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论所谓“中国政府”实质是“伪共官府”/草虾
(博讯2008年08月17日发表)

    作者:草虾
    
     [中国政府]是现代华语的常用词汇,是臭名昭著的[央视]嘴边的招牌,似乎代表着[奉天承运]的道统。它有两个作用:在国际表示它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合法权力,在国内它表示自己是受到国际承认的不可推翻的合法权力。一切的罪恶,都以[中国政府]的名义加以包装。然而,它只是中国大陆的宣传机器及其海外代理们挖空心思加以推销的一个招牌而已。政治上它是僭伪的“伪共”,事实上是握有霸权的“官府”,所以它应该被我们称为“伪共官府”。 (博讯 boxun.com)

    
    
    [1]建国思想的颠覆
    
    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合法政权,那么它的建国依据是1949年的《共同纲领》,《共同纲领》的母版则是抗日胜利之后1945年在重庆制定的《中国民主同盟纲领》,其中规定了“国家应实行宪政,厉行法治,任何人或任何政党不得处于超法律之地位。”“司法绝对独立,不受行政及军事之干涉。”“非国防必要不得调用军队,国家并应以法律禁止军队中之党团组织。”当时为了反抗蒋中正的军事独裁一党专政,中国民主同盟与赤俄帝国主义扶持的共产党结成同盟,妥协达成了1949年的《共同纲领》,其第1章总纲前3条政治军事经济,第4、5、6条是公民权利,第2章是政权机关,即先有公民,后有政权,体现了“民贵君轻”的建国思想,符合华夏文化传统[尚书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老子曰:重为轻根,静为噪君;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所以1949建国之时,公安部长=罗瑞卿大将/共产党,最高检察长=罗荣桓元帅/共产党;司法部长=史良/中国民主同盟,最高法院院长=沈钧儒/中国民主同盟。可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国时的政治制度是:1,两党制:共产党和民主同盟;2,司法制衡制:逮捕和检察两权由共产党掌握,司法和审判两权则由民主同盟掌握。
    
    但是,共产党很快在1954年,强加给全国人民其一党包办的《宪法》,把第1章总纲篡改为20条共产主义废话,第2章连篇累牍的全国人大、共和国主席、国务院、地方各级…法院检察院…,第3章第85条之后才是公民,结构是先有政权衙门后有公民权利,建国思想被篡改为“君重民轻”。所以说,可能具有合法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54年就被颠覆了。
    
    
    [2]没有中国,只有伪共
    
    从1949年之后,以宪政为宗旨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流亡台湾,所谓“中国”就成了共产国际的殖民地,代理人就是所谓的“中国共产党”。它尊称共产国际的魔王斯大林为敬爱的慈父,一方面把中国人民的血肉之躯投入韩战,捍卫共产国际的疆土,另一方面又把中国的疆土割让给赤俄、印度、缅甸等国,把南洋华侨的生命财产牺牲给印尼等国,以此换取国际承认。特别是当代,从中国人民头上扎取的血汗钱已经变成贪官外逃的资本。中国是共产党的殖民地,中国人民是亡国奴。
    
    所谓“中国”一词,其含义的演变从满清废帝光绪幻想的“中华帝国”,到“中华民国”,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中”字是华夏文化当中一个美好的和平的概念,“中庸之道”的“中央之国”,王道乐土的泱泱大国。古人说“不偏不倚谓之中,不左不右谓之庸”。
    
    所谓“中国共产党”,它不是中国本土的土生土长的东西,而是由“赤色国际”在中国豢养扶持的所谓“共产国际中国支部”。它偏纵那些暴戾贪婪的痞子,依靠赤俄帝国主义,忽而极左“阶级斗争为纲”、忽而极右“唯生产力论”,哪里配称这个“中”字?是个“伪”中。总是它共你的产,你不能共它的产,所以是伪共产党;华夏历史的开端是“国人暴动,周召共和”,有两个政党才叫做共和国呵,但是与共产党一起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民主同盟,整体被消灭,剩下一个伪共和国。伪共产党的伪共和国,所以是个[伪共]。
    
    
    [3]伪装政府的官府
    
    我们知道,现代华语中的[政府]一词是不正确的。英文中叫做[Government],词元Govern意思就是管理、管制、管治,首长叫做Governer,官吏、管理者、管治者、管制者,他的办事机构叫做Government,官府,因为它有权使用暴力,强迫社会事务运行在它的“管子”里。细的叫做“管子”=管治,粗的叫做“筒子”=统治。所以,文明国家经过投票选举产生的官吏或者官府,无需伪装成什么人民公仆或者人民政府。
    
    政府是什么意思呢?奥妙不在于“政制”,而在于“政”=正文,暗示人们的潜意识,它总是发出正确的文件,作为执法的依据,所以它总是正确的,总是符合历史方向,总是代表最大多数国民的利益。反对或者反抗它的“政”,就是违背历史潮流和国民利益。于是,人们的潜意识里就是,不能反对或者反抗政府。其实呢,它就是枪杆子支撑下的狗官,不管它的合法性来源如何,它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使用暴力的官府,何必谎称为“政府”呢?
    
    这个所谓的“人民政府”,实质是“狗官衙门”,核心是它的“党委书记”。我们看伪共的各级组织,地方的党委书记,是各级军区的第一政委,首先要满足军中政客的贪欲,才能获得枪杆子的拥护;然后是各级人大常委会[议会、立法会]的主席,不管是否法盲,都能凌驾于立法会议之上。各级政府的首长[省长、市长、县长]要听命于党委书记,即,首长是书记的管家狗,首长领导的“政府”只是书记的办事机构,书记们的吃喝拉撒包二奶等等,都成了“政府公务”。
    
    
    [4]狗官奴才=人民代表?
    
    这个伪共,伪称它的政权合法性来源是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其实就是若干个“狗官奴才小组”。我们来分析一下,比如按照惯例,比如江苏省,党的省委书记是全国党代会的本省代表团团长兼本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是全国人代会的本省代表团团长。按照行省制度,地方的省政府是中央政府的派驻机构,地方的省长与中央的部长可以平调。那么,由本届中央政府的地方省长率领各省的一些人,来组成国会[全国人代会]选举下一届中央政府,岂不荒唐?
    
    事实是,在国会召开之前半年,中央政府就经过讨价还价,达成协议,把各自派别的奴才空降或者调动到各省担任省长,然后作为该省的国会代表团团长,进京表演一致通过。各省代表团包括各市分团,例如常州分团,也就是下属县级市的市长作为代表了。我们可以网上回忆三代,什么时候选过代表?什么时候有代表来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有意见找哪个代表进言?
    
    所谓大会,应该是一个人的发言可以让所有的与会者听到,但是赤那大陆的国会,则是颇具赤那特色的小组会,所谓大会,只有几个党国领导人在台上大放厥词,剧本之外的发言,则可以在各省的小组会当中,或者行业性的小组会当中。谁想有所微词,影响力顶多在小组之内,而且很快遭到围歼,官话叫做“教育帮助”。所以即使有哪个国会代表想要呼吁民命,声音还没传出本小组就被灭了,大会堂上永远是“一致通过”。所以它的实质是,用分组的狗官奴才冒充全体的人民代表,伪造一个最高权力来源。
    
    
    [5]中央伪共,地方匪共
    
    现在,伪共越来越剧烈地发作它孕蓄已久的“党格分裂症”,也就是李玫瑾教授所说的“双面党生”,何解?叫做“中央伪共,地方匪共”。因为伪共官府的所有狗官,都是要捞钱的,中国传统特色的“刮地皮”。当大官的不能到处伸手从各级财政的油锅里捞钱,总要使用“钱耙子”,就是他们的商务代理,采用批项目做生意的方式,让信得过的奸商从国家投资项目或者国家配额市场当中捞钱。然后呢,狗官们总有各种理由,比如儿子要上学,老娘要过生日,老婆要开店,二奶要置房,小姨子要治病...,嘴巴一努,奸商们就会意了,孝敬银子,拨付外汇。
    
    这样呢,狗官的级别地位越高,越蠢,以为是自己的德高望重讲义气,帮了几个商业朋友或者地方官员朋友的忙,所以才有人家送银票,却不知道,具体Case里面,都是油锅里捞钱,每个项目都要侵犯公众的利益。为你官老爷捞钱的商人,它难道是学雷锋?为你担了捞钱的风险,它自己为什么不捞?为你捞一万,它自己就要捞十万,出了纰漏你罩着兜着。所以,高级的狗官其实是被低级狗官或者奸商玩弄于股掌当中,是坐在火炉上的。小官小商随时能远遁,你一个省长部长不能忽然失踪呵?总要出入国家场合或者国际场合是不是呵?
    
    所以,中央官府的狗官,好歹要讲点面皮,屁股底下烤火或者脸上烤火也要忍着,或者不耐寂寞干脆搞些更为热闹的,显得伟大光荣,例如奥运啦世博啦,反正都是醉生梦死,索性痛快一点荣耀一点。但是下级狗官或者奸商,都是远离庙堂久逃江湖,哪里是煞笔?当然知道总有一天自己的保护伞会被风卷走,所以乘着靠山没倒,加紧狠捞猛捞。
    
    
    [6]伪共官府在联合国的僭伪席位
    
    伪共官府在国际场合吃得开,是由于赤色国际与文明国家的冷战造成的。美欧文明国家为了分化瓦解赤色国际,为了打击赤俄而拉拢伪共,于是牺牲了中华民国的联合国席位,让赤那共产党僭伪一时,或许还有鼓励流氓变成绅士的意图。但是,伪共所窃据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并不代表它的合法性。
    
    因为,它的权力始终未经华夏大陆人民的选举产生,它的武力强暴只是暂时的,正如强奸犯不能成为一个女人的前夫留下的孩子们的父亲。五星朱旗标志着强盗权柄的金星荣耀与中国人民的血泊。无论伪共用民脂民膏去购买多少“国际承认”,割让国土给邻国、牺牲华侨利益、支援亚非拉、重金贿买洋人出席奥运...,这些预算都未经国民授权。赤俄扶持的伪共窃据的联合国席位,只代表国际政治的权宜性,永远是中国人民的耻辱。
    
    联合国大会于1948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并于1966年通过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通称A公约]和《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通称为B公约]。《宣言》及两个《公约》合称为《国际人权宪章》,它们才是检验一个官府的合法性的唯一标准。
    
    
    [7]伪共官府及其霸权,即将灭亡
    
    伪共的政治逻辑是,它曾经是中国人民的选择结果,所以它能永远代表一切,不需要再次选择了,所以不允许中国人民自由选择,甚至不允许外国人在中国选择自己的朋友。这表明它毫不掩饰它自己是一个赤裸裸的霸权。特别是眼下的赤色奥运,招待100多国元首的国宴,由伪共常委九头鸟分设九桌,党的宣传书记李长春、纪检书记贺国强、政法书记周永康等没有任何合法的国家职衔,竟然也敢凌驾于各国元首之上,最后的疯狂如此!
    
    它能否算是一个真正的“中国政府”,不是由它自己说了算了,也不是由它所贿买的国际政客说了算了,而要由这片国土上的居民投票认可的。德国法西斯政权、日本军国主义政权、伊拉克萨达木政权,都曾经是获得国际承认的“唯一合法政府”,下场又如何呢?
    
    从1989之后的《废都》,到2006的《夜宴》,这类颓废文学的盛行,都表明了它所劫踞的国土上的民意,都懂得它是一个行将就木的幽灵。从奥运夜宴,直至明年的建国60大庆,是它死亡之前的痛苦挣扎而已,是它最后的下场程序而已。
    
    
    [8]民权志士怎么说?
    
    所谓“中国政府”是很有欺骗性的,例如三月藏暴,汉人们误以为它代表着国家利益和汉人的利益,结果它得意洋洋的用它的暴行,加剧了藏人对汉人的仇恨;四月赤潮,它的赤卫队在全球张扬五星朱旗以为爱国,结果让文明国家的国民普遍鄙视华人;五月震殇,很多民权志士因为它是一个“现实的政府”而与之停战、与之妥协、为之捐款,结果它只有1%的官员作秀救灾,99%的官员都在各地忙于迫害人权、阻挠救灾甚至鲸吞钱物;法拉盛事件,也是因为它挑动海外华人相互残杀...
    
    但是,六月瓮安,七月杨佳,都表明国内人民已经明白它是一个忍无可忍的匪盗集团,宣判它的死刑--哪有一个人民的政府被人民执行死刑的?只有暴政,才会被人民判处死刑。君不见,英国的民主化始于查理一世的死刑,法国的民主化始于路易十六的死刑。
    
    所以,呼吁凡我民权志士,再也不要违背自己的良心称它为“中国政府”,建议都使用“伪共官府”。“伪共”表明它在政治上的僭伪性,“官府”表明它的霸权的现实性,就这么简单。“中共”一词,过去是为了区别于“苏共”“柬共”,但是当今世界的“共产党”独此一家,特别是在华语华文当中谈到“共产党”就是它,没有别国的共产党,所以没有必要再称“中共”。在东亚大陆行使霸权的各级“政府”,也应称之为“官府”,狗官衙门的污脏烂腑。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1709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