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博讯2007年01月21日发表)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在中国有近2000家报社,还有更多的期刊杂志、广播电台、电视台和新闻网站,很多从业人员都有采访权,他们并不一定就能获得需要新闻出版总署层层审批的记者证,但是其所在单位承认他,难道他就不是真记者,而是假记者吗?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要想弄清楚真记者、假记者,应该有一个明确的通用标准,即新闻从业人员,谁采写的报道是真实的,是符合民众利益的,就可以获得新闻撰稿人资格。按照这个标准,那些即使有真实的记者证,有合法的新闻单位,但他所写的新闻报道基本上都是歌功颂德,而对坏人坏事或失误只字不提,那么,他就是真的假记者。
    
    2007年1月16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记者兰成长在曾发生过山西警察打死北京警察和高勤荣被陷冤狱八年等丑闻的山西省被打死,报纸已经公开证实。兰成长记者具体是在大同市浑源县一煤矿因下煤矿遭不明身份暴徒暴打致死的,但兰被不幸打死后,当地官方却首先否认称"兰不是记者".北京的《中国贸易报》已公开证实其为聘用记者身份,并要为其维权。此事在网上记者圈内广为流传,还有人称兰是因敲诈不成才被打死,真相到底如何目前还不全面。
    
    此前的1月12日,山西大同市发布了《大同市打击假报假刊假记者专项行动通告》,通告称,"凡未经国家批准的出版单位在社会上公开发行的报纸、期刊均为假报假刊;凡不持有新闻出版总署核发的《新闻记者证》,从事采访活动的人员均为假记者。"
    
    2006年12月7日《中国青年报》消息:自2006年8月开始,在山西省新闻出版局、吕梁市委的支持下,吕梁市作为全省打击假报、假刊、假记者的试点市,开展了一场新闻打假风暴。
    
    由此可见,在山西这个地方由于真记者不作为,假记者开始泛滥了,有的敲诈,但并不排除有的没有记者证的记者是想通过采访说点真话,被不幸打死的兰成长就是记者,虽然他还没有新闻出版总署制发的记者证。
    
    一般来说,一旦有记者被打,第一个应该站出来援助并呼吁的应该是中华新闻工作者协会(即中国记者协会),第二个站出来的应该是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第三个站出来的应该是公安部门及时公布调查的初步事实并破案情况,第四个站出来的应该是山西省大同市宣传部,向不幸遇难的兰成长家属问候,并给予安慰和无偿举办追悼仪式。可惜,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现任新华社社长田聪明和名誉主席、原人民日报社长邵华泽公开表示对兰成长遇难事件公开表示关注;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原北京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长龙新民对此表示谴责和对死者家属表示问候;我们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公安部门和宣传部门公开表示如何处理兰成长遇难这一不幸事件。
    
    无论兰成长有没有新闻出版总署强制统一印发的记者证,只要他所在的报社承认他,他就是一个真实的记者,就有采访权,他的不幸遇难就值得公众舆论关注。山西是个连警察和记者都无法保证安全的地方,有个北京警察在山西无端被打死,最后主犯元凶却没有获得死刑,而是由元凶所指使者当了替死鬼。2006年底,被山西公检法无端构陷冤屈的记者高勤荣坐了八年牢后才获得减刑释放,现在在百度上连"高勤荣"三个字都无法检索。现在,我又看到一个记者倒下,当地居然说他不是记者。难道,不是记者就可以被打死吗?看看这些没有新闻出版总署所谓记者证的真记者,难道他们不应该是真正的优秀记者吗?
    
    《中国青年报》报道这样揭露,湖南郴州所谓的假记者因勒索未遂获刑11年,而被敲诈的市委书记却不意外地落马。且不说这个假记者如何触犯刑律,有怎样的出发点,但他揭露的市委书记李大伦和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却是中国最坏的大贪官之一。这位名叫唐基石的"假记者",原为该地区某县统计局干部,曾经发表了不少舆论监督的稿件,也因此维护了一些曾遭受不公平待遇群体的利益。他在当地小有名气,一些普通百姓跟他打招呼都叫他"××记者".在了解到一些官场传闻后,遂收集材料敲诈勒索,以致获刑。
    
    这里就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假若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那些"真记者"大胆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力,类似唐基石这样的"假记者"就没有必要去当假记者,而是早就有可能被类似"焦点访谈"聘为真记者而发挥重要作用了。当然对于记者遇难,我毫不指望新闻出版总署站出来说什么话,虽然像原《光明日报》驻南联盟记者许杏虎两夫妇记者不幸死于北约的导弹,新闻出版总署想表示哀悼还轮不到,但这个总署却历来只是对上负责,对下毫不负责的。新闻出版总署官员公然撒谎的例子,就是2003年12月9日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报纸处处长林江作客新浪聊天实录中,有网友问他"记者证是不是真的统一到一种样式。我听同事说电视台是红色的,其他是蓝色的",林江是这样回答的:"应该说以前是这样的。现在这次换证是无一例外的蓝色,就是一种样式。"其实就是这句是最假的谎言,所谓"无一例外的蓝色"就是欺骗大众,因为大家都知道的一个事实就是,新华社的记者证一直都是红色的,其他新闻单位的记者证被统一为深蓝色的,可是新闻出版总署的官员公然撒谎,面不改色心不跳。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1/2007012110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