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朱学渊评:鲁能七百亿国资被吞,胡舒立代胡锦涛出征
(博讯2007年01月19日发表)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学渊评:真有如此险恶的事态,“中国的苏哈托时代”就已经到来了,而谁是“中国的苏哈托”?文章说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人曾庆红、俞正声,我还试问背后有没有邓朴方同志?但我们不在体制内,不愿意跟着瞎起哄,否则很可能会冤枉了好人。但是在十七大前,中央放出这样惊人的‘罪证’,确实又是恰到好处。然而,面临“七百亿国资被吞”的大案,只有一个弱女子“胡舒立代胡锦涛出征”,莫非又是一场“胡门女将”的儿戏?是“非制度化”的内斗儿戏,倒还好;若是斗真的话,我看胡总书记就必败无疑了。 (博讯 boxun.com)

    
    鲁能七百亿国资被吞,胡舒立代胡锦涛出征
    
    多维特约记者谢冠平报导/中国大陆《财经》杂志一月八日揭开惊天秘密:山东的超大型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借“转制”之名悄然落入私人手中,超过七百亿人民币的国有资产可能流失。网上这篇文章立即被当局封杀,但此事已在上层和民间引起强烈反应。知情人士对多维说,权势人物强力介入鲁能“转制”牟取巨额利益,从而引起反弹,胡舒立领导的《财经》的报导反映了中国最高层的幕后权力博弈。
    
    《财经》曝光鲁能转制神秘经过
    
    由中国著名新闻女强人胡舒立担任主编的《财经》杂志,数年来一直以敢言着称,被称为继《南方周末》之后的“中国第二面镜子”。一月八日出版的二○○七年第一期《财经》杂志,以“封面故事”的显着版面,发表重头报导《谁的鲁能》,揭露山东国有企业鲁能集团“转制”之名,悄然将这个超大型国企“私有化”:过去名不见经传的两家北京私人企业“北京首大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国源联合有限公司”,竟以37.3亿的收购价,获得总资产高达738.05亿的鲁能集团91.6%的股份,而新公司大部分董事仍为国企时的高层。《财经》强烈质疑:逾七百亿人民币国有资产可能流失。
    
    《财经》杂志的这一篇“重磅炸弹”,开宗明义地说:二○○六年,山东资产规模最大的企业同时也是全国电力系统最大的职工持股企业山东鲁能集团,完成了向私人公司的“变身”。不过,谁拥有鲁能仍是一个谜。
    
    《财经》杂志报导:在内部人严密运筹之下,鲁能集团的职工退股已经基本完成,两家位于北京的企业——北京首大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首大能源”)和北京国源联合有限公司(下称“国源联合”)——已获得鲁能集团91.6%的股份。鲁能集团股权的作价依据,为鲁能集团截至二○○五年底的账面净值,并且减去了鲁能集团向股东支付的二○○五年度现金红利。以此计算,两家公司收购总价格约为37.3亿元。
    
    报道称,长期以来,在鲁能集团内部除了少数人外,无人知晓是哪两家公司,更不清楚是用什么价格、什么方式转让股权。由于鲁能集团总资产高达738.05亿元,这一不清不楚的股权转让行为被疑为内部人操作,涉嫌国有资产流失。鲁能集团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均发布公告,宣布从元月九日起停牌,等候实际控制人鲁能集团有关股权转让的说明。
    
    据《财经》杂志报导鲁能集团让人眼花缭乱的变迁路线图为:早年为国有企业的鲁能,原本是山东电力集团(当时为山东省电力工业局)下属第三产业和多种经营企业的总称,创建于一九九五年,二○○二年电力体制改革前夕通过在山东电力系统大规模集资,改造为职工持股企业,五十家股东中除鲁能物业以外,均为职工持股企业或代持企业。
    
    一九九九年六月,更名为鲁能发展集团公司,改为职工持股、国有参股。二○○○年五月,山东电力集团向鲁能控股增资,鲁能控股的注册资本达14.8亿元,随后对鲁能集团资产展开收购——100%国有控股;二○○二年十一月,鲁能有限公司成立(后改名为“鲁能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鲁能有限”)。
    
    二○○三年一月,山东电力职工集资入股“鲁能有限”,“鲁能有限”股权变为电力工会持股31.52%;鲁能物业持股2.42%;此外四十八家小股东,持股比例均在0.02%到4%之间。这四十八家小股东是在二○○二年底的职工持股行动中被改造为职工持股的原三产多经企业,或是为代表职工持股而成立的新公司。随后“鲁能有限”开始收购鲁能系资产,成为职工持股企业。截至2005年底,鲁能集团总资产738.05亿元,下辖煤电、矿业、房地产、工程建设、金融、体育等多个产业。
    
    《财经》获悉,二○○六年五月,山东鲁能集团91.6%的股权由“首大能源”、“国源联合”接手。鲁能集团原五十家股东除三家外均已完成职工退股,随即将所持鲁能集团股权悉数以净值作价转让,总价款为37.3亿元。其中,山东省电力工会委员会持有的31.52%股权转让给“首大能源”;其余46家股东合计持有60.09%的股份则转让给“国源联合”。相关工商登记变更业已完成。
    
    至此,从二○○二年至二○○六年,鲁能悄然完成了从国有控股公司到职工持股公司,再到私人公司的“变身”三部曲。
    
    二○○六年六月,“首大能源”和“国源联合”对“鲁能有限”进行增资扩股,共同增资37亿元左右(由于山东省工商局自二○○六年十一月以后已不允许对鲁能系的公司调档查询,无法确认此次增资是否完成)。
    
    目前,鲁能新一届董事会已产生,“国源联合”和“首大能源”在九人董事会中共据五席。代表新大股东进入鲁能董事会的“国源联合”董事长李彬年仅三十六岁,而原鲁能的核心人物、董事长高洪德与总裁徐鹏继续担任原职。
    
    不可告人缘于与“太子党”有关
    
    山东知情人士说,这两家新入主鲁能的北京私人企业大有来头,背后都有中共最高权力层要人的身影。正如一位显然是鲁能职工的网民在《财经》网站留言中揭发所说“众人猜测曾姓、余姓、王姓董事”,据知情人士说,这三位其实直指当今最高层某位和两位位列政治局的封疆大吏。《财经》杂志的文章其实也影射了这一层,在分析鲁能新股东之一的“国源联合”时,指出该公司前任董事长叫王喆,暗示其与新疆的关系;中央最高权力层只有唯一一位姓曾的,就是曾庆红;而余姓实为“俞”姓,即指中央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曾庆红是“太子党”在中共第四代领导人中级别最高者;而俞正声的家世资格也不亚于曾,他的父亲是中共老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妻子江青的前夫黄敬。
    
    凡在市场经济中冲浪者,没有人不想发财,“低买高卖”是他们共同的心愿。但是,竟能以37.3亿的价格买下实际价值738.05亿的鲁能,以一吞二十,这是寻常人绝对做不到的,如果不是在现阶段的中国,如果没有非常背景、非常手段,根本不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鲁能对内、对外一直严密封锁引进的新股东的身份,新入主的究竟是哪两家私人企业更被视为“绝密中的绝密”。《财经》杂志说,即便到了二○○六年下半年,鲁能集团股权转让及相关的股权变更手续完成之时,记者遍询鲁能集团与山东电力业内人士,仍无人说得新股东的名称。国资委、国家电监会等部门的高级官员也表示,迄今没有接到鲁能集团股权转让的报批文件。
    
    《财经》说,“国源联合”与“首大能源”相当低调和神秘,在入主鲁能之前,两家公司股权交易频发,股权链条繁复,这种复杂的股权结构成功地掩盖了鲁能私有化后的实际控制人。鲁能的直接掌控者是刘振亚,而此人之所以能在国电高原腐败案中全身而退,就因为其背景很深。
    
    “中国最危险的女人”大有来头
    
    这一消息惊动胡锦涛与温家宝。一位接近国务院国资委的知情人士透露,有关方面已在考虑成立专案组彻查鲁能改制事宜。而这一期《财经》杂志被人大批收购,所有主要网站均奉命撤下文章。新浪网和搜狐网有关人士还向香港《明报》证实,“受到压力”不得不这样做。
    
    一九八二年入行新闻界、在《工人日报》担任记者的胡舒立女士就以“敢言”着称,后来她来美国深造一段,回国后更声誉鹊起。作为新闻人,长期站在风口浪尖,她在急速变革的二十几年里始终保持着预言者和引路人的角色。
    
    她因《财经》杂志而更加广为人知。这本杂志创刊七年以来,持续关注中国转型进程,对复杂现象进行“尽量不简化”的描述和记录。《财经》杂志坚韧而尖锐的新闻战斗精神,为胡舒立带来了“中国最危险的女人”的评语;而这本杂志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毅力、良知和智慧,亦是对胡舒立个人魅力的最好诠释。胡舒立个人的故事贯穿了中国新闻行业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历程,她被选为《南方人物周刊》二○○五年“中国魅力五十人”之一。
    
    有观察者分析,胡舒立之所以能够在几次大胆直言触犯中共当局的利益集团的危局中化险为夷,除了她由明澈的开放性和敏锐的感知力而来的胆识,除了她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更得之于有要人青睐和垂顾。胡舒立长期的执着为她在中央最高层赢得一定的人脉。能够随便推开一些要员大门而入的轶闻,也说明她的人脉的确非同一般。北京消息人士称,这正是胡舒立主导的《财经》杂志敢于太岁头上动土,向鲁能转制开刀的深层背景。
    
    北京观察者认为,胡锦涛在反腐败过程中,大体上部署了三部曲:第一步,是拿下陈良宇,单刀直入强攻“上海帮”;第二步,是斗垮刘志华,步步为营智取“北京帮”;第三步,则是敲山震虎阻吓“太子党”。鲁能转制正好给了胡锦涛这样的机会,来遏制“太子党”的势力。观察者认为,胡舒立是代胡锦涛出征。有些权贵的子女借鲁能转制之机而将巨额国有资产攫取到自己手中,也将自己的小辫子落到了胡锦涛手中。但曾庆红、俞正声子女涉及该案有多深,至今未有详细材料初公开。(快拿出证据来!学渊评)
    
    民众抨击“里应外合”
    
    二○○六年十二月,中国投资协会会长陈光健上书国务院,反映山东鲁能集团清退职工股并引进两家私人企业股东的情况。这封信措词紧急,请求国务院成立专门调查组,查清这一事件是否涉及腐败问题。《财经》杂志称,陈光健曾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颇具影响力。他上一次就鲁能改制为职工持股企业之事上书国务院是在二○○三年。当年八月,国资委、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出国资37号文件,明确要求“暂停电力系统职工投资电力企业”。这一文件严禁电力企业未经审批实施企业改制、出售资产和新设立企业。
    
    
    《财经》杂志揭了鲁能转制的盖子后,海内外掀起强烈反应浪潮。前总理朱镕基的清华大学同班同学、中国电力联合会前秘书长、电力专家陈望祥,接受香港《明报》记者采访时,也直斥鲁能集团“私有化”的过程,是典型的国有企业掌门人以权力公开掠夺国有资产的事件。
    
    这位资深电力专家指出,鲁能以所谓“职工持股”为转制“私有化”辩解,完全站不住脚。他说,鲁能今天能拥有七百亿财富完全是借助国有电力企业支撑,“用国家的资源、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公然掠夺国有资产,这不是犯罪是什么?”
    
    陈望祥还忧虑:中国电力系统像鲁能这样的“职工持股”公司不少,资产规模都非常庞大,如果鲁能的做法得逞,将引发一场更大规模的国有资产流失潮。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有关方面已在考虑像当初调查德隆一样,成立专案组来彻查鲁能的改制行为,还透露,“国务院相关部委还在制订一份规范全国国企职工持股的管理文件。”据悉,这份文件的主要精神一是肯定职工持股行为;二是要求股权交易公平公开透明,并针对哪些人可以持股、哪些人不能持股分别作了规定。预计今年六七月份,这份文件就将出台。
    
    中国研究职工持股问题专家、上海荣正投资咨询公司董事长郑培敏也借上海《东方早报》抨击说:“由三年前中央清理电力行业职工持股所引发的这场改制行动至少在过程中有不透明、不公平的地方,意味着少数人在操纵改制,借国家清理整顿电力行业职工持股的名义,行损害鲁能国有资产、职工权益之实。甚至不排除有人在以鲁能自己的钱来收购鲁能股权的可能。”他表示,按照《财经》的报道,意味着鲁能旗下任何一点小资产拿出来都可能作为收购成本,“这和郑俊怀当初收购伊利股权的性质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郑俊怀的行为是监守自盗,而鲁能的案子则很可能是里应外合。”
    
    他表示,此案凸显了我国国资委托代理体制的弊端。由于大部分股权所有者都不会真正关心企业的经营,因此在改制的大背景下,股权转让行为很容易被少数人控制...
    
    (文章浩浩荡荡,多读亦无增益,转播到此为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1912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