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罕世毒婴:宝贝BABY别再哭 救星在抓投毒犯/亚笛多星
(博讯2008年09月16日发表)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历史的九月,是个多事之秋的月份。今年的秋天也不安宁。
     与北京同处一个华北行政圈的山西,发生了吞噬数百人的泥石流。与京津只有百里之遥的河北省会。又爆发了一起历史上最恐怖;投毒手段最恨;流毒地域最广;中毒婴儿最众的灾祸。 (博讯 boxun.com)

    
     一个肩负1100道高科技检测责任的政府,竟装聋作哑地默认了一个拥有三万多产业工人;配备几千个技术高知精英和管理骨干的制奶企业。偏偏朝婴儿食用的奶原料里投兑(带有骷髅+X国际禁用于食品生产与销售的标志)三聚氰铵剧毒。并用此大批量制造有毒奶粉。
     并在多个政府行政部门:商检、卫检、食检、防疫、工商、打假办公室的鼻尖下:将每日生产下线五十万包500克重的有毒奶粉。批发、销售。到华北津、京、冀、晋、蒙及陕、甘、鲁、豫、苏八省二直辖市。
     拥有四亿多人口的中部十省市。一直是华北“奶霸”三鹿集团的强大地盘。
     据中国各省政府人口统计网站资讯统计:在这个北中国大流域里,有1100万至1200万个每日都需食奶粉0岁到6岁的婴儿。
     尽管北有中国奶皇“蒙牛”;中国奶王“伊利”的围堵。东有江沪奶霸“光明”;推进。外有洋奶粉侵入。三鹿集团倒很象当年盘踞华北的北洋军阀,以其自己斗胆狂妄的超限战手段,割据了四分之一的中国市场。
    
     1100万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与国家强制执行的1100道检测程序作了巧合。
     用统计学作一个常规的量化:一个断了母哺的婴儿,每天需要进食50克到60克的奶粉。一个月要消耗三袋到四袋500克装的奶粉。
     四分之一中国的奶粉市场,每月需求量不少于3300万包。
     我们剔除其它同行业产品对三鹿属地的切割。
     退100步计:即使三鹿属地有一半市场被别人割去。三鹿每月还有1650万包500克装的奶粉生产量。除权整年假日、例期检修、淡季性休产。三鹿每日产量不低于50万包。保守地计:他直接受哺0岁到6岁的婴儿高达600万。
    
     别忘了人类生命科学所下的精准结论:母乳和标准化的代乳奶粉,对这个生命攸关的重要阶段的婴儿来讲,如同建造大厦,一寸不疏的浇灌地基;如同初播的水稻麦苗,正在源源灌浆。缺了少了营养是问题。毒了坏了的营养更是灾难缠身的大问题。
    
     狂奔北中国十数年;曾哺乳了几亿孩子的三只“奶鹿”,终于跌落毒气弥漫的万丈深渊。与鹿共舞多年的三万多职工停业了。三万份薪水供养的十万张饭口明天吃什么?
     国内外还有人敢去人祸不尽的河北吗?
     那里的面粉会有剧毒的莹白粉吗?那里的水饺还有DDT吗?那地的牛肉羊肉有注水的工业硼砂吗?那里的狗不理包子会有“猫都不闻”的毒素吗?那里的葡萄会洒防腐的二氧化硫吗?那里漫天的空气何时才会少了乱焚垃圾的二恶英?
    
     没有一个国家不用直翘的拇指“OK”中国政府对十四亿中国耳、目、口、鼻的封锁及对台风一样强大信息的有效封堵。
     有三亿网民之称的中国人,仅有百万分之一的智者,会使用外网,交道每日的各种讯息。
     有二亿九千九百多万名中国网民,只能在上百万中国警察牢牢盯住的国内互联网上打转转。
     有一亿五千万网民属社会底层皆不谙民主政治的打工层人士。中国无地不在烟熏火烤的私营网吧,是他们集结玩红警游戏;打泡泡;斗地主;耍棋牌;转魔域;看电影的好地方。
     官方高压的封闭管理同低素质的国民众群,是自由信息无法畅通的主体原因。这正是搞经济无能;搞专制一流的政府,绩效最高;手段最利;愚民最得意的政治工程。
     惊罕古今的特大毒鹿事件,被高明的中央政府以600万分之1的缩量,把一起惊天动地大丑闻!变成了一、二只小老鼠惹是生非的小事件。用来欺骗全世界。
    
     截止9月14日的资讯。卫生部宣布:到目前为止,各地医院已收治1350名中毒婴儿住院治疗。
    
     据CCTV9月15日讯:卫生部长陈竺专程抵达石家庄市一所医院慰问救治中的一对母婴。有直接渎职犯罪责任的国家卫生总责任人陈竺,对电视机前的全国观众说:“就是那几个不法投毒分子干的坏事。警察己立案抓捕了。政府一定为人民声张正义…”
    
     9月16日香港一家亲北京的媒体报道:美国政府于几年前己通报中国政府,来自中国的食品药品的化工毒素居高不下的问题。新西兰总理声明:当新国政府知道毒鹿事件后,要求中方股东公开招回产品不果情况下。被迫通过外交管道,于2008年8月通报中国政府。
    
     热闹了。胆大的媒体又挖出了与毒鹿生产无直接干系的外交部。掏出了一个必须问责的问题:外交部是把新西兰政府的外交公文,上呈了元首办公厅?还是河北省政府?
    
     同日新闻:美国政府不令严禁一切中国奶粉在美国销售。
    
     又闻人民网:“特大战果照片:二投毒犯已被河北警方抓捕。”“国家同意对所有受害婴儿赔偿。”言下意明:国家承担失职的责任。更滑稽的是:国家财政部自动成了21世纪投毒犯与超级奸商的保险理赔部。
    
     这又演义出一个可以申报联合国的世界奇闻:一场轰动全球的北中国;引导数亿中国人讨伐的反毒奶人民战争的导火线和策动者,不是“洪秀全、孙中山、汪精卫、毛泽东”之类的英雄。竟是二个愚昧肮脏的“大老粗农民”。
     这会不会误导五十多亿外国人?中国的一个普遍农民,不比十八世纪的拿破仑差。一二个农民会搞得中央政府团团转。
    
     600万个服食毒奶粉的婴儿如何一一体检?
     中部十个省市,有象样的肾医科学部门的大医院,最多不过五百家。
    
     600万个婴儿如在同一天均分给500所指定医院,每一家医院的门口,将会有一万五千个毒奶之婴挤成一堆,等待检疗。
    
     让大家理性且冷静地算一算:一个婴儿加陪护的一父一母。那就是四万五千人。
     每三人一组;每组间隔1米。十个省市将会出现500支30公里的长龙。
     500支长龙总计有:一万五千里。
     多么悲壮的“万里长城”。其距离相当于北京至上海的五个来回。
    
     再作最底成本的量化:600万食用三鹿毒粉的婴儿,是不是不啼不叫就证明平安无事。免检最HAPPY了。大吉大利!问题是:婴儿大脑中有丰富的天生遗传的内源性吗啡。对痛苦他比大人有更惊人的忍受力。
     不管他中毒多深,肾脏里有多少硬质粒子。他还不具备表达和讲话的能力。这正是600万个家长难堪的问题,也是三鹿集团得手条件。
     600万个待检婴儿。国家为每一个人花费1千元的肾检费(注:还不包括长期的治疗费和理赔费)国库就得支出60亿元钱。这钱不是中共的党产。是各省进贡国库的税银。
    
     不良的制度宠坏了奸商惯坏了厂家。赚多少?骗多少咱一起分。亏了?砸了?曝光破产了算老共的。老共的钱是用不完的吗?如果真是用不完的。还用得上自辱节品与整日与奸商勾结:做地分赃吗?
     不用再扒了。中央政府巨如大峡谷的漏洞太多了。
     人民知道:肇事的政府什么都不怕。因为他有枪杆子。有垄断的新闻造谣网。有印钞机。把600万奶毒之婴说小成几万!把几十万个深度中毒的患婴,缩小成1350名。把政府第一犯罪,企业第二犯罪的总责任。全都推到二个名不见经传的粗愚农民身上。
     政府第一犯罪人不用公开谢罪,反倒以:绝对威权的最高裁判身份和救星角色,左右轩然的舆情。
    
     巍然挺立在各地的超市大柜上,近二十年之久的袋儿三鹿;罐儿鹿三。纷纷跌下,窜进废品库。国家银行帐面上三鹿十几亿借款将成为烂帐、呆帐与死帐。
    
     夜深了。曹家六个月大的小玉玉又哭闹了起来。孩子白发苍苍的奶奶象往常那样,烧上水,取奶瓶,顺手打开一袋三鹿奶粉。准备为玉玉冲兑一瓶安夜奶。
    
     从睡梦里醒来的玉玉妈说:“俺娘:别再用这个奶粉!”
    
     老人惊讶地问:“看这孩子,饿的怪可怜的!你又早停了奶水。不用它,想饿坏了丫头片子吗?”
    
     “娘。中央电视都说了!这奶粉有毒。吃了,孩子的肾就会长石头。”
    
     “石头?别听电视瞎掰乎了。看这三鹿的广告,满天满地打了好多年了。这大北方地区老人孩子谁不知道这号名牌。如果有毒。不是把俺人民政府给埋汰了?他可是河北第一,中国第一的制奶企业。”老人气呼呼地划着手势说。
    
     “娘!这个禁用毒奶的消息可是政府发布的。各地己有许多婴儿中毒进院了!政府已出动大批警察去乡下抓坏蛋了!”
    
     “还是人民政府好。这该死的坏蛋是谁抓!抓了就杀头。天下还有这样缺尽阴德的坏种。这啥事也不明的婴儿才好骗,那有毒?那有痛?那有病毛毛头孩子可不会言语!哎哟,我的姥姥哟!这可咋办呢?老话说:二岁奶子定终生。这可是孩子长心长脑长身体的要命阶段呀!光喝米汤不行的!”
    
     “饿死也好过毒死。娘,反正那奶粉别再吃了。”被婆媳玉玉一起吵醒的孩子他爹,也开了懊恼的腔。这类似吼叫的声音,加大了玉玉哭嚎的音频。“呜…啊…”高八度地亮起了119救火车似的警报声。
    
     “宝贝呀宝贝别哭了!都是你贪倩的妈,为了还原怀你前的苗条身材。才提前断了奶!乖啦呀我的小玉玉,你听:外面的警车一辆接一辆从门口驶过。都在帮咱们抓坏蛋呢!”
     玉玉妈一边摇着,一边哄。没用。这温馨的话儿那能当奶粉。饿终将是饿。断食,对一个万事凭直觉的饥肠百结婴儿来讲:如同爬到了阴风嗖嗖,死神当道的鬼门关门边。
    
     哭的快断气的贝贝,嘶哑地,深深换了一口气又“哇…”的一大声,拉起了SOS警报。啼啼寒心,万分刺耳的婴儿哭声,象一股气浪冲出窗口,越过街道,穿墙越壁,滚进了一户又一户南柯之梦的床头。
     这声音的“感染力”果真比第一声报晓鸡啼还要灵。不一会,左邻四舍的婴儿也加进了小玉玉领唱的“饥荒大合唱”。
     一家灯亮了…更多家的灯也亮了!
     也许他们都面临同玉玉家一样的尴尬和困惑。
     据中国权威医学网站资讯:受转型时期的文化消费与美学观念驱动,时髦自私的女性普遍渴望。更快还原体型,更早恢复不可或缺的夫妻“性福”以满足生理需求。
     21世纪初为人母的女性中,有相当多的孕妇,违背古老的自然生育法则,不但选择了“劳命伤财又损婴的剖腹产子”还(有些残忍)选择了用奶粉代母乳的护奶丰胸的断奶方式。
    
     WWW.andQQ的资讯对年轻人的传递;铺天盖地的影视对人脑的印刷;中国电视电台错误下流的医疗广告,对人们不堪入耳的性诱惑污染;愚昧讹传对广泛缺乏宗教灵魂建设群体的影响。这一切恶劣的元素,竟成了中国华北奶工业的特大利好刺激和各地奶工业蓬勃崛起的强大驱动
    
     与各种资源较为均衡丰富,富庶的中国华东、华南比:严重缺水、可耕地不多、土质贫瘠,人口众多的华北。如果没有一点工业、煤炭、养牛、制奶产业,仅凭那一季薄收的麦子。很难填饱那里人民的肚子。养牛与制奶的循环产业便成了那里经济的一道支柱。并且带动了当地种植生产、饲料加工、奶牛育种、奶牛养殖、肥料加工、配套运输、皮革生产、肉类加工、乳制品产业链。
    
     随着中国加入WTO。随着我国必须执行WTO协议中:一切市场必须开放的承诺。国外制奶业的历史品牌、产品、技术同其他行业一样。如西伯利亚季风横扫中国。
     中国奶业逐划分为:华南、华东、西南、西北、华中、东北、华北七大市场。
     而今中毒的三鹿,再也跑不过天定的猎手了。他只有将三千万里河山的华北市场,拱手相让给曾经的敌手。
     对血,对金钱,对轰然倒下的鹿肉。有着先天野欲的“三狼”;“三狮”;“三虎”;“三鳄”…会争先恐后地“逐鹿中原、决成华北”。
     中央政府的卫生部还敢说:三鹿的狮兄虎弟就不玩官商勾结的猫腻了?他们的奶制品就没有“三聚氰胺”了?
    
     天快亮了。哭够了,闹累了的小玉玉,终于安静地滑入梦乡。再几个小时后,玉玉的父母会带她去省会大医院作一次国家出钱的免费体检。
    
     离玉玉家只有一箭之遥的石家庄人民公园树林里,一方石桌上的四喇叭录音机磁带,正播出一首文革名歌《铁道游击队之歌》。陆续赶来晨练的老头老太太,沐浴着清爽的晨风,乘着美悠悠的旋律,扭扭蹦蹦地秧歌了起来: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魔鬼的未…日.就要来到了…!弹…起…我.心爱的…咚不拉…!唱上那…动人的歌谣!……”
    
     (OOF)
     亚笛多星
     2008.9.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162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