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抵制《熊猫》不如火烧《赤壁》/王达三
(博讯2008年07月29日发表)

    
    女儿是不折不扣的“熊猫迷”,笔者是不折不扣的“三国迷”,所以父女俩先后一起观看了电影《功夫熊猫》和《赤壁(上)》(以下分别简称《熊猫》和《赤壁》)。尽管笔者不是影评人,但还是想对两部电影的印象以及国人的反应谈点看法:虽然“中国熊猫美国心”,但抵制《熊猫》却有些勉强;虽然“中国赤壁中国味”,但火烧《赤壁》却大有必要。
     (博讯 boxun.com)

     一些评论家简单地将部分国人抵制《熊猫》视为“作秀”甚至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无疑忽视了抵制者的情感诉求:汶川震难后全国特别是四川尚笼罩在悲恸的氛围之中,不宜播放和观看具有搞笑色彩的影片;制作者“梦工厂”的老板斯皮尔博格一向对中国不敬,特别是公开抵制北京奥运会,伤害了国人的自尊。但是,从情节构思和视觉效果等电影艺术的角度来看,《熊猫》无疑是成功的——笔者的女儿除对“熊猫的爸爸是鸭子”颇感不解之外,整个观看过程都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我们不能阻止孩子的快乐,更不能侵犯孩子追求快乐的权利,或许这就是抵制《熊猫》不了了之的根本原因。
    
     倒是一些论者指出的“中国熊猫美国心”的问题值得深思。就外形而言,阿宝是而且只能是一只地地道道的中国熊猫,但从言行举止尤其是精神理念而言,阿宝被“ 美国化”了。它乐观开朗、风趣幽默,不像现实中的熊猫和中国动画里的熊猫那样憨态可掬。更主要的是,它不屈不挠、奋发向上,通过个人努力修得正果并成为捍卫良知和正义的英雄——理想主义加英雄主义是美国大片的永恒主题,也是美国文化价值观的核心要素。从某种角度看,《熊猫》展现的就是“只要努力,就会成功 ”的“美国梦”。一如施瓦辛格:在电影中是刚毅顽强的英雄,但在现实中却是从奥地利小城格拉茨的普通男孩一步步成长为美国的电影明星和加州州长
    
     《熊猫》是否像一些论者所说的那样滥用了中国元素、亵渎了中国文化,笔者无从断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熊猫》确实体现了美国的“软实力”、宣扬了“美国梦 ”。笔者并不认为保持和促进社会流动的“美国梦”有什么不好,但痛心的是中国为什么就拍不出“中国XX中国心”的电影来?抵制是弱者的武器,无论是气愤还是悲壮,都不会带来任何自尊和荣光,相反有可能使中国熊猫千古如是、永无起色,更掩盖了中国电影“为何不能”和“如何来做”的反思和追问。而这种反思和追问,是确保中国电影人幡然醒悟与奋勇赶超的基本前提。
    
     中国电影人是否进行了这种反思和做好了这种准备?答案是否定的,明显的例证便是《赤壁》。就笔者看法,在追踪和模仿好莱坞大片的艺术风格方面,《赤壁》可谓是登峰造极,但只能算是得其形而弃其神,而且还丢弃了自己的精神传统,成了邯郸学步或“四不像”。一个集中的体现是,《赤壁》虽然有血有肉,但唯独没有自己的灵魂。
    
     一部经典电影不仅要靠自己的“肌体”来吸引人,更要靠自己的“灵魂”来感染人。《特洛伊》的灵魂是“为了爱情”,《角斗士》的灵魂是“为了自由”,《斯巴达三百壮士》的灵魂是“为了祖国”,人的价值和人性之美无不在诸如此类的灵魂中得以彰显。与此同时,观众看到的是杀戮的电影画面,但得到的却是精神的升华。然而,谁能告诉笔者,《赤壁》的灵魂是什么呢?
    
     当然,《赤壁》的灵魂为何是个仁智之见的问题,你可以说是“忠君报国”的“忠”,也可以说是“桃源三结义”的“义”,还可以说是刘备的“仁”、诸葛亮的“ 智”以及关羽和张飞的“勇”,这些都是足可称道并有待大力宣扬的中国传统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就笔者意见而言,“赤壁之战”的灵魂应该是“大一统”,诚如《三国演义》开篇所言:“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战乱频仍和黎民涂炭的困局下,曹操试图一统天下,刘备、孙权的抗争也绝非是不要统一,而是力图通过抗拒确保自己不被剿灭,进而不断坐大以便一统天下。遗憾的是,《赤壁》显然没有揭示至少是没有突出上面提到的任何一个价值诉求,这也就决定了《赤壁》虽然打闹地不亦乐乎,但却是行尸走肉、了无生气。
    
     更为主要的是,由于曹、刘、孙三家虽然都有“大一统”的诉求但又在到底天下该统一于谁发生了严重分歧,从而注定了三国历史绝非轻喜剧,而是“不得不战”和 “以战止战”并造成了“争地以战,杀人盈野”的历史悲剧,同时也为各路英雄提供了横刀立马、争战天下的广阔舞台。令人诧异的是,《赤壁》几乎就拍成了一个轻喜剧,比如诸葛亮说“我需要冷静”,周瑜则说“我也需要冷静”,就引来了全场哗笑。《赤壁》也颠覆了人们心中已然定型的诸多英雄的形象,比如“青灯读青史”的关公竟然成了私塾先生。此外,《赤壁》还掺入了过多的令人费解的噱头,比如雄才大略的曹操南征竟然是为了小乔,而周瑜和小乔的床上戏、接生戏实在是多此一举。总之,观众很难在《赤壁》里看到或体会到苏轼于《赤壁怀古》一词中所描写的“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英雄气魄和“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的感慨!
    
     不能说《赤壁》无丝毫可取之处,比如战争场面刻画得酣畅淋漓,但就总体而言,《赤壁》可谓是继《英雄》、《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灵魂缺失的国产大片之后的又一个“脑瘫患者”。模仿好莱坞大片并无不可,但不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亦即电影不能没有灵魂。中国电影尤其不能没有中国自己的灵魂,亦即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念和文化理想。笔者以为,以《亮剑》和《士兵突击》为代表的军旅题材的电视剧,已经初步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但中国电影恐怕还要走很长的路。
    
     再长的路也要走,而且也是人走出来的。韩愈说“文以载道”,柳宗元说“文以明道”,这个道,实际上就是文学作品的灵魂。我们说,电影也必须“载道”和“明道”。中国电影的未来之路,就在于呵护自己的“道”,就在于确立自己的灵魂。事实上,如果认识到这一点,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传统,完全可以为中国电影尤其是史诗题材的电影、动漫提供广阔的空间。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痛下决心火烧《赤壁》。只有这样,中国电影才能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2908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