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晓竹:十七大应该变灯
(博讯2007年07月08日发表)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十六大以来,胡锦涛的执政路线是“左灯右转”,也就是亮左转灯而向右转。实践证明,这个办法行不通,容易转入恶途黑道,增加翻车风险。比如,广东的张德江,山西的张宝顺,堪称“先进性”的旗手,胡的封疆大吏。“二张”实施“左灯右转”,结果如何?广东与山西,一南一北,一穷一富,风马牛不相及,却不约而同地转黑变恶。广东的群体事件众所周知,山西的黑砖窑也很著名。总之,凡搞“左灯右转”的地方,穷也黑,富也黑,百姓苦不堪言,社会动荡不安。所以,十七大应该变灯,关闭左灯,打开右灯。右灯右转,才好上路。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必须“右灯右转”呢?孔子说的好,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五年以来,胡锦涛办不成事,原因就在这里。事实上,中国已经是阶级社会,这一点无庸置疑,即使真先进来了也不能改变,更遑论胡锦涛是个假先进。所谓“变灯”就是承认阶级社会的现实。实在说来,无阶级的社会是空想社会,一如无污染的环境是空想环境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因之,只有承认阶级社会的现实,才能名正言顺地化解阶级矛盾,一如只有承认污染的现实,才能名正言顺地控制污染排放。但是,明明有污染而不承认污染的存在,无异于让污染泛滥失控,这就是胡锦涛“左灯右转”的可恶之处。
    
    有鉴于此,十七大应该承认,中国不是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是处在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未来的改革开放要基于这个事实判断,而不应建立在虚幻的社会主义的假设之上。换句话说,资本主义有文明与野蛮之分,有低级与高级之别。什么是低级野蛮的资本主义呢?在我看来,没有人权法制的资本主义就是低级野蛮的资本主义。什么是高级文明的资本主义呢?具有人权法制的资本主义就是高级文明的资本主义。显而易见,胡锦涛“左灯右转”的治国方略并不能超越资本主义,反而束缚中国进步的脚步,甚至延长比资本主义更野蛮的封建奴隶制的寿命。
    
    胡锦涛的“左灯右转”说到底是一种政治欺诈术,连蒙带骗,外加吓唬。但是,中国已经变了,老百姓不是二十年前的老百姓。首先,民智已开,谁比谁傻多少呢?靠政治诈欺,难过关啊。其次,民力渐强,谁也不怕谁,压是压不住的,把公安武警与军队都用上,也无济于事。因之,共产党内的有识之士必须反胡之道而行之,大胆创新,开辟文明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最近,胡锦涛发表“六·二五”讲话,提出了“四个坚定不移”,有纠左趋中的意味,这一点应该肯定。但是,离变灯的要求,还相差很远。
    
    其实,变灯的门槛非常低:一是面对现实,实事求是,二是改良现实,名正言顺,如此而已。换句话说,放弃鸵鸟政策,就是关闭左灯。承认现代资本主义文明的核心价值,认同自由民主法制人权,老老实实补课,实实在在改良,就是开启右灯。如此一来,改革开放才能实事求是,才能名正言顺,一句话,才能尽快超越十九世纪低级野蛮的资本主义。十七大变灯,不但对中国有好处,对共产党也有好处,如同开闸泄洪。但是,机遇期稍纵即逝,拖延至十八大,就要炸坝泄洪,届时伤人必多。
    
    由此观之,当务之急不是空谈党内民主,而是落实党内自由,即独立思考,实话实说。十七大未必能出一个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但出一个宋楚瑜,应该是可以的。此人官不必太大,资历不必太老,重要的是拿出彭德怀讲真话的勇气,为民请命,这就够了。也就是说,即使在民主集中制的范畴之内,如果十七大的党代表能自由表达,能自由提案,能秘密投票,能少数服从多数,这个灯就可以变过来。这样,共产党就可以重新出发。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http://www.rfachina.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0817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