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为反右冤案致中共十七大的公开信
(博讯2007年10月14日发表)

    任众 等
    尊敬的中共十七大各位代表:你们好!
     (博讯 boxun.com)

    我们是在50年前的反右派运动中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受难幸存者。
    
    众所周知,50年前的反右派运动,是我国现代史上的一大冤案。这场运动逆转了社会文明发展的进程,严重违反《宪法》,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深重灾难。这不但把50余万热爱祖国、献身建国大业的知识分子和干部群众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分子,残酷迫害,使他们备受凌辱煎熬20余年,许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形成以关心国家大事而讲真话者有罪,说假话者有功的社会风气,人们不敢谈论国事,不愿讲心里话,彼此虚伪,相互猜疑戒备等等,戕害了中华民族仁爱信义、知荣知耻的优良传统,严重地败坏了道德风尚,破坏了社会和谐。更为严重的是,反右派运动摧残了做人基本的独立人格和思想自由,使我们的民族丧失了创造活力,且危害至今。
    
    时隔50年,只有深刻反思,以史为鉴,才能走向未来。但是1989年以来,有关主管部门却非法管制言论,不准人们谈论反右派等错误的政治运动,不准人们进行反思,以求得所谓的稳定。
    
    展望二十一世纪,世界在竞争中发展,我国正在走向世界,与国际接轨,这是我们民族振兴的大好时机。社会的发展,国家的繁荣富强归根到底是靠人,正如胡总书记指出,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所以,我们不能再用那种使全民族都健忘的愚民政策,继续麻痹与遏制人们的思想,要唤起人们的活力和创造精神,重振我们的伟大民族。因此,我们迫切呼吁:
    
    一、开放言禁,允许人们用多种方式反思、总结反右派运动的历史教训,找出和挖掉产生错误的政治运动的根子,用制度来保障我国的民主与法治的进程。
    
    二、党中央要以适当方式,郑重宣布反右派运动是完全违反《宪法》的错误的政治运动。不能让我们的共和国史上留下所谓“反右派运动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这样自欺欺人的历史笑柄。
    
    三、对于在反右派运动中遭受各种打击迫害的广大右派分子及其家人,发还其20余年的工资并赔偿损失,使他们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迟来的公正,以安度晚年。
    
    2007年3月3日,由61位右派老人发起《为纪念反右派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签名联署的右派老人现已达2000人。此信发出至今已7个月,不仅未见任何回音,有关经办人还多次被警方盘查、跟踪、监控,9月底以来又被警方严密监控。近日,83岁的联署者刘迺元教授(离休干部)已经带着永远的遗憾辞世了。
    
    2005年11月13日,右派老人发起《要求平反右派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签名联署的右派老人及家属子女现已达3799人。此信发出至今已两周年,不仅未见任何回音,有关经办人被警方抄家、监控。
    
    十六大以来,党中央积极倡导“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以人为本,以宪治国”和“构建和谐社会与科学发展”的方针政策已深入民心。我们衷心希望各位代表,认真总结治国理政的经验教训,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早日解决这一历史悬案,正本清源,我们的社会才能逐步走向民主,构建真正的和谐社会;才能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完成时代赋予你们的崇高使命。
    
    明天上午,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十七大开幕了,我们致函各位代表,并静候回复,不胜企盼之至。
    
    此致敬礼!
    
    任众、蒋绥敏代表2000位髦耋老人
    
    于2007年10月14日
    
    任众,1945 年参加过八路军; 北京市公安局的23岁右派分子, 被送到茶淀(劳改)农场长期劳动;1979年被"改正",未给看"改正结论";10多年后看到此结论仍在捏造事实;其人生经历被作家刘心武写传记《树与林同在》( 1998年山东出版),又被译成法文出版;现与小狗为伴。
    
    蒋绥敏,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的23岁技术员右派分子,被送到新疆劳改,几经越狱,死里逃生;1980年以后, 当选为职工代表大会主席,加入中共并担任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1987年被单位职工一致推选为选区人大代表候选人,被单位领导以其是右派为由而非法撤下,现为退休副总工程师 。
    
    注:任众和蒋绥敏代表的2000位右派老人,均为2007年3月3日《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的签名联署者。
    
    ──《观察》首发 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0/2007101412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