世銀的律師,幾十年來,碰到太多的挫折,紛紛要求受助國得先改變腐敗政治,因為那直接影響了經濟政策與成效。但世銀官員毫無能力趕掉腐敗的政客,也無法忽略不負責任的政府。
    其次,世銀的組織,是按撥款機構形式來設立的。它的全部誘因,都是要把資金送出去,卻沒有把貸款與受助國經濟表現掛。
    還有,「不管政府表現還得撥款」這類說項,更受到很多有名的說客支持。聯合國的「千禧發展目標」(U.N.MillenniumDevelopmentGoals)所追求的,包括了在二○一五年前,把全球最窮國的貧窮程度減半,同時給全球提供免費小學育。識者認為,這完全不切實際。但要給非洲赤貧國「做點甚麼」的壓力,卻很巨大。就目前政治氣候下,要求「腐敗政府先整頓管治,否則不提供援助」這類觀點,同樣不切實際。
    毫無辦法?也不見得。歐盟的作法,值得參考。任何國家申請「加盟」,得先符合歐盟的條件,包括經濟與政治表現。不能達標的,不得入會。也沒有壓力,要歐盟必須接受甚麼人的。正因為這樣,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甚至土耳其等,都需要自我調整一番,才能使歐盟考慮他們的申請。
    這,世銀可做不到。
    也就是說,北京政府和世銀,有同一結構上的弱點:沒有一套有效的機制,可對付貪污。機制,是人為設計的制度;機制是有效是無效,看人怎樣設計他的制度,尤其是政治制度。你怎樣可以設計一種制度,是人在實施的時候,自己不能超越它的?
    中國人,有沒有這個智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0/2006100312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