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阿衍:杨振宁是个无羞耻的人
(博讯2006年11月16日发表)

     八十多岁的人娶个老婆真的很不容易,特别是对一个没有名声与地位又生活在下层社会的人,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可那个糟老头子杨振宁却就不同,他毕竟不管是怎么骗来的诺贝尔奖,确实是发过一笔横财,赚了一点没脸的名声,也就有了点资本能在世间招摇撞骗了。即使到了黄土埋到脖子的年龄,要仅靠几十年前他在美国获取的一个诺贝尔奖再在美国确实已没有法子再混下去,也就只好狡猾地借助中国大陆广招经济人才时他也就变成了“爱国人士”,回来“报效”祖国了。到底是著名什么家,所“报效”祖国的方式也与众不同,即娶了孙女辈的小女人为妻,然后又能携其在教育界里上窜而下跳,屡屡为中国教育部门充电打气。去年说“中国大学办得很成功”,今年又大放厥词:“清华学生平均素质比哈佛好!”前段时间,更声称“中国大学对国家的贡献比美国高校大”。一连串的鬼话使得中国教育好象真的旧貌换了新颜,没有了羞耻。而且,最漏风的地方是:象翁帆这样的能与爷爷杨振宁同床共枕的小女人在正常生活里虽然不多,可在妓女行里却有的是。记得在中国大陆时,我每到一个城市,下了火车或长途汽车,就能遇到一群拉皮条的人,说那话时除了一双眼睛贼般地乱转,很不脸红,一时间,什么仁义道德,人的自尊,早就没了踪迹,当我批评其这样做太辱没人格时,她们也是羞惭地急忙逃开,这说明,这些招徕嫖客的人,也还有一丝的羞耻。
     翁帆在28岁的时候,就愿意做著名骗子又83岁的杨振宁的女人而不是孙女,也许有什么可得的利益,这也是她的自由权力,就如同街面上的妓女,有几个能制止得了呢?不过,作为没有羞耻的杨大什么家,我感觉他竟如此不知羞耻,厚着脸皮,多一个妓女般地侍奉着,真乃给上层社会杀风景,虽说中国大陆不缺少这事儿,这难到仅仅是我们中国道德在下滑?还是他这方面也是个没有人品的人?如果他是个二三十岁的男人,有个想要女人快活我真的很能理解,尽管我对那些这样的二三十岁年龄的农民工把钱花在嫖妓上,除了感觉可悲外真的并不觉得好笑,不瞒大家,鄙人还不足四十岁,有时也想有个女人,可为了中国的民主运动,又受到过牢狱之灾,还在背乡离井,在国外游荡,加上由于自己的能耐有限,真的没有闲钱去满足性欲,也就只好忍着性欲,但却又觉得不是非有性爱不可,因为它与我们的信仰比较起来,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同时,在国内时,看到那些狡黠的妓女,虽然暗地里也有厌恶之心,但仔细想来,她们毕竟是依靠自己的肉体赚那甘愿消费的钱,在加上都是些家庭不富裕地实在的可怜,还又比邓帮官吏不用出卖任何属于自己的智力体力或肉体就能贪占公共财产要光明正大得多,每每想到这,也就能马马乎乎地原谅了她们。
     如果杨振宁是个普通的人,或是远祖时代的人,找个孙女做性伙伴,或者在今天能躲在暗处不出声,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或注意,也就没有这么多的说三道四。可是,不仅他还是现实中人,头顶上还有个很耀被骗人们的眼球的光环,还让惟利是图的人愿意与其为伍,又能帮助总骗头邓家帮蛊惑人心,妖言惑众,所以,不被我们要结束邓帮政治生命的人看好,也是事出有因啊!其实,他自己确实也不具备一个老人的材料,再加上他还在为邪恶的流氓集团充当造假的鼓手,我们当然就更不愿意高看他了。 (博讯 boxun.com)

     在台上,若是一个普通的庸人胡说八道,胡吹海榜也就罢了,可他毕竟是招摇撞骗中的最成功的人士之一,也就很值得我们反驳一下。我认为,这位变态的流氓不仅仅是在学界里胡说,他每到一处,总是要对总骗头邓家帮吹嘘示好一番,好象他所看到的大陆真的是歌舞声平,邓家帮的走狗们真的就都没做流氓,强盗,是我们这些人编排的,或和他一样文质彬彬地只拿国家的东西,不祸害人,至于自己找了个小孙女做性交器,也比农民工拼出一身臭汗,还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把这能赚出汗水的钱交给妓女强些。人家杨大什么家怎么了?在我们的远祖,连家人老少亲疏都不分,不还是繁衍了我们人类吗?有个把杨振宁返祖现象还是个事吗?人家吃的好,又不流汗,找个年轻的出出汗又迷醉一番怎么不可以?你们的性是怎么回事?难道比我杨大什么家还真得就不性接触?关上门后,还不是这么回事?哦,哈哈,我杨振宁懂了,肯定是你那个小弟弟比我的还不行,要不,怎么就不和我的心态一样呢?
     大家说说,,道德伦常几个钱一斤?柳下惠真的活了两辈子吗?我杨振宁比起江泽民,陈希同,陈良宇,沈国放,黄菊,贾庆林等等中共高官来,还差个档次吧?怎么拉?人家还不是吃好喝好玩好?特别是江泽民,人家与我是同岁,不还是有个什么鹰陪着?虽说老了点,没有我聪明,我就不能行使这个权力?说真的,他的那几个鹰,我看还是李瑞鹰好些,宋祖鹰还没有我的帆儿好呢!帆儿很疼我的,做那事时,也总是帮我脱衣服,事后清洗小弟弟,并任我快乐就行,她真的从来也没有满足过,即使我再吃春药也不行,确实已没有那个气力了,真的,是该服老了。可那江大主席怎么就看上宋祖鹰了呢?难道他们有神奇的性秘诀吗?
     什么羞耻不羞耻?我看你们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更不入大陆的规则流派。告诉你们,大陆的上层社会,除了真的没有性功能的外,有几个不是男盗女娼的呢?也不过是这个秘密不让我对外人说,要不是急了,在这也不会说的。你看我,为什么,只要动动嘴,他们就把纳税人的钱分一些给我?知道吗?你们在外边瞎胡闹,闹出什么来了?要是你们也象我这把年纪,帆儿睬也不睬你们!!
     ……
     可有些先生女士总是对这样的流氓骗子抱有还能好的期望,而对于一个无羞耻的人,一个虽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也要吃饭,酒足饭饱以后,更想满足感官刺激,在邪恶势力能满足他的奢求时,民众虽被迫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养着这样的狗类,却没有决定权,我们又没有闲钱养着他,这样的条件下,大家再请他说话时本着良心,瞪着眼睛不说瞎话,那未免太有点奢侈。因为这样的有奶便是娘或则把私利放在众利之上的人,只要有人给他钱和地位,他定会不顾一切地献媚,做小丑,引着总骗头开心。实际上,他本身的所作所为,让我们不难分析到,确确实实最不是个东西,让人们看起来如吞了个苍蝇地难受。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1/2006111621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