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上海维权
(博讯2008年09月08日发表)

    
    作者:许正清
     随着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从重从快从严审理判决杨佳案,杨佳已被押往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二监区死囚监房看押。杨佳有上诉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权利和等待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的时间,但是上海方面希望在10月1日前执行死刑判决。 (博讯 boxun.com)

     从9月2日上海市媒体统一的消息公布来看,对于人们普遍预期的管辖地异议,有关公告的表述是这样的: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对此,我要提醒大家注意该条规定的后半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完整版)
     从我的案例来说,2005年9月13日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审理普陀区人民检察院胡编乱造、无中生有指控我的三个情节:一是在北京5路公交车上坐在驾驶员后面,就是带头不买票,就是带头寻衅滋事;二是在返回上海的z5次列车上喊叫“警察打人”;三是在上海火车站揪住何良林衣领。
     当我提出对管辖权异议时,根据案发地应该有北京的法院或者上海铁路法院审理,普陀区法院刑事庭审判长唐敏(女)当即回答说,这是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因此我的反对无效。一个月后无罪重判我三年。次日,我上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院以排除一审判决指控的事实后,又以新的莫须有的想象维持了这个臭名昭著的恐怖主义判决。而对我实施暗杀、性强暴、抢劫、损害财物的恐怖主义分子、犯罪分子张筠、何良林和诬陷我蒙冤坐牢的人至今逍遥法外。
     今年1月29日我出狱之后,于4月1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再审。原本三个月内的答复期已经过去了5个多月,还有最后一个月时间(可以延长三个月)。
     那么,对于杨佳案,到底是案发地还是居住地的法院管辖?
     如果是案发地的法院管辖,杨佳由上海的法院审理,那么是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错了;如果是居住地的法院管辖,杨佳由北京的法院那么是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错了;如果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没错,如果是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没错,那么就是中国法律错了。
     顺便说一下,对于检察院拒绝杨佳父亲杨福生委托律师会见杨佳的法律程序问题。
    据我本人的经历来说,如果公安局将案件移交给检察院后,检察院与被起诉人的第一次接触就是询问被起诉人是否要聘请律师作为辩护人。被起诉人只要在检察官给你的一份告知书上写明“是”或者“不是”,如果写明“是”的话,检察院自然会及时通知你写明的联系人,一般是家属,家属收到通知后自然会去按你的要求聘请律师。如果你不写明的话,由家属来决定。要说明的是,检察官一般不会准许你去写上这么多的废话!
     对于因为生活困难,家属无力支付律师费用的,或者由可能被判决死刑的被告人,法院会指定有关律师进行法律援助,但要征求被告人同意。但这个权限只能在被告人拿到起诉书之后进行,而不是公安局侦查、检察院起诉阶段。
     现在杨佳袭警案已经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死刑,根据中国法律规定杨佳有权提出上诉。目前杨佳母亲王静梅已经失踪,下落不明。因此,杨佳父亲杨福生作为家属在法律上名正言顺成为杨佳的上诉代理人,杨佳父亲杨福生聘请的北京律师熊烈锁、孔建担任杨佳的二审辩护人符合法律授权规定。
     上海检方拒绝熊烈锁、孔建二位律师面见杨佳,从形式上来讲,是剥夺杨佳的话语权,以及为家人留下最后的遗嘱。从实质上来讲,是剥夺公众的知情权,以及为杨佳送去最好的祝福!
     程序不公正,谈何实体公正。
     如果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的话,那么,中国法律又错了!!!
     2008年9月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0821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