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博讯2008年09月02日发表)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拜读《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对其论点实难苟同。窃以为,华既非无能之辈,下台后沉默不仅无可厚非,反属明智之举。 (博讯 boxun.com)

    
    华敢抓江青,敢结束文革,既见胆识,也具才能,否则岂能成事,立下奇勋?
    
    非但如此,在1978年末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放手“让人讲话”,会期从初定的20天一再延长,最后开了35天。使随后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只用了5天便大功告成,开启了历史新的一页。
    
    毛曾讲过,民主就是让人讲话。这固然反映出毛心目中的“民主”,根本异于作为当代普世价值的民主,也说明在毛治下,“让人讲话”之难得。而华一改“毛规”,给文革中饱受摧残的元老重臣畅所欲言的机会,这不单是作风可取,也是自信的表现。怎能想象一个平庸无能的人,可以这样做?
    
    至于两年后,在1980年末的政治局会议上他备受批评,终于提出辞去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之职,那也不是由于无能。事实上,对于所受的指责他逐一辩解,并无违心认同。他认为,千错万错,无非其资历不够而已。
    
    华讲的是大实话。什么“两个凡是”也好,新的“个人崇拜”也好,“洋跃进”计划也好,均属对手逼宫的借口。“洋跃进”出自李先念,“英明领袖”乃由叶剑英为之加冕,都不是其本意。若论“凡是”,则邓所作所为与之彼此彼此。毛的“大旗”邓始终拉住不放,“四个坚持”的最终目的,在于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权位,跟华无本质区别。
    
    但华退位后与邓不同。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应予肯定。邓则于全退之后,以一介“普通党员”之名,行其太上皇之实,不足为训之极。
    
    该文把华“选择沉默”看作示弱,将之归因于其“无能”。可谓大谬不然。华非无能,已如上述。至于其沉默,更应作具体分析。
    
    首先,基于大陆的现实,退出权力中心者,也同时退出传媒关注焦点。通常不会有记者访问他。他即使讲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也就是说,外人无从判断他到底沉默与否。
    
    其次,即使华在位时类似朱镕基一般作风强悍,退位后倘就时政说三道四,也无人理睬。说了与不说没分别,等于沉默。君不见昔日强人朱总理,也早就缄口不言了吗?
    
    谈到“六四”事件,华未表态,而一些将帅则纷纷有所建言,那应作别论。后者由于事涉调兵遣将,他们自然作出反应。何况对学生开枪动武,乃中共史无前例。这些天良未泯的军界元老无法沉默。但华身份地位殊异,其不便置喙可以理解。对此不应妄加评议也。
    
    此外,华没写回忆录一事,也不能轻下断语。更不应将之与吴法宪比较。以华曾处最高层的地位,其所亲历许多仍属“党国机密”,不容外泄。他既不便形诸文字,也就谈不到动笔的可能了。况且,即便写出,恐亦难获准出版面世。
    
     对此,该文称:
    
     他不写自传和不发言却无法说明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所谓“优良品质”,而只能说明他的无才、无能和无胆。华国锋自始至终都是一介草包,在学识和
    才华上完全无法和姚文元、吴法宪等人同日而语,所以他写不出自传。
    
    这一段话也未免实在太武断了。华之才能胆识前已论及,兹不赘。笔者惊诧的是,文中竟盛赞“文痞”姚文元寻章摘句舞文弄墨的能耐,而且把四大金刚中的“草包司令”吴法宪也跨作“学识”“才华”超卓者,堪称出人意表。真不知信口开河者是“草包”,还是另有其人?
    
    愚意还以为,若蒙作者格外施仁,将华提至“和姚文元、吴法宪等人同日而语”的地位,华九泉之下如若有知,必将羞与同列的吧!
    
    (08-9-2)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0222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