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宁: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
(博讯2006年11月29日发表)

    曾宁更多文章请看曾宁专栏

曾宁: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因为人权受到侵害而为世界所知的贵州记者李元龙说(大意):“美国,美好之国”。
    
     “美国之音培养了我”,前中国山西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在海外宣布起义之后,这样说。
    
     记得有传媒报道中共元老陈云曾说过(大意):美国之音,是他的信息的来源之一。
    
     湖南的良心政治人士刘建安说,“八九六四”之后,他在监狱服刑期间因为收听“美国之音”,曾被禁闭“严管”,有过受到残酷体罚、殴打的惨痛经历。
    
     《天网》网站创办人黄琦说(大意):“我在监狱服刑期间,能够收听到美国之音”。
    
     朱镕基说(大意):“我不收听美国之音,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有很多身边的同事经常收听美国之音”。
    
     中国前外交部发言人、前驻法国大使,现任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先生说(大意):“我的女儿收听美国之音”。
    
     “美国之音”的一位听众如是说:“如果美国之音不受干扰的话,谁还会收听中央台的广播呀!”
    
     中国山东地方当局有一个声音说(大意):“陈光诚是盲人,双目失明,中国的发展进步他看不到,陈光诚对中国社会所有负面的认识、偏见,他的信息的来源主要就是依靠收听美国之音”。
    
     笔者十五年前被以反革命罪投入监狱的判决书中,有被告人曾宁曾向“美国之音”香港邮政信箱投寄反动邮件的罪状、记载。
    
     笔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曾说:“相当的程度上,可以说,笔者是属于收听美国之音成长起来的一代中国人”。
    
     那么,到底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呢?可以稍微夸张一点这么说,中国人,除了不懂事的小孩子以外,“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在发财,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在腐败,四分之一的中国人被鱼肉在挨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
    
     而且可以肯定,不仅仅是情治部门在收听、收集“美国之音”报道的各种信息,中国人民收听“美国之音”也绝对不会是或仅仅是为了学习英语。
    
     记得笔者小的时候收听“美国之音”,是从读高中的时候开始。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吧!因为家里有人通过“美国之音”学习英语,每隔整点报时信号之后,都会有五分钟的普通话新闻。那男、女播音员字正腔圆、抑扬顿挫的声音就这样深深的扎根印在了笔者幼小的心灵。每当夜深人静、家里人都睡熟了以后,笔者就忍俊按捺不住,偷偷的摸爬起来,打开那台老式的收音机,把声音音量压低到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微小程度,然后开始搜索“美国之音”的频道频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那个年代,电视机还没有普及,电视节目又少的可怜,收音机可是中国人民最普遍、最主要的信息与娱乐的工具、来源!
    
     当笔者因为反革命罪身陷囹圄,在看守所与监狱当中,你仍然可以花钱通过看守或狱警买来微型半导体短波收音机,戴上耳机或躲在被窝里,你依然可以坚持收听“美国之音”。这时,你甚至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还能收听英国BBC、法广、德国之声等等的对华中文广播节目。在这特殊的几乎与外界隔绝的环境里,飞越国界、穿透高墙电网的无线电波无疑就是良心犯人们最宝贵的精神食粮、精神支柱。笔者就曾有过在看守所中收音机被没收,以及在监狱中其他刑事犯人收听到“美国之音”广播的与笔者们有关的信息后,转而告知笔者的经历与情形。看守所与监狱中,当然是绝对不允许有短波收音机存在的,每隔一段时间,狱方就会以各种名目对监舍进行突击检查,其目的实际就是为了收缴主要是包括收音机在内的各种所谓违禁物品。而每当这个时候,犯人们又总是会创造出各种奇思妙想来对付狱警的“扫荡”,其中最绝的一招就是,用塑料油纸把收音机层层包裹密封之后,藏在马桶之中。……
    
     中国人民渴望真实的信息,中国人民渴望了解发生在自己身边以及发生在世界其它地方的真实情况。真实、客观、公正,中国人民收听“美国之音”其实就是中国人民渴望真相与自由的反映。在相当的意义上,可以说,“中国人民认知世界的距离有多远,中国社会距离民主化的道路就有多长”。
    
     人,总是要有追求的。中国,有的人追求金钱、权力、美女,有的人追求自由、公义、大我。当中国最后剩下只有靠传统中华文化来凝聚中国人心的时候,事实上,相当多的中国人依然还没有醒悟到只有依靠民主与自由,才是中华民族的振兴之途!
    
     当中国社会人心腐烂,人人都极端自私自利的时候。当执政者有执政者的腐烂,老百姓有老百姓的腐烂;当官的有当官的极端自私自利,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极端自私自利。这个时候,任何有关中国向何处去的探讨,都将如纸上谈兵、海市蜃楼,理论、学术的探讨将变得失去现实的意义。中国,出了等待解体之外?暴力,又还能维系国家一统的局面多久?!
    
    2006年11月
    
    原载----《民主中国》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1/2006112900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