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纸馅包子”和中国的媒体
(博讯2007年07月23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北京电视台播出”纸馅包子”新闻后,立即为各大媒体广为转载。如此异想天开的造假,虽然电视台采取了非常平缓的报导语气和不经意的报导方式,但是还是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震动。人们为目前中国的道德沦丧愤懑之余,也为防不胜防的伪劣产品感到无可奈何。但没有想到是几天以后,这条新闻戏剧性地发生了变化,被中央有关部门指为造假新闻。据称这条假新闻为电视台的一名临时工訾北佳自我泡制的。为此北京电视台作出了公开道歉,制作者被公安刑拘,有关领导被撤职,中国记协负责人对此案表示,“北京电视台“纸馅包子”假新闻事件是中国新闻界的耻辱,已严重干扰了社会生产和社会秩序,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社会影响,负面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博讯 boxun.com)

    对于还愤慨于在这起纸馅包子事件中的人们,对如此乌龙事件一下子实在难以接受。但是在冷静下来后,大多数人依然倾向于这条新闻为真实的新闻。因为人们是通过现实生活来推理判断新闻的真实性的,在灌水猪肉,老母猪肉,病死猪肉充斥于市的今天,再来一个纸板猪肉,虽然是意想不到,但仍在“情理之中”,因为卖病猪肉其对消费者的危害一点都不下于“纸板猪肉”,纸板猪肉虽恶心,还不置人于死地,病猪肉那真的是谋财害命的。所以当纸馅包子的新闻出来后,人们并不觉得耸人听闻而难于接受了。人们不相信这条新闻为假新闻,和当时推论这条新闻的真实性同样是基于生活的真实。虽然这条新闻也许是一条泡制出来的新闻,但是他的灵感却来源于社会的现实生活。一条新闻如果没有社会现实作为基础,是不会被人接受的。如果”纸馅包子”的新闻出在食品安全的西方社会,人们只能把它当作愚人节的笑话。
    对于纸馅包子的这条新闻本身到底是真是假,我们无从裁定,但是在中共的新闻史上,为一条假新闻如此兴师动众,到是从未听说过。因为,中共造假的新闻可以说是不胜枚举,当年亩产一万斤的假新闻都制作过,至于“雷锋日记”“张海迪事迹”这些全部虚构出来的新闻,从来都没有人为其担责负过。那些每年统计出来的经济数据,更是没有一个真实的,都是根椐需要编制出来的,中共又何曾为其辟谣过,那么为什么中共对一个小小的“纸馅包子”新闻如此兴师问罪呢?因为当下中国正值进入奥运特别敏感时期,有处在全世界都发现了中国置人与宠物之死的食品的安全问题,而中国内地的食品劣质和造假早已泛滥成灾,这条新闻以其匪夷所思的创意,恰好成了食品安全问题的新闻眼,直接影响到了北京的声誉,威胁到了北京奥运的召开。
    如果说“纸馅包子”的新闻是一条泡制的假新闻,那么责任也并不在泡制这条新闻的记者和编辑,因为长期以来,中共就不许新闻媒体采访真实的新闻,而是要求新闻媒体根椐政治需要来泡制新闻,久而久之中国的新闻人员已经习惯了泡制新闻。在假商品随处可见的今天,泡制一条有关食品问题的假新闻有什么不可呢?但是没想到这条新闻由着真实作为基础,不但被人们普遍接受,而且还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正所谓假作真是真亦假。这次处理“纸馅包子”事件由记协,而不是由其主管单位中宣部出面,也说明了中共自己都不好意思来指责这条新闻为假新闻了。因为无人不晓最大的制造假新闻的单位正是中宣部。中宣部给媒体所设的禁令可以说堆之成山,贪官污吏不能报,群体事件不能报,政治事件不能报,宗教事件不能报,只能报导领导人的“光辉形象”和中共的“丰功伟绩”。中国媒体几乎所有的报导都是由中宣部作出内容指令后,再由记者编辑去泡制的。如果说这条新闻真的是假新闻,那么始作甬者正是中共自己。
    把“纸馅包子”说成是假新闻,可以说疑点重重,首先当事人訾北佳没有出来说话,訾也并不是报导所说的是一名电视台的临时工,而是从中央电视台转调过来的大牌揭黑记者,制作过许多有关市场伪劣产品的新闻。另一方面作为北京电视台的焦点节目,在中共如此严格的新闻审查制度下,凭一个记者的权力,完全没有可能搬上屏幕的。再则这个节目也是在工商部门配合下进行的。如果是造假新闻的话,那也是许多部门共同参与的结果,而非訾个的行为。从种种的迹象来看,从社会的现实来判断,我们有理由说“纸馅包子”新闻,正是一条难得的真实新闻。因为做惯了假新闻的中共是不允许真实的新闻存在的,任何一条细小的真实新闻,都有可能成为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共对“纸馅包子”新闻所采取的强烈处理行动,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7/2007072322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