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伟国:曾庆红去留与"李先念模式"——2月号《动向》编辑手记
(博讯2007年02月15日发表)

    
    张伟国
     (博讯 boxun.com)

    目前中国的政治形势朴素迷离,中南海利用海外传媒频频释放政治气球,各种互相矛盾的消息把国际上的一些著名的权威媒体,推进了一个难以自拔的泥潭,这一切主要都是缘于今年秋天北京要举行中共的十七大。届时这个惯于黑箱作业的一党专政统治机器,就要进行五年一次的最高权力洗牌。
    
    在16 大胡锦涛虽然获得名义上的最高权力,虽然他是这届班子的"一班之长",但其实际权力名不副实,甚至还不能被恭称为"核心",根本原因是这届班子完全是前任江泽民搭建的,不管是在政治局委员中还是在政治局常委中,上海帮所主导的局面依然是后江泽民时代的中南海的主要政治格局。胡锦涛苦心经营了四年多,朝思暮想要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班底,名副其实的行使用最高权力。如今,能否毕其功于一役, 17 大当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机会。
    
    胡面对的挑战,不仅来自上海帮、北京帮、太子党或党内的其他派系,其中关键的难点还在于如何安排现在的主要合作伙伴曾庆红的去留。胡曾合作,当然是基于互相需求,但短期的和长期的来看,到底是胡对曾的需要多于曾对胡的需要,还是相反?不管怎么说,曾在17 大的去留,不仅关系到胡能否真正成为"第四代核心",而且也关系到,文革结束以后中共高层事实上依靠人事派系(如陈云等老人对邓小平的制约)实行的脆弱的权力制衡,就可能行将终结,第一把手大权独揽的局面有可能复辟。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讲,曾将成为17 大的焦点,深谙中南海政局的政治评论家在本刊撰文提出了曾庆红出路的"李先念模式",即退出政治局核心以后出任国家主席的"前李先念模式"和从国家主席任上退下后担任政协主席的"后李先念模式"。曾庆红到底是象路透社报道的那样,属意于国家主席一职,抑或还有分掌军委副主席的福分,还是如胡锦涛已经规划好的路线图:与胡联手打倒贾庆林之后接任政协主席,当然还有外界没有预料到的奇招……其中的变数实在太大,而且这几个月高层互动又十分频密,在 17 大公报正式宣布之前的最后一分钟都可能还有变化。
    
    "不谋一域,不足以谋全局;不谋一时,不足以谋一世"是曾庆红谋略的写照,环视当今中南海权坛,他也确实是既富有政治实力也不乏雄心万丈,乔石、李瑞环和朱镕基那样的退路,似乎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列,最起码他也能以退为进——通过退出核心权力的"形式",不仅可以为安排 17 大班子获得更多的发言权,甚至还是一个整合党内制约胡温力量的精神领袖("护国公"甚至还是"摄政王")。届时,胡要组建自己清一色班底的夙愿,恐怕还是要大打折扣的。要知道,他的前任江泽民也是一直玩到行将下台的时候,才在 16 大建立了以上海帮为主体的核心班子。
    
    据本刊记者报道,胡锦涛叫停了军队上层的反腐败,同时大幅增加军队的拨款、提升军官的待遇,并且批准了解放军建造航空母舰、用导弹摧毁卫星等等,这不仅仅是他为了笼络军心的举措,同时也是他企图通过让解放军在"大国崛起"中扮演特殊的角色,通过做事来"驾驭"军队,并最终为自己赢得中南海"核心"权威进行铺垫。
    
    胡锦涛最近的非洲之行备受争议,法国的著名中国问题评论家陈彦先生为本刊撰文指出:非洲不少国家虽然徘徊于专制与民主之间,但总起来看,非洲大陆更靠近民主。即使在一些专制国家,公民社会业已相当强大,政治对社会、对言论的控制也达不到中国的程度。在这种大格局下,中国如果有意以"专制集权经济开放"模式与西方进行全方位竞争的话,实际上竞争还未开展,胜负已经先定。这即是所谓中国模式的价值困境。
    
    本期【特稿】刊发了鲍彤撰写的"宗凤鸣追记整理的赵紫阳谈话集";在邓小平逝世十周年到来之际,刊发著名评论家李劼的文章"邓小平:失败的曾国藩";在焦国标《讨伐中宣部》发表三周年的时候,本刊又发表了他为自己的新书《我的话语有权柄》撰写的自序:"青春作伴好还乡"。同时本期以"章诒和抗争与反右 50年"为【特辑】刊出一组文章,以期对这个话题作更深入的探讨;这些都是本期向读者推荐的重点。
    
    当这期杂志上市的时候,正好是迎接农历春节之际,本刊仝人谨向各位读者、作者拜年,祝愿大家新春快乐,猪年吉祥!
    
    附录:
    
    2007 年2 月号《动向》目录(总258 期)
    
    ( 2007年2 月15日出版)
    
    
    
    【长短论】
    
    禁书事件奏起中共挽歌
    
    ——章诒和揭示中国之哀与政改契机
    
    
    
    【京华传真】
    
    曾庆红检讨错失以退为进
    
    ——承认搞宗派活动包庇陈良宇等 争鸣记者□罗 冰
    
    换届诸侯得票超低震惊胡温 争鸣记者□罗 冰
    
    腐化作风依然故我
    
    黄华华政途不稳 □秦奕明
    
    中央医疗组二月三日发出
    
    黄菊病危通知 □陈 飞
    
    文革十大武斗事件档案 □岳 山
    
     编后语:沾满鲜血的档案
    
    
    【小消息】
    
    江泽民办怀旧歌曲晚会
    黑势力渗透七大系统
    毛致用要「再次革命」
    200 干部促李意珍下台
    周正毅向 81名高干行贿
    杭州湾大桥「不合格」
    七亿三峡移民资金失踪
    沪浙苏干部 95%拥两住宅
    17 部委向温家宝要钱
    京官抛售俱乐部会籍
    摧毁地下兵工厂
    山西监狱节日创收
    二百万私企老板入党
    
    【神州内望】
    胡锦涛依靠军队要搞大国崛起……(本刊特约记者)傅清
    军队不反腐已成胡锦涛治国方略
    ——揭开"刘广智间谍案"谜团……(本刊特约记者)柳同
    
    1 月28日鲍彤获准向赵紫阳灵堂致祭……(大陆)姚监复
    
    【官場瞭望】
    曾慶紅成爲十七大焦點……(大陸)胡和新
    胡曾分权与五代分派……鲜卑雁
    
    【政坛迷津】
    
    胡錦濤和曾慶紅到底誰掌權对中國更有利?……張三一言
    张戎所不知道的故事:
    毛泽东身边的"政治婊子"…… 南匈奴
    
    【特稿】
    宗凤鸣追记整理的赵紫阳谈话集……(大陆)鲍彤
    【军方异动】
    党指挥航空母舰?……(美国)方觉
    刀光劍影還是韜光養晦:
    江胡权力斗争有可能导致军队失控……林保華 2
    
    【特辑:章诒和抗争与反右 50年】
    五十年前那一阵风……管见
    1957 年北京大学的民主开拓……(大陆)吴庸
    章诒和们夺回父辈手中失去的自由……(大陆)陈山
    章诒和与乌书林:
    
    当代知识分子的道路选择……贾悲文
    "主旋律"新紧箍咒引发新抗议……(大陆)江河水
    
    【大众议院】
    平等是和谐的前提……石巍
    中共撒錢亡國喪邦……覃州子
    别对中共自愿一分为二抱幻想……胡孟德
    
    【香港焦点】
    評我會做好呢份工的競選口號……张滔
    香港是我们沟通中文世界最合适的地方
    ——致辭"文學之夜"……葉爾利˙格魯沙
    
    【台湾话题】
    李登輝的台獨路線大轉彎……(台湾)金波
    李登輝的震撼……(美国) 楊力宇
    
    【英伦来鸿】
    没有党外民主,党内民主没有可能 ……(英国)胡少江
    
    【北美轶事】
    
    賴昌星的遣返之路有多長 ……(加拿大)盛雪
    未来战士的本色:阿诺·施瓦辛格……(美國)程凯
    
    【专题:中国新闻松动了?】
    評國務院的新規定 ……(大陆)鮑彤
    谁是中宣部和新闻出版总署的 "郑筱萸" ?……(大陆)昝爱宗
    " 无国界记者" 年度报告里的中国新闻状况……浦昔秋
    制度建设,从博客开始……(大陆)张耀杰
    
    【国际舞台】
    波兰天主教会的政治地震……(美国)程映红
    胡锦涛出访凸现中非合作的价值困境……(法国)陈彦
    
    【经世济民】
    中国疯狂股市背后的秘密……草庵居士
    
    【艺文长廊】
    民主、平等、和谐与"政治玩笑"
    ——喜欢你,才和你开玩笑……(大陆)沙叶新
    "凭巴金一句话,他把原稿烧了!"
    太惨烈的真话能不能讲?应不应讲?……(大陆)姚监复
    
    【书坊探幽】
    
    "东方不亮西方亮"
    ——有感于《何家栋文集》在美国出版……子曰
    《我的话语有权柄》自序
    青春作伴好还乡……(德国)焦国标
    
    【 史海钩沉】
    邓小平:失败的曾国藩…… (美国) 李劼
    
    【共运史话】
    越南即将发生重大变革……(越南)张明
    
    【粤省通讯】
    
    《南都》重评"南巡"盼政治改革……(大陆)朱健国
    深圳人献策将深圳划给香港……未撇
    
    
    【作者回应】
    也反思'保钓'运动……(美国)朱学渊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2/2007021513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