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博讯2007年10月03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最近,缅甸发起了一场规模巨大的反抗缅甸军政府的抗暴运动,这场运动的先声是缅甸的的僧侣。由于缅甸的僧侣身穿深红色的袈裟,也有人把这场运动称为“番红色的革命”。这场运动的引发原因,是这些年来在缅甸军政府专制腐败的统治下,民不不聊生,人们处在半饥饿的状况之下。而军政府人员却是挥金如土,其首脑丹瑞的女儿结婚就耗费五千万美元。今年八月以来,缅甸又开始了从燃油到生活基本用品价格的大幅度上涨,使本已处在水深火热之下的缅甸民众无法生存下去。面对着这一切,缅甸的僧侣们决定不能再保持沉默,他们离开了寺院,走上街头,为民请命。
     缅甸作为一个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信仰佛教的国家,僧侣有其特殊的地位,他们不但受信众供养,也受政府的布施,许多佛寺都是依靠政府拨款修建,僧侣上街抗议前,政府也曾提出给僧侣增加布施,但僧侣不为利益所动,拒绝政府布施。僧侣们向军政府表示,抗议活动并非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而进行的,只要是政府不改变民众现有的生活状况,他们的抗争就不会终止。缅甸僧侣,作为在缅甸的精神阶层,生活要比普通百姓要好得多,但他们不能忍受供奉他们的民众处于饥寒之中。他们拒绝了政府的布施,开始了他们的抗争,他们以“缅甸佛教联盟”的名义,指政府已成“人民公敌”,号召人民起来清除缅甸军事独裁者的统治。游行至被软禁的缅甸民主运动的领袖昂山素姬公寓前向她示意。并到达有着国家象征意义的“瑞光大金塔”举行集会。“瑞光大金塔”是缅甸具有历史传承的人民反抗暴政之地,如同中国的“天安门广场”。 (博讯 boxun.com)

      缅甸僧侣在国家危难的时刻,带头站出来号召人民起来抗争,是有着其悠久历史的。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为了反抗英国殖民统治,恢复佛教净土,僧侣们曾经号召人民起来推翻英国殖民统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场震惊全球的民主运动也是由僧侣所引导的。一年后一九八九年中国所暴发的那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也是受到八八年缅甸的民主运动的影响,许多参加这场运动的学生,都曾经在电视中亲睹了缅甸民主运动激荡人心的场面。因此,缅甸僧侣的那种担当社会道义,肩负民众苦难的佛悲慈心是历来已久的,是缅甸社会作为佛国慈地的最为珍贵的精神财富。
     从缅甸社会所发生的这场“番色革命”来看,当今的中国也存在着几乎相同的问题。但中国二十年前那场血腥镇压,使中国至今还没有恢复民主元气,中国的知识份子在沉浸于一段时间的悲哀和颓丧以后,一头扎进了享乐主义,和与狼共舞的犬儒主义人生之中,只满足于自己的小康生活,沾沾自喜成权贵集团的门客和帮闲。完全放弃了社会的道义和责任,更不顾中国底层老百姓的生活已贫困到了何种样的程度,同样也不顾于中国的大好河山已被折腾狼藉到何种样的程度。缅甸僧侣们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而中国的知识份子们二十年后却变成了一条可怜虫。
     一个国家也好,一个民族也好,总有一种道义的精神传承,这种精神传承往往存载在一个阶层中。缅甸是一个佛教国家,他的精神存载在僧侣身上,中国是一个儒教国家,存载在儒家身上。但在“六四”镇压以后,作为一个阶层的精神已成了中国的绝响。虽然仍有不少异见人士还在为民众的苦难泣血呼号,但已不再是像缅甸僧侣一样,是一个阶层在担负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道义,只是个人的道德良心,作为一个中国人对国家责任的背负。在一个民族几亿人的苦难到了难以生活下去的时候,一个泱泱大国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英雄人物,在默默地背负着,本应该由一个团体,一个阶层所背负的责任,这不得不说是中国的悲哀。
    缅甸和中国一样,都是深受专制政权统治之苦的国家,缅甸的僧侣们能抛弃自身的利益,为苦难的民众背负道义责任,应该成为中国知识份子群体的羞愧,中国的知识份子应该从羞愧中重新站起来,担负起应有的责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0/2007100314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