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易宪容/大量溢出的财富涌向哪里?
(博讯2007年08月28日发表)

    
    
     前些时候,我曾写了一文章,指出了中国经济正进入全面的资本化过程。在这过程中,那些沉睡了几千年的土地、那些企业固定资产、那么企业、个人、政府未来收益都以折现或资本化的溢出。对于大量的财富溢出,当然是社会经济发展与繁荣的好事,但是我们的政府必须密切关注这些溢出的财富是如何分配的,这些涌流而出的财富是流向了哪里?如果不对此密切关注,那么我们社会面对的矛盾与冲突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博讯 boxun.com)

    
    大家可能会看到,这几天,各上市公司的半年报纷纷地公布,其成绩确是喜人。不仅垄断性企业的“业绩”快速增长,而且不少金融机构的“业绩”更是惊人。全银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业绩增长期。大银行业绩喜人,小银行业绩也毫不逊色;而国内各家保险公司的业绩同样是成倍、成几倍的上涨;再来看国内的证券公司,有不少证券公司上半年就赢利几十亿元,业绩成百倍的成长,甚至于比成百倍增长还要高。对中国的证券公司来说,早几年是全行业亏损,现在则一夜之间就由野鸡变成了凤凰;对于中国基金公司来说,其业绩更是不知道天上哪里掉下的馅饼,今年上半年的赢利竟然达到3100多亿元;再来看国内房地产企业,在一线城市房价快速飚升的情况下,不少房地产开发商说赚钱赚得不好意思了。中国一些房地产公司其市值早就超过美国大的房地产建筑商了。
    
    也正是这些企业的成绩辉煌,相关行业管理者工资水平也在大幅的提高。在2006年,看到平安老板及深圳发展银行总经理的工资高,一般人心中都会感觉太高了,怎么样一个人的工资能够高于国内一般民众一千倍以上呢?且慢,今年上半年这个纪录早就会被证券公司的高层管理者、被中国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打破了。据悉,就今年股市的成长来说,不少证券公司的高层管理与不少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及高层管理者,如果按照年初的合同,他们不少人的工资水平也要迈入千万元以上工资收入阶层了。而且,就今年股市的行情来看,今年证券、基金及保险业,不少这些金融机构的高层管理者都进入这个千万甚至于几千万工资收入的阶层。早几年我们一直都在关注房地产市场的富豪涌出,今年则不仅房地产而且中国大量的金融机构也会富豪涌出了。当然,他们与房地产开发商比还是会低一些档次。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国内不少企业在一家一家的破产倒闭,国内绝大多数居民的收入水平仍然处于极低的水平上。我前几天到东北的一个城市,当地人就告诉我,一份600元工资的工作,都有很多人在竞争这样一个职位。即使在北京这样一个经济十分繁荣的城市,不少新毕业的大学生,其工资收入在一千元也就是够理想了。更何况我们不少农民工,他们的工资水平及工作福利更是处于十分低下的水平上。昨天,有一个日本朋友来找我,他告诉我,日本人均GDP是四万多美元,而中国人均GDP不足2000美元,日本GDP是中国的20多倍,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中国不少金融机构管理人员的工资水平足以高于日本相应的金融机构管理人员了!
    
    这是一个什么问题,是我们金融机构管理者真的有这样的智力、能力等可赚得这份高收入了吗?是因为他们的收入太高而要他们的机构不履行相关的合同吗?是因为我们绝大多数居民及农民不努力工作而必须拉大这样的收入分配差距吗?是因为过去一直在强调的灰色收入设租寻租太多吗?等等。这些都不是。中国的情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近,看到一则报道,民政部会同财政部下拨1.65亿元中央自然灾害生活补助费,帮助前期遭受严重台风和洪涝灾害的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和山东等5省解决受灾群众生活困难。1.65亿元看上去是很大一笔款项,但这可是几个省无数个民众受灾的救助款。如果把这样的一个镜头放在今年金融机构的高层管理者的收入水平面前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差!难道我们的良心就不能够动一动吗?
    
    在此,我们所关注的并不是今年金融机构高层管理者收入水平有多高,既然有合同在先,严格的履行合同也无可非议。我们所关注的也不是今年的财富为什么会涌流向金融市场?我们关注的是,这种财富的涌动是在制度化、合法化的外衣进行,是大家认为的市场化使然,就如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出现的情况一样。前几天,有一个记者电话问,对于房地产开发商持有房子不卖,政府为什么不采取政策?我就对她说,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中,任何商人都有权利对自己持有的商品卖或不卖,他们也有权利什么时候卖或不卖。因此,对于开发商持有房子不卖,这完全是市场的行为,政府是无能力对此做些什么。关键的问题就得看,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为“政策市”的情况下,为什么政府没有能力让房地产开发商手中的房子尽快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他们这样做,完全是政府政策下所导致的结果。
    
    在这里,我们回到金融机构的高层管理者,如果说,正如有人告诉我的那样,我们一大批的金融机构管理者真的能够获得那样高的收入,在现行的制度是市场的使然。但是作为“政策市”股市市场,政府为什么就不检讨一下目前这样的制度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我们政府设定的制度安排在制造整个社会财富严重两极分化,而不是让整个社会财富越来越合理分配?可以说,目前中国的股市这种疯狂的飚升,完全是政府政策的结果。
    
    而且,就目前中国经济情况而言,政府政策着力越多的地方,其财富越是在短期内涌流向少数人手上,房地产市场是这样,股市也是如此。别看我们的房地产市场有不少投资者在房地产市场赚到了不少钱,但是这些都是建立在牺牲绝大多数人居住福利水平的结果。别看,目前我们股市中的不少投资者现在的收益也不错,但是在机构投资者占44%(如果加上上市公司其比重更是会提高),不少投资者已经无法离开这个市场的时候,当整个市场只能发出一个涨、涨、涨的声音的时候,那么中小投资者面临的风险也就近了。而对于机构而言,假定机构的主事者赌输了,他们可以辞职走路,但对中小投资者来说,全部责任只能自己承担了。
    
    总之,在两大“政策市”,中国经济巨大的财富溢出,不是让全体人民来分享其成果,而是以制度化的方式让少数人在短时间内聚集整个社会的财富。这些溢出的财富在短时间涌向少数人。这些完全是“政策市”的结果,政府如何不深刻地反省这些政策,不修改与完善这些政策,那么中国收入分配的不公会进一步加剧。这就是问题所在。
    
    “苦难的中国”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8/2007082816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