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田宝兰致十七大即将当选的中共新的领导集体的一封信
(博讯2007年10月13日发表)

    
    田宝兰致十七大即将当选的中共新的领导集体的一封信
     各位新当选的中共中央领导成员 (博讯 boxun.com)

    我是2001年西安特大现金被盗案事主田宝兰。一个事实非常清楚已经被宣布告破的案子,经过两届中央和各级领导的批示督办至今得不到解决。涉及批示督办的省级以上单位6个10多位领导,对付不了西安市公安新城分局这个科级单位。现在就看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决心和功夫了。此外也就是这个科级单位曾参与制造了臭名昭著的“西安孟晓霞精神病”案。一个20岁的女青年因为保护企业财产,被其所在单位权贵和新城区公安分局联手18年6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法院已经判决,新城分局至今拒绝认错并承担责任。
    2001年6月19日,我经营的“西安常记打边炉”饭店191万元现金被盗。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组织了强有力的刑警队伍进行办案。通过现场勘察、指纹测定和目击证人证实,很快得出了下列结论:1、191万元现金确实被盗,是通过钥匙打开保险柜取走现金的;2、能用钥匙打开保险柜的只有我本人和饭店雇佣的副经理张成东,并排除了我本人报假案的可能性;3、现场勘察、指纹鉴定锁定了张成东,目击证人证明看见了张成东作案的过程;4、我国最权威的心理测试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伍伯欣教授测试肯定了张成东和其同伙梅陆军是作案人,测试结论的描述与上述1、2、3点结论,特别是目击证人的描述完全吻合,并建议立即对张成东和梅陆军实施拘留。在办案人员安排下,我与已被控制的张成东会见时,张成东承认梅陆军也参与了作案,还建议我向办案人员举报。张成东姐夫陈大海多次约我交涉,恳求我把张成东保出来,他保证让张成东把钱全部还给我。7月13日,案件负责人新城分局刑警副大队长邓军虎和中队长王斌当面告知我案子已破,作案人确定是张成东。7月14日,又确定了梅陆军参与了作案。7月15日,邓军虎提议私了,让我和张成东之间形成借贷关系,让张成东给我写个借条,这种结案方式被我拒绝。就在我焦急地等待正式结案,等待检察机关对张、梅二人正式批捕,拿回我被盗的巨额现金,并准备通过实际行动对新城公安分局表示感谢时,突然得知新城公安分局以证据不足释放了张成东和梅陆军。后来又得知新城公安分局曾向新城检察院申请批捕张、梅二人,被检察院拒绝。就在案件侦破工作发生逆转时,新城公安分局几位积极参与办案的人员被调整或调离,不让再了解参与案件。涉及到案件的核心证据被销毁。现在已进入第七个年头了,新城公安分局既不积极办案,也不作出任何结论。2002年,我在督办案件的过程中,又被西安市公安局刑警柏玉善以帮助我破案为名诈骗29.5万元。柏玉善已被判刑,但判退的29.5万元至今分文未追回。
    从2001年9月张成东、梅陆军被非法释放后,七年来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督办、上访。从中央到陕西省、西安市各级机关各级领导批示,案件至今没有突破。2005年8月,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雷鸣放召集市、区有关办案人员专题研究解决。在专题会上,我陈述了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种种违规、违法情况,提交了我掌握的全部证据和证据线索。雷鸣放厅长要新城公安分局限期侦办、结案,但新城公安分局除退还了在办案过程中以各种名义向我收取的6.5万元费用中的2万元外,在侦办案件上没有任何作为。最高检察院影视中心对此案进行过采访调查,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在全国范围内报道,其中中国公安大学伍伯欣教授和中国政法大学刑法研究室主任洪道德教授作了案子应该告破的明确结论。2005年在清华大学北京十几位著名法学家和律师也对本案作了专题研讨。
    这么一个重大的已经宣布告破的案子,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逆转,从以下犯罪嫌疑人亲属的身份和在此案中的活动就可看出一二来。
    陈大海——犯罪嫌疑人张成东姐夫,西安飞机制造集团试飞研究院公安处处长,与多名办案人员系陕西警官大学同学。案发后公开站出来进行活动,其中包括多次动员我把张成东保出来,他负责让张成东把钱还上,并向我举报梅陆军也参与了作案。为了转移案件方向,歪曲案件性质,向办案人员和各级公安机关栽赃、传播我与张成东有什么男女关系。案发前一个月,曾向我本人了解和掌握了我多年经营收入和帐目的情况。现金被盗的同时,全部帐目也被盗。从整个案件发生前前后后的情况来看,陈大海应被列入直接参与盗窃案策划的重大嫌疑人。
    田平利——犯罪嫌疑人梅陆军姐夫,案发时任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现任陕西省高院副院长。案发后多次公开到新城公安分局干预办案,是已经告破的案子突然发生逆转的关键人物之一,是上级机关和领导多次批示督办未果的关键原因之一。
    梅淑慧——犯罪嫌疑人梅陆军之姐,田平利妻子,西安市新言律师事务所律师。与案件负责人新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刘西平原系新城区政府同事。多次公开干预案件进展,也是案件发生逆转的重要人物。
    从2001年9月至今对此案作出过批示督办的主要国家机关和负责人有:
    2003年,栗战书——当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陕西省委常委,现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
    2003年,祝春林——当时任公安部纪委书记。
    2004年,赵正永——当时任陕西省政法委书记、陕西省委常委。现任陕西省常务副省长。
    2005年,中央军委政治部、公安部。
    2006年,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陕西省纪律检察委员会。
    2006年,陕西省政法委。
    在办理此案过程中,涉及违规、违法的办案人员
    魏文俊——案发时任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局长
    刘西平——案发时任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
    邓军虎——案发时任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王斌——案发时任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
    许俊启——案发时任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警大队刑警
    苗东——案发时任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刑警大队刑警
    穆文修——案发时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分局局长,其情况全部由陈大海提供
    
    
    
     田 宝 兰
    
    2007年10月13日
    联系电话:13892873938
    
    后附: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中央军委
    胡锦涛主席
    郭伯雄副主席
    曹刚川副主席
    徐才厚副主席
    我是“2001年西安191万元特大现金被盗案”的苦主、转业老军人田宝兰。2005年5月我曾就西安司法系统黑恶势力陷害、打击我的情况致信各位。随后陕西省常务副省长以及省政法委、省军转办等部门的负责同志就此作出了批示,陕西省公安厅主管副厅长2005年8月就此案组织了专门的接访。鉴于目前这个明明白白的惊天大案在拖延了5年之后,正面临继续被拖延的危险,我不得不再次致信各位,请对此案继续给予过问,同时也向各位通报我和我的支持者调查的陕西地区涉及军人权益的惊天动态。
    从2005年5月下旬开始,在中央军委和陕西多位负责同志的批示下,原来承办此案的西安市新城公安分局再次启动了原有办案班子重新对我的案件进行侦察。令人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分局负责人及办案人员不断向我承诺积极办案,却不采取有效的侦察措施,对我多次提供的重要线索也不追索侦查。犯罪嫌疑人张成东用盗窃的钱买车、买房,开药厂办经营;另一犯罪嫌疑人梅陆军成天在家逍遥自在过日子。我需要明确向各位反映的是,这是一个在西安地区人所共知的2001年案发不久就破获了的案子。我用下列情况较详细地说明这一点。
    一、本案2001年6月19日发生后,新城分局办案人员根据除我本人之外只有张成东(我店雇佣的副经理)有条件打开保险柜的情况,以及其他初步侦察的结论,确定了张成东为主要犯罪嫌疑人,当天就带走并提审了张成东。
    二、6月20日,张成东姐夫陈大海(时任西飞集团试飞中心公安处负责人)三次电话约我谈话。见面后先告诉我是梅陆军(张成东朋友、无业,曾因贩毒、吸毒、盗窃被多次劳教判刑)怂容了张成东作案。后又告诉我是梅陆军作的案,在我否认梅陆军无法单独完成作案后,陈大海承认张成东也参与了作案。
    三、6月21日,在办案人员安排下,我到张成东被监视居住的宾馆给张送饭。张成东告诉我,有梅陆军参与,并恳请我告诉办案人员。
    四、7月13日下午1点到4点,新城分局邀请我国著名心理测试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伯欣教授主持对张成东和我本人做了心理测试。武伯欣教授当场了排除了我报假案的可能,确定作案人员就是张成东,并指出测试结果与侦查、审讯结果一致,并要求办案人员把张成东抓起来。
    五、7月13日晚8时,办案负责人当着多名办案人的面告诉我案子已经破了,我当时感动得下跪致谢。
    六、7月13日晚10时,梅陆军匆忙找到我并告诉我说,一办案人员告诉他,案子已经破了,确定是张成东。在办案人员安排下,他与张成东见了面,张成东要梅陆军赶紧找人救他,张成东并提出要田宝兰出面营救他。
    七、7月14日下午,新城分局又对梅陆军、张成东的其他几位朋友和我店职工做了心理测试。武伯欣当场认定梅陆军参与了作案,并指出这也与侦查、审讯张成东的结论一致。排除了其他人作案的可能性。梅陆军当场被刑事拘留。
    八、7月14日晚8时,梅陆军的姐夫田平利(时任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现任陕西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及夫人梅淑慧(西安市新言律师事务所律师,与办案主要负责人曾为新城区委同事)到新城分局要求办案人员释放梅陆军,并与分局负责人接触。
    九、7月15日,新城分局办案负责人建议我与张成东、梅陆军之间形成借贷关系,以利案子尽快了结,尽快从张成东、梅陆军把钱追回来。我当时拒绝了这个建议。
    十、8月1日,陈大海再次约我谈话,提出让我把张成东和梅陆军保出来,让张成东、梅陆军把钱还给我,他们全家会感谢我。并说他会让办案人员带他见张成东,同时提醒我,要提防梅陆军把分的钱弄光。
    十一、8月初,在我店门口的摆摊裁缝向我店职工及办案人员证实,6月5日清早,张成东提一个旅行袋离店。这与办案人员和我推算的失盗时间相符,与张成东与外界电话联系的记录相符,与武伯欣教授对张成东测试后得出的“钱是一次性拿走的,用的是旅行袋,放钱的地方还有人知道”的结论相符。
    十二、8月23日,田平利再次到新城分局,与分局负责人及案件负责人交涉。
    十三、8月30日,一个办案负责人员告诉我,他们已两次向新城区检察院报捕张成东和梅陆军,检察院不批,田平利给检察院做工作了,并说“如果不是田平利,早把两人收拾了”,建议我到公安部告状去。我问证据是否充足,该负责人说他们当然认为证据足够了才报捕的。随后西安市公安局大案处一办案人员告诉我,检察院不让他们办案。
    十四、9月上旬,田平利第三次到新城分局,与分局负责人及案件负责人交涉。
    十五、2003年3月,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研究室主任洪道德教授应最高检察院影视中心之邀,依据从各个方面取得的证据材料,明确提出本案证据已经够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应该对张成东和梅陆军实施逮捕。
    十六、2005年3月,在北京清华大学,12位我国著名刑事律师、行政法专家对“田宝兰巨额现金被盗案”举行了司法研讨会。与会专家分析了会议所提供的全部录音、录像、文字等证据材料。认为由于公安机关的不作为,导致案件证据不是非常完整,但现有的证据对实施逮捕已经足够。公安机关、检察机关首先应对二人实施逮捕,并继续进行证据的补充侦察。
    一个已经侦破并开始进入批捕程序的案子,在时任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现任省高院副院长)田平利等人的强力干预下,发生了不可思议的逆转。新城分局在确定案子已经破获并告诉了我本人的情况下,又改口证据不足,于2001年9月14日同时释放了张成东和梅陆军。新城分局销毁证人证言、侦察记录、审讯笔录,给犯罪嫌疑人通风报信,与犯罪嫌疑人家属串通,对受害人造谣诬陷,推委搪塞,导致案件5年久拖不决,期间,我又被一警察以帮助办案的名义骗走29万5千元,至今追不回来。因此,本案的解决关键不在于是否还要侦察新的证据,而在于新城公安分局是否决心解决问题,是否决心排除干预,是否能采取积极措施纠正5年来其本身造成的种种问题。多名过去和现在的办案人员告诉我,“张成东和梅陆军是作案人”在内部实际上一直没有疑义。但案子为什么总是突破不了呢? 现在看来,除了田平利等人的干预继续存在外,从各种迹象分析,多名办案负责人与当事人之间涉嫌重大的权钱交易行为。2005年8月,陕西省公安厅督办此案,试图从新城分局一位直接办案人员身上突破内幕时,该办案人员大喊“我不能说,就是憋死我也不能说”。由此判断,此案再由新城分局继续完全负责显然是不合适的。
    我现在还想告诉各位的是,我是1985年从军队医院转业到地方企业的。企业破产后,我在未拿到任何补偿,也没有任何养老、医疗保险的情况下,自谋生路经营餐饮企业。从1994年到2001年经营期间,除上交国家几百万元税收外,我积极参加了多项社会公益事业。先后解决社会就业300人次以上,其中复转军人及军人子弟130多人次。从2001年案发后,在我不断面临官场黑恶势力的陷害、压制时,数以百计的复转和现役军人给予了我持续的关心和帮助。
    2005年在中央军委和陕西多位负责人的批示下,新城分局重新组织案件调查期间,我和多名复转军人对西安乃至陕西地区多年上访的复转军人的状况作了120多天的调查。结果是令人震惊的,一、全陕西109个市县均存在多年上访一直得不到解决的军人上访案;二、上访军人涉及从抗美援朝,到对越自卫还击战,到现在的各个年代的各种问题;三、因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上告无门,近两年来陕西各地的军人上访迅速朝组织化态势发展。2005年4月,陕西省政府门前连续爆发了几起大规模对越自卫还击战老兵静坐示威的事件,就可以明显的看到这点;四、另据调查,近年来,在陕西地区因征地、拆迁、村民选举等激起的成气候的维权抗争事件中,70-80%带头人和骨干为复员军人。他们因为有正义感,有组织能力以及有外界联系,很容易在民众中形成威望。
    现在在我们国家,曾经光荣的革命军人成了越来越庞大的灰头土脸的受害群体;曾经的国家柱石成了越来越激烈的对政府行为进行抗争的先锋。我们的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近三十年的改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各位主席,中国军队的荣誉是靠战争年代的一次次战役,以及和平年代的一次次抗灾救险积累起来的。现在发生在我国,特别我们老军人身上的一次次令人震惊的事件正在瓦解军人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作为一个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有幸成功转型的老军人,我的可怕遭遇正在摧毁大批转业和现役军人对军队,对国家的忠诚和信念。
    我再次提请各位关注这一案件,提请各位研究本案反映出的深层次问题,以及潜藏在军人与政府之间的巨大危机。
    
    转业军人 田宝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0/2007101320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