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给cnn公開信
(博讯2008年05月12日发表)

    CNN 通訊社:
    謹向你們致意!
     我是來自中國的移民,我們經歷了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國共產黨所發動的所有政治運動。而且,我們家三代人深受其害。 (博讯 boxun.com)

    
    我父親早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就毅然不顧身家性命的安危,掩護、藏匿中共地下黨員並於三十年代末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我們全家為中共的共產革命作出重大貢獻,並付出慘重代價。
    
    然而,當中共取得政權之後,我們全家先後遭到殘酷的迫害。
    
    我父親在年近八旬高齡時,因不滿文革暴行,被判處無期徒刑。他被押解到勞改場後,因寒衣不夠,難以抵御數九寒天的刺骨風雪,來信要我寄一些厚棉衣、棉褲给他。我隨即將他所要棉衣裤寄去,卻遭勞改場無理拒收而退回给我。尤其可恨的是不通知我父親。父親苦等不到所要的寒衣,给我寫了一封絕望的信,信中說:“……如今,我身陷絕境,饑寒交迫。作為養育你們成人的父親,我這為了保命的一點點懇求,你們都做不到嗎?……”。收到此信,我們心如刀絞,全家泣不成聲。我隨即再次將寒衣寄去。還是被退回,這次包裹上蓋了個四字紅印章『死亡退回』。一個年近八旬高齡,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怎麼經得住在那食不裹腹、寒風刺骨的環境中,每日早起晚歸,長時間的田間勞作。他很快就在饑寒交迫、身心劳瘁、無助絕望中悲慘地死去。
    
    我大哥曾經冒著生命危險為中共地下黨出力。卻在文革中,因弄髒了毛的畫像,而被判處十二年徒刑(加上判刑前的兩年隔離審查,共十四年)。他的子女從此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
    
    一九五七年,毛發動所謂“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大鳴大放運動,他號召全國人民向共產黨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毛澤東貌似誠懇地要求他的子民,幫助黨整風時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並說“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而且,還信誓旦旦地保證“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
    
    年輕無知的我信以為真,在黨組織召開的幫助黨整風的小組會上,小心翼翼地提了一小點關於自由民主的見解。後來,毛背信棄義,發動所謂“反右派”運動。我因而被打成右派,因此毁了我的一生。我的孩子在“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的恐怖社會氣氛中,不但受到鄰里同伴的欺凌、謾罵、圍攻、毆打,還在小學課堂上受到老師羞辱,當眾辱罵他是反革命的後代。使他幼小的心靈受到極其嚴重的摧殘和傷害。
    
    我姐因篤信基督教,被誣陷為《美帝國主義特務》而被長期隔離審查,斷絕與家人和年幼子女的聯係,形同羁囚。
    
    五十多年以來,在中國,像我們這樣受到中共暴政殘酷迫害的家庭和個人,比比皆是。
    
    萬裏挑一,讓我在此僅舉數例:
    
     遼寧省的張志新,共產黨黨員,因對文革不理解而通過組織渠道表示對毛發動文革的责疑,卻因此引来殺身之祸。先是判處無期徒刑,在獄中飽受酷刑,後來又改判死刑。行刑前殘酷地割斷她的喉嚨,慘不忍睹。
    
     北大女學生林昭,她是以江蘇省高考總分第一而考取北大的,反右中被打成右派,最後被判處死刑。行刑後,公安局還向她母親索要五分錢子彈費。如此暴政,史無前例。
    
    文革中,北京市大興縣五天之內,全縣殺害『四類分子』及家屬三百二十五人,其中年紀最大八十歲,最小的出生才三十八天。二十二戶被殺絕。
    
    北師大女附中的紅衛兵,光天化日之下,把她們的女校長卞仲耘活活打死。
    
    廣西省宣武縣的文革造反派竟然把鬥爭對像剖肚挖心,煮著吃了,簡直駭人聽聞!
    
    改革開放之後中共的暴行並未停止。
    
    六四天安門事件中,中共動用正軌軍,動用坦克鎮壓學生運動。
    
    警察、城管人員(政府工作人員)打人致死事件屢屢發生。
    
    迫害法輪功的手段之殘忍駭人聽聞。
    
    無數女工和童工遭到非人的待遇。
    
    就在今年一月七日,湖北省天門市的城管人員,把路見不平下車看城管人員的暴行並將其拍攝下來的魏文華,在五分鐘内活活打死。
    
    五十多年以來中國不就是被同樣的一批蠢才、流氓、惡棍統治著嗎?
    
    這樣一些所作所為者,如果不算暴徒、惡棍,那么,在這世界上就找不到暴徒、惡棍了。
    
    貴社卡費蒂先生說得太好了,一語擊中要害,使得中共恼羞成怒。而貴社何錯之有?絕對不需要向惡棍道歉!
    
    蠱惑、煽動、收買、操控群眾,發動政治運動,是中共的慣用伎倆。這次,它在世界各地故伎重演,組織、操控新紅衛兵,進行它的民族主義大示威。這就是四十年前文革的翻版。自由世界應該從中進一步看清中共政權的面目。
    
    在海外這些新紅衛兵運動中,有三件事值得一提。
    
    第一件事是,有一位新紅衛兵手挚紅旗聲嘶力竭地大喊:“CNN罵我們三代人!”
    很難確定他是三代人中的哪一代,人們看不到他的其他兩代人會是什麼樣。但從他這一代那種歇斯底里的極端表現,可以設想,如果中共發给他的是一把手槍而不是一杆紅旗,會是什麽狀況?北京大興縣的慘劇可能就要重演了!
    
    第二件事是,新紅衛兵們表示“中國人可殺不可辱!”
    說得太確切了,中共流氓苛政殺害數以千萬計的無辜中國人,他們可以不聞不問,無動于衷,是為“中國人可殺”也。今天有人斥責那些行凶的屠夫,他們卻暴跳如雷,如喪考妣,是为“不可辱”也。那麼,他們(新紅衛兵們)代表誰不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嗎?
    我希望他們不要只顧為他們自攬的三代人被罵而憤憤不平要求道歉,磨拳擦掌示威抗議。拜托有朝一日,也為我們全家三代人和千千萬萬受到中共殘酷迫害的中國人,到北京去示威抗議,要求道歉。因為,中共從來不曾为它的暴行道歉過。
    
    第三件事是,他們不是還要CNN開除卡費蒂嗎?如果他們真像他們自稱的那樣,代表中國人民,那麼他們首先就應該要求中共開除迫害千千萬萬無辜中國人的元凶毛澤東----把毛的僵尸和畫像從天安門廣場清除掉。
    
    在這裏,我想提醒貴社,千萬不要被它的貌似強大所迷惑。絕大多數中國人是支持你們的。絕大多數中國人盼望著早日結束中共的專制獨裁統治,盼望著公正、透明、自由、民主的曙光,普照中華大地!
    潘曙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5/2008051205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