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不以为耻的国耻
(博讯2007年07月11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今年是“七七事变”七十周年,七十年前的今天,日本军队打进了卢沟桥,暴发了抗日战争。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在同盟国的支持下,经过八年的浴血抗战,才取得了胜利,但是为此中华民族却付出了沉重巨大的代价。“七七事变”是中华民族不能忘记的国耻之日。但是在这样一个国耻日里,中国政府既没有举行纪念集会,更没有降半旗为国举哀,中国的权贵阶层依然是纸醉金迷,中国底层百姓遭受着被当亡国奴还要沉重的灾难。
     (博讯 boxun.com)

    今年“七七事变”纪念,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一部由美国人推出的《南京的梦魇》的纪录片在中国首映。作为中国的国耻日,由美国人来推出一部纪念这个日子的电影,本已是一种耻辱,但更让人感到耻辱的是,这部在美国已经轰动的电影在中国竟然得到冷遇。特别是再现这场大屠杀的南京,它的影厅里出奇的冷清,中国人对国耻的麻漠到了连当看客都懒得的程度。
    
    一个民族的耻辱感,是要依靠国家政权不断地去激发的,更依靠政权的力量,将那耻辱详细地纪录下来,让一代一代的人记住它。但是中共执政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于“南京大屠杀”这样一场大规模的种族屠杀,却没有认真地去进行调查,只是非常笼统地说屠杀了三十万,完全没有一个一个被屠杀者的真实姓名。在西方所有的参战国家,所有死亡的军人的名字,都是刻在纪念碑上。唯独中国没有这样的纪念碑,所有的纪念碑都是无名纪念碑。从而导致日本政界学界至今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由着中国政府的冷漠,导致了这场大屠杀的追踪和研究,反到成了海外史学家,作家,电影导演的一个领域。
    
    一九九七年,一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出版了《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这位出生在美国的华人青年,她说她的父母亲曾给她讲过“南京大屠杀”,但是她在图书馆却找不到可供大众了解的书籍,她决定自己来写这样一本书。她说身为华裔,“我写这本书完全出于愤怒。我们如果忘记南京大屠杀,等于遭受第二次屠杀”。她的这本书完全是用历史研究的方法来写的。这本书后来对朗恩 乔瑟夫拍摄《南京的梦魇》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于南京大屠杀,如果说身在大陆的中国人不关心这场大屠杀,那也不是事实。近年来中国拍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电影也不下五六本,但是均非严肃的史料性的纪录片,而是娱乐性很强的故事片。如胡子牛导演的《南京大屠杀》的主线,竟然是一个中国人带着一个怀孕的日本妻子在饱受离乱之苦后,在南京大屠杀中遇害。完全没有对那段屠杀的历史应有的严肃态度和沉重感,说得重一点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而朗恩 乔瑟夫作为一个外国人,为了拍摄《南京的梦魇》这部片子,则是历经二十年的资料搜集,十年的制作时间,十余次的修改来完成的。中外拍摄“南京大屠杀”的两相对比,我们只能感到汗颜和羞耻。
    
    “七七事变”国耻之日,中国权贵们在利欲熏心中早已失去了耻辱感,他们在对日关系中,不是煽动中国民众盲目地去“反日”,就是无原则地去营造“中日友好关系”,从来没有认真地去对待那段历史,让那段历史成为中国的国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1112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