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奎德: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博讯2008年07月09日发表)

    陈奎德更多文章请看陈奎德专栏
    
     7月6日,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73岁生日,值此机会,我们恭祝这位广受世人爱戴的藏传佛教教宗康健长寿。 (博讯 boxun.com)

    
    
    目前,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共代表刚刚结束了一轮会谈。达赖喇嘛的谈判代表说,在这次谈判中没有看到可见的进展,对方没有表现出“认真的、真诚的行动来。”据观察家报道,谈判确无结果,本来存有一丝希望的达赖喇嘛观礼北京奥运,也被关上了大门。虽然双方决定在今年10月底再开第八轮藏中会谈。但届时,北京奥运会已经结束,人去城空,意兴阑珊,无人再有精力聚焦藏人命运了。
    
    
    对了解中共的人而言,这一结果,不问可知。因为,在西藏问题上,中共的全部智能都聚焦在一个字上:拖。
    
    
    北京的如意算盘是,谈判只是做给西方看看,绝不需要有什么实际结果。只要拖过了奥运,国际不再聚焦西藏,再拖过达赖喇嘛圆寂,拖到西藏变成国际弃儿,即国际社会不再关心达赖喇嘛去世后藏人的命运,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铁腕制服西藏了。
    
    
    倘中共存如此意念,那么,可以断言,北京是拨错了算盘珠子。
    
    
    北京狂妄地认为,由于西藏已经揑在自己手中(不像台湾),因此,在与西藏流亡政府的谈判中,自己占有绝对优势,握有绝大多数筹码,可以颐指气使,予取予夺。所以中共代表总是居高临下,以命令式的口气说话,不可一世。他们骄横地对藏人代表说:达赖喇嘛必须承诺“四个不支持”,即,不支持干扰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不支持策划煽动暴力犯罪活动,不支持并切实约束藏青会的暴力活动,不支持一切谋求“西藏独立”、分裂祖国的主张和活动,云云。
    
    
    这种不可一世,凸显了一个精神侏儒的格局。
    
    
    在世俗的眼光中,北京似乎在步步得手,而达赖喇嘛本人则步步妥协,但依然一无所获。最终的结果,似乎不言而喻:达赖喇嘛一旦圆寂,西藏问题自然解决。
    
    
    该想法,完全不懂信仰为何物,愚蠢而短见。北京的手段在世俗的意义上越是显得成功,在终极的意义上它就失败得越惨。
    
    
    北京以为它所面对的,只是达赖喇嘛一个人,一个在世界上广有影响的人,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只要他一去世,万事皆消。但是,正如西藏研究者王力雄先生所指出的,北京根本不懂:“达赖喇嘛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个人,他代表的是维系西藏五百多年的达赖世系和达赖体制。在藏人的转世观念中,与一世达赖为敌,就等于与全部达赖世系为敌,也就成了与整个西藏宗教和西藏民族为敌。如此,再给钱能有什么效果呢?”
    
    
    也就是说,北京是在同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的信仰体系作对,即,它是同西藏作对。
    
    
    中共在应对世俗的政治经济事务时,虽曾经历重大危机,但在侥幸过关的操练中,也积累了众多的世俗手段与经验。然而,凡遇到与信仰、与宗教有关的事件,总是出乎北京的意外,这些北京自找的「圣战」,超出了毫无信仰可言的中共的经验范围。譬如,三月份以来的西藏事件以及随后的奥运火炬在全球传递引发的事件,早先的西藏第三号精神领袖,北京长期培育和信赖的十七世噶玛巴活佛,突然从西藏出逃到印度会见达赖喇嘛事件,用传统的办法无法压制的广义的基督教(新教与天主教)在中国扩展的现象,法轮功事件……如此等等。北京尽管绞尽脑汁,仍无力剿灭信仰。
    
    
    中共历来得心应手的暴力,在信仰面前碰壁了,无效而返。暴力,只能制造「殉道者」,而「殉道者」,正是信仰的催化剂和传播机。
    
    
    近来,达赖喇嘛虽然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屡受挫折,但他对自身宗教的终极力量是深信不疑的。这正是他必定赢得历史的原因。7月10日,他又将前来美国访问了。让我们在万千人头的攒动中见证他那征服人心的奇异力量,体会他那单枪匹马的“软实力”。这一点,正是拥有核武器和宣传机器的庞大中共政权最缺乏的。有鉴于此,亿万金钱的北京政权不过是穷国,身无浮财的达赖喇嘛才是富翁。在这个意义上,历史是站在达赖喇嘛一边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0919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