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写给仍被关押的“6.4”人士们/(德国)王万星
(博讯2008年06月18日发表)

    
    写给仍被关押的“6.4”人士们 (德国)王万星
     (博讯 boxun.com)

    我同情的、我很痛苦的、无法用语言来称呼的所有的目前仍在押的“6.4”人士们,我真的很伤心、很难过,也很无奈,同时也有很强烈的愤怒。生命对于你们每个人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这世界是撒旦的,所以会有多极的分化。同样一个“6.4”,你们――仍被关押的“6.4”人士,实在实在实在是让我无法平静,也无处平静,我的心不知道如何才能够正常地跳动(因为在“6.4”中有死去的人,有辞职的人,有被迫害的人)。
    
    我知道生活在毛泽东时代的成年人,是有人清醒,有人实在是不明白;生活在邓小平时代的成年人,是清醒明白的,大家只是选择的不同而已。现在中国人一般对共产党都有了认识,世界范围内批评、反对的声音也有很大的规模,但归根结底你们为什么还不能得到释放?我面临的一个态度考虑就是如何面对“6.4绿卡”的问题。世界各国大约有10万人拿到了“6.4绿卡”,加上这些人的家庭亲属恐怕会有百万之众,所以“6.4”使中国近百万人进入了各个民主国家。知道“6.4”的作用,这是最重要的成功和好的结果。
    
    我想仍在被关押的“6.4”人士,如果你们在19年后的今天,2008年奥运会之前还没有获得自由,我想他们这些人一定会在心中提出:希望各民主国家有一个“6.4绿卡”补充法律:
    
    1.让所有持有“6.4”绿卡人士对仍在被关押的“6.4”人士有一个释放呼吁行动。
    
    2.让“6.4”绿卡持有人士所在国也有一个特别的法律授予所有现在仍被关押的“6.4”人士也有一个“6.4”绿卡,使他们可以自动成为那些国家的合法公民。
    
    尽管为了中国健康良好的人际关系,我曾经在毛泽东时代、华国锋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乃至于胡锦涛时代都坐过牢;尽管为纪念“6.4”去天安门讲话我曾经被关进精神病院13年,我还是只能做到在你们面前不平静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当年“6.4”时你们大多只是20来岁的青年,我想所有的老三届大多数人都会像我一样不会做出你们那样的举动,这只能说明你们的父母是……我很想说你们的父母,但此刻我只会流眼泪。
    
    我是基督徒,我祈祷上帝:让惟一的天父降福与你们每一个人,我心中紧握你们每一个仍在关押的“6.4”人士的双手,写完上面的文字,我才有心情吃饭、睡觉、做别的事情。因为命运对你们太不公平了,你们也许可以坦然地承受,但我却难以做到。我想你们太难做到对西方国家只有好感了,你们也许会感到共产党并没有真正伤害到你们的心,而是西方的“6.4绿卡”伤了你们的心。也许你们并没有这样想,但我就是认为西方国家的“6.4绿卡”伤了你们的心,因为这样做对于牢狱中的你们太不公平了。当然,也许你们会认为这样做完全值得,你们的付出换来了百万之众的“6.4绿卡”,让那些人可以自由地进入西方民主国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更是只有眼泪而没有别的。
    
    写出上面的话喉头不再堵塞我,让我可以吃饭,也可以不再头疼地进入睡眼。不表示这些,即使是我付出的几次关押也没有作用镇定自己。听不到你们的声音,对我真是一种无法解开的人性之苦。说到底,写出这些还是为了我自己的灵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1821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