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建了大坝中国依然水深火热
(博讯2007年08月01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今年入夏以后,中国几大流域暴雨不断,洪水泛滥成灾,受灾人数已达一亿二千万以上。死亡人数达700百多人。重庆,四川,新疆,广西,湖北等省受灾十分严重,而重灾之中的重灾区则是长江上游的重庆,整个重庆都成了一片汪洋泽国,连它的主城区都不例外,七百多万民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为此,胡锦涛也到重庆视察灾情。为何重庆的灾情如此的严重呢?据说是因为遭受了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的暴雨。但是当年建三峡大坝的一个重要理由不就是大坝建成后,能抵御百年的特大洪灾吗?但是大坝建成二年来,去年第一年,重庆遭受的是特大干旱,庄稼枯死,人畜吃水都十分困难,而且气温之高是历史上所没有的。原因专家已经指出,是因为大坝建成后,使重庆形成铁桶效应造成的。如果说这个热浪和干旱的后遗症事先没有想到的话,那么抵御百年洪灾,却是实实在在写在三峡建设的目标上的。
     (博讯 boxun.com)

    重庆是一个山城,又是三江交汇之地,占尽地理之优势,再大的暴雨,水都可以自上而下畅流入江,但是由着三峡大坝建成后,大大地提高了水位,造成水位顶托,雨水不能渗入江中,致使重庆遭受“没顶之灾”。三峡大坝对重庆造成这样的祸害,许多人都说没有想到,总以为只要三峡大坝建成后,中国长江流域的洪灾就会万事大吉了。现在三峡建成时仅仅二年,三峡所呈现出来的问题,三峡不但没有成为防治洪灾的水利工程,而恰恰成了发生洪灾的原因。如果说我们的水利专家没有预测到这样的问题,那么我们只能怨我们的科学水平还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但是所发生的问题是中国的水利专家是早已预见到的,仅仅是为了讨好好大喜功的中共当权派,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而放弃了作为科学的良心而主张三峡工程上马的。在众多的水利专家中唯有黄万里教授坚持科学的判断,反对三峡工程上马,他曾六次给中央领导和有关部门写信,痛陈三峡工程的弊害,但是他的一腔为中华民族的热血,和坚持科学的态度,却被打成“右派份子”扔入冷宫。最后在三峡将全面上马之际,他泣血要求中央领导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让他陈述三峡大坝不可建的道理,结果他的要求如泥牛入海毫无信息,直到他含冤去世。黄万里教授在他弥留之际还喃喃地呼着“三峡不能建,三峡不能建”。2001年8月27日这位穷毕生精力反对三峡上马的水利专家离开了人世。几年后,三峡大坝所带来的巨大灾难一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发生了,如果他在天有灵,又如何能够安宁呢?
    
    重庆的旱灾,重庆的洪灾,三峡大坝所造成的危害可以说还刚刚开始。它的危害到底有多大,时间会有最好的证明。当有一天,三峡大坝对中华民族的危害到了如黄万里教授所说的那样,不得不炸掉时,中共和那些为了个人私利纵容中共去建三峡大坝的专家们,也成了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8/2007080113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