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闲话:评胡平“文革”长文
(博讯2006年11月10日发表)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作者未署名
     (博讯 boxun.com)

    胡平推出了他的论“文革”长文,其主要观点是:毛泽东为了活着时的权力,以及死后的不被清算,而发动了文革。这种观点基本上是沿着邓小平对“文革”的定调再进一步,把原中共归在林彪、“四人邦”名下的罪恶归到毛头上。这是当今海外民运对毛及“文革”的基本看法,“九评”也基本上是这个调子。
    
    中共确实对中国造成了极大的灾难,如此大规模的死亡,其中有大革命混乱所不可避免的死亡,也有革命暴力造成的不必要死亡,这是不得不要承认的。中共革命党缺乏民主、自由、人权的基本理念,加上公有制与计划经济,扼杀了民族发展的生机,这也是不得不要承认的。
    
    但是胡平式的论调,用领袖人物的邪恶来解释历史,也是肤浅的。中共底层革命,不说它是必然的,但确实可以在当时的社会矛盾中找到根据。革命是残酷的、是你死我活的,这也不是唱几句人道主义的高调就可以避免的。所以对中国革命(包括中共革命与国民革命)的基本态度,也决定了对毛的态度。胡平似乎是彻底否定中共革命的,而我肯定中共革命的平等主义理想,而否定其实现的方式。
    
    毛的“文革”,确实是在中共基本教义下,对斯大林官僚统治体制的一次反叛。这次反叛造成了无辜者的死亡与民族的灾难,但也确实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大试验。这一试验的失败,使人们认识到:人性不可改变,只能民主宪政才是达成平等社会的惟一途径。
    
    一、毛发动文革的动机是什么?
    
    说毛发动文革是“生前防篡权,死后防清算”,也不能说没有根据,但问题在于这样做的主观动机是什么,是为了个人利益,还是避免一生追求的理想被扑灭?如果是前者,那纯粹是权力之争,如果是后者,则就是路线之争。当然路线斗争必然涉及权力斗争,但路线斗争是不能等同于权力斗争的。
    
    胡平认为文革是维护独裁者个人利益的权力斗争,而路线斗争是借口。但我认为,路线斗争是根本,而权力斗争是手段。我相信毛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只有有理想的人才能做到铁面无私、才能做到冷酷无情地杀人。
    
    二、什么路线斗争?
    
    胡平问:刘少奇是资产阶级路线吗?对资产阶级的理解,我们不能以现在的标准,而要以当时的标准。当时把一切追求生活享受都当成资产阶级思想,官僚特权、等级制、发家致富,当然也可归入资产阶级道路。在中共的语言体系中,有一些概念,是只能放到这个特定语境下才能理解的。
    
    正如胡平指出的,毛反对刘少奇的“复辟资本主义”,但一割资本主义尾巴,经济就几乎要崩溃。当经济崩溃时上只能后退,让陈云们主持“复辟资本主义”。但毛对复辟资本主义绝不甘心,这是毛最大的困惑与矛盾。现在我们知道共产专制体制没有达成平等的出路,但毛似乎不相信,他还是一次一次来反扑,一次一次失败。但毛冲击斯大斯体制虽然都失败了,但不能说他追求平等理想也是错的吧?
    
    确实如胡平列举的,阶级成份的划分就是不平等,延安时代也有等级制,城乡隔绝是在中共手中产生的、文革后期走后门猖獗,这些都是不平等。但这正是中共的悲剧:以地位、经济平等为口号的运动,最后走向了地位与经济的不平等,特别是政治地位、权力的不平等,甚至身份的不平等。悲剧的含义就在于,手段与目标冲突,崇高的理想造成了现实的灾难。张五常等经济学家已经论证了,在公有制下,为了避免利润的完全耗散,只能采用权力等级制。这是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理想的大悲剧。
    
    三、毛文革与斯大林的清洗
    
    胡平说斯大林的清洗也有群众揭发,所以与毛文革没有本质区别。这是很奇怪的判断。毛文革是群众直接起来造反,这与群众配合警察揭发,怎么能同日而语呢?不是没有本质区别,而是有本质性区别。斯大林的大清洗巩固了斯大林体制,而文革却打击了十七年的斯大林体制,这就是两者的区别。当然文革的结果比斯大林体制还不如,照秦晖的说法,斯大林体制是理性计划经济,而文革造成的是非理性的长官经济。但即便这样,也不能否定“文革”有冲破斯大林模式的平等主义诉求。
    
    四、毛文革的目的
    
    胡平很轻巧地说:毛如果真想揭露中共的阴暗面,他就应该搞新闻自由,而他并没有搞,所以他不是要揭露中共的阴暗面。这样的简单独断的推理充满着胡平的文章。要知道,毛是在中共基本教义下发动文革,他不可能全面引入宪政民主,他只能在他认为可接受的前提下,进行变革,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吗?即便他没有达成他的目标,或造成了灾难,我们能以此否认他的目标吗?
    
    胡平说,毛搞文革的目的只是能是要造成一个百依百顺的官僚集团,以维护他的最大的独裁。
    
    我们承认毛也确实想做惟一的独裁者,但这个独裁者的目的是什么,是带给人民平等还是要维护个人的利益?毛如一切皇帝一样,对官僚集团又爱又恨,没有官僚集团,他无法统治,但有了官僚集团,又要鱼肉百姓,无法制止。如果真如胡平说的,官僚集团百依百顺,完全照毛所说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话,这不就是一个人间天堂吗?但问题在于,官僚集团不可能不追求特权,而他们的特权也意味着人民的无权。毛无法对付这个官僚集团的特权化发展,只能寄望于群众运动,而且是无休止的群众运动。
    
    文革就是毛对付官僚集团的无办法的办法。
    
    五、再来一次文革的含义
    
    文革的含义在八十年代,基本上被定义在疯狂与残酷上,这确实也是文革的一个重要特征。但随着上层精英与下层民众的对立与冲突越来越大。底层民众在这种无权无势无财的状况下,才发现了文革的合理一面。教师、医生在“文革伤痕文学”中往往被描写成道德完美的人,受到造反派的无情迫害,他们原来这种宣传,否认“文革”。而现在的底层民众终于发现,这些所谓知识良心,其实也是黑心黑肺,于是他们不免对文革中打倒精英有了另一种看法。那些精英真地那么无辜?作为个人,他们有多少人是清白的?他们个人手上即便没有血债,但作为一个集团,是不是也是压在底层民众头上的压迫性势力?底层民众似乎看到了社会结构性冲突,不是那些软绵绵的人道主义的梦呓所能掩盖的。
    
    人民群众说希望文革再来一次,决没有胡平附会的含义,什么要有一个毛一样的领袖,要有对毛的崇拜,这真是书生之见。群众的意思很明白:文革对这些精英的打击没有错,只可惜当时打击得不够狠。如果文革再来一次,一定要整死他们。这与其说是期望文革再来一次,不如说是对文革中被打倒的精英的认识的大反转。
    
    这种情绪当然是暴力的、非理性的。当前精英与底层的尖锐对立,已经使底层对“文革”的看法有了一个大反转,他们不再相信善良的老知识分子、老干部之类的神话,他们比照当下的官员与知识分子,觉得文革时的这些人也好不到那里去,所以造他们的反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正义的。
    
    中国当下精英与底层的对立、官员与民众的对立,使八十年代建立起来的人道主义的神话越来越不可信。这个神话说,从晚清以降,中国的民间一直是很祥和的,官绅们则都是彬彬有礼的知识阶层,只是一小撮共产革命份子闹事,搞阶级斗争,才把中国闹成这样,只要恢复人性,则中国又可重新回复祥和的状态。这样的说教是八十年代知识分子普遍信奉的,也是海外民运至今信奉的。但现实表明,社会的冲突是激烈的,这不是一个人道主义说教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社会不作调整,则底层的反叛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的仇恨也是解不开的。这从一定意义是对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的否定之否定。
    
    我这里不是在肯定毛的阶级斗争学说,但在这个学说中,确实有部分真理。当仇恨凝聚起来时,神州大地仍会是一片血海,空洞的人性论解决不了问题。我们需要宪政民主制度来调和社会的矛盾与冲突,就是为了避免社会卷入血腥的斗争。
    
    胡平的长文,显示了其基本历史观的浅薄,大概要归入马克思所谓的“庸俗社会学”、“庸俗政治学”一类。可惜在中国,一切都太残酷了,没有西方式的怀柔主义,庸俗学说是流行不起来的。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1/2006111023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