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盾呱呱下集:中国WWW三亿“井底蛙民”信福景观/亚笛多星
(博讯2008年10月03日发表)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请接上集》链接博讯网》百家争鸣:亚笛多星文集 (博讯 boxun.com)

    
    六、华东N大学校院网写真
    
    N大学.是东中国一所综合大学。现党委书记zjs是1997年前.中央派驻香港的最高红色党务官员。系中国的海因里希,中共党卫军驻港秘密总督:秘密警察总监乔石先生的得意门生。正式身份是: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中英就香港主权归属设定联络小组,中方的实际负责人。总督中国中央党政军各省秘驻香港所有的公司、会馆、商业、协会、邦会。注:实为“情治组织”。
    
    因艰辛完成香港回归的外交使命。新华社香港分社的中心工作,由过去的对外对英工作,转换到对外对内使命。集外交行政、香港党务、经济算盘、间谍纵队于一身的zjs先生,重新来到了抉择政治命运的“赌桌前”。
    
    这位掌握着中国设在全球每一个地区的间谍网及国内情治网的省部级大员,比任何三品以上的党政官员,更清楚地知道:弓鸟尽良弓藏的中国哲理。也深晓:曾被他统帅的军方情治部门,同时肩负着第二重任务:每天24小时全天候地监视着他。原因甚明:“中央不许再出现第二个许家屯”
    
    最让zjs头皮发棘的是:此时的中央权力棋局,远非邓小平逝世前,由乔石监督江泽民上海帮的三角互制格局。邓的死,自然拆去了左接江泽民的那根向右斜线,右支乔石那根向左的最重要;最平衡;最关键;最基础的那根底平线。当权力互制的三角底线断然消失。失去支撑的那二根倒V字线,就自然地拉直。
    
    一直被邓小平重用的乔石,不再风光无限。不再是依邓秘辛,搬走他的天敌江泽民的问题。
    而是面临:何时被江搬走的倒霉一天。随着邓小平的逝世,江泽民成功地跳出老人院的垂帘听政。全面独断中央党政军大权,齐石的退局只是一个时间问题。zjs知道:距离靠山。“得一改过去见啥轰啥的卡秋莎风格。如何在消静中,寻求一方安全之地”。
    他曾经的对手;曾与他干了十年“口水仗、外交战、情报战”的港英总督彭定康先生回国后,高升一级,大不列颠女王给了他很高的嘉奖。他去了牛津大学。不久任欧盟主席。
    (为防国安人员随“标”侦踪,保护受访者。特用字母代称地方及人名)
    凭他的能力和政绩,不比胡锦涛身边大位上任何一位九大金刚。按理说:他该升。进入副总理及政治局常委圈子里。他角斗士式的性格,根本不适应在胡身边的圈子里混。“我本是一只虎,何以再伴如虎的君王?退一步海阔天高;避一角风平浪静。”他选中了避与退。避:即不去北京,也不回福建老家。退:决不与江系人马争雌雄。再去海外工作也不行,大使大小。联合国代表也不大。况且也施展不开。他的档案,早己进入西方各国情报机构红色安全警戒的雷达之下。
    太政治不好;太张场也不好。太邻君更不好。于是:他选择了这所大学。代中央看管曾为民国模范区的江浙沪三地的知识分子。
    
    他知道境外资讯对这一批随时都会兴风作浪,搞搞震的三地知识分子的作用。逐拿出他从事秘密警察半辈子的看家本领。对这所拥有理工;电子;文科;文;农;工;商;化;医;金;政;财;外;等十多所学院;拥有十多万个教师职工;并拥有近二十万个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博士导的大学空间。进行了象刺秀苏州素绵;如国画工笔一般细腻周密的思想控制。
    
    第一批对象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国宝;民国出生的一代的良心学者;自由与民主火炬;许良英之类的白发教授群。
    
    其次是:大规模的眼线布控,分化学生和教师队伍最好办法:抛掷出一把职称“肉包子”。让他们狗咬狗。
    
    在大学互联网总输入端口上按装“最先进的电子警察侦讯与封锁系统”是zjs书记的得意之作。
    
    他知道:如果你想把这个自明、清、民国,约800年民本精神,文化模范区。改造成:共产党专制示范区。必须先从这个拥有近八千万大省头颅上:即知识精英区进行“手术”。
    第一步封闭WWW信息:类同针灸麻醉,让精英区先休眠。
    第二步按中央设定的主旋律,制造虚假的WWW信息。使大学拥有十几万台电脑的内网不能“苍白”。
    与过去在香港时,十年如一日,独对整个西方智战比,国内一所大学的事务对zjs而言真是:小菜一碟。
    他对大学区全体师生思想十分成功地控制模式,受到中央赞赏。并作为样版全省推行。向全国示范。
    与许良英先生相互守望的一些二院院士,大多都住在大学的宿舍区QO新村。QO是N大学的中心圣地。西依四季苍翠的老屋山;南临永荡华彩的西子湖。有钱塘西子前额天眉中央的印堂之称。
    占地约1000亩的QO新村,居住着六百多户讲师级以上的教师家庭。在一个不算断的时期里,我曾调查过上百个是否经常浏览国外新闻网站的学者?
    学者们的答复:是平静而沮丧的。
    年近五十的郑教授说:“外网不稀罕;大学中教授一级的老师几乎都出过国”
    来自于厦门的L同学是电子学院的研究生,为积攒留学经费兼了二份职。其中一份,就是网管。管理大学网。
    “小李:大学就是个“神经信息港。WWW是国内外学术交流不可缺的一个平台,有用外网的吗?”
    “有。主要用于科技。国外敏感政治网站还是严禁的。师生还是比较自律。今天的人都认钱,务实。”
    “大学生有上敏感政治的外网吗?”
    “我没听说过。我曾经了解过自边的同学。他们说:考研谋生都来不及。那有时间搞政治。搞政治的人只有三种人:第一种人太穷,想变天;这种人缺德缺心。第二种人中产,想进步;这类人没有形成阶级。第三种人太有钱,要护产。”这号人多数拿着洋国护照,个人与家庭已安全降落。你想想亚笛,中国人自相残杀了四千年,何时自相怜悯相互体恤过。一只飞过苍蝇的大腿都想揪了来吃,只要每日有一小把米就有满足感的自私百姓值得去救吗?在黑暗里感觉很好的人家,用得到政治烛火照明吗?
    
    七、莫论外网!院士扭头就跑。
    
    W院长一家是我多年的挚交。其妻R女士是我70年代中旬教书时的同事。他教国文,我教音乐和美术。凄风苦雨的文革岁月里,我们经常携手去省会解放路口的市委大墙,看红色街头博客—大字报。那时的日子很苦,生活极度贫困。精神倒比现在充实。我们反叛,向往自由,无话不谈。
    
    三年前,我以北面路过N市去他家作客。席间说起大学互联网政治资讯传递状况。让我心寒的是:三十多年前对政治相当敏感且相当热血的W院士,如今政治让他冷若秋风,了无兴趣。
    “W老师:中国互联网的科技资讯政府不会拦截,通畅率百分之百。可敏感政治资讯的屏蔽量达百分之九十九。就是讲:中国互联网真正的效能与效率是非常低下的。最近我去了几所大学,都存在同样的景观。你的学院会好一些吗?”
    
    “我不了解。太忙了。太多狗屁倒糟的会议。亚笛呀!老了!安耽地过日子吧。四千年了。中国人永远无法走出这个能吞噬一切光明能量的黑洞。比起恐怖文革咱应该知足了。”
    
    “不妥呀!W先生:四千年士的文化价值就是:出世与救世。而不是避世。”
    “那是古人领可君王的赏钱说给后人听的。今天的士那一个不镀金?”
    “你和我也镀金吗?”
    “我不同你讨论这种问题。大学内外到处都是耳目。亚笛:很抱歉,我还有许多论文未审呢?我带的这一批博士又快毕业了。”
    
    说罢,起身离家去了学院。
    我很有感触。时间是一种雕塑。岁月是一种印刷。一切会变的。
    
    
    八、南京又见规模;上海又见豪华
    
    据国家文化网讯:
    
    中国最小的公共网吧,只有十台电脑,在青海甘肃一带僻远县城。每小时上网一元。
    中国最大的公共网吧,在南京的高校园区很近的一个县级市。网吧电脑多达三千台,栅有接送学生的豪华大巴多台。每小时上网二元。
    中国最豪华的网吧在上海,绰名叫美女网吧;白雪公主网吧。吧内装修超过最豪华的赌场和夜总会。里面金碧辉煌;清一色身着红装,下穿超短白裙、白色高筒靴、头戴圣诞老人帽的美女,象春天原野上的彩云一样浪漫搅动。每小时上网100元一200元
    全国最多的无证网吧,当属广东。广东黑网吧最多的就是“警民鱼水情”的特区深圳。
    
    九、电脑维修站调查
    
    我走访多个城市调查过多个电脑维修部/站/公司。
    问:平时修机、检机、测机、装机过程中,有没有发现客户电脑中的资料有海外敏感网站?诸如:动态网、博讯、无界、花园、自由门、BBC.NNC.OVA.RFA.之类的外网页面,
    普遍的答案:NO。
    
    十、S政府TD局电脑是办公天马还是游戏乐园
    
    南方某城市国土局规划科办公室一幕:上午办公时还好。审审图看看稿。到了中午和下午,天马办公的电脑便成了:游戏的乐园。堂堂正正的办公室变成了供公务员玩耍的临时网吧。
    网上斗地主、打麻将、泡泡糖、红警、魔域……的游戏无奇不有。
    
    十一、远离政治、冷漠政治
    
    中国每一个省会都有一个青年白领蜗居的集结地。他们最关心的是五子登科:金子、位子、车子、房子、娘子。他们生活负重的心理和教科书情结,很难接近政治。
    官方的虚假政治太热;民间的政治兴趣太冷。真是冰碳不容。
    
    十二、WWW植物人
    
    中国三亿红蛙网民的悲叹与问题,不是互联网本身的问题。而是中共对全国网络投下了金海工程人海战术。
    几百万个年轻网监科技人员,依据国家强大机器支持和一份丰厚薪水,全天候24小时绞杀、封闭、狙击、消毒,反投毒、拦截来自国内外一切不利于中共专制的讯息。
    不使用国外资讯网站的中国的网民,是货真价实的民主政治植物人。
    
    十三、几亿中国股民受损不是缺少信心而缘于缺失信息
    全球股市与世界新闻间的关系密不可分。新闻是一切股指的晴雨表。没有新闻,如同在风高月黑中的荒野踯躅,这正是中国股民难时感觉到的真理。
    据人民网、金融网、东方财富网讯:2007年10月至2008.8月有70%以上的中国股民处于严重亏损状态。表面上的恐慌,来自于大屏指数。实际的恐怖来自于中国股民根本不能象台、港、澳的中国人可随时浏览全球任何一个网站的政经新闻。他们讯福吗?
    他们有21世纪的“资讯信福”吗?
    有3000万台电脑,就拥有全球第一的信息了吗?不根本没有。恰相反:三亿井底红蛙网民享有的自由信息小如井池。
    中国的3000万台电脑的真正利用率不时25%.
    这样的井境果能在全球大海中如昆仑崛起吗?我很悲叹:只看见巍然屹立的金盾火墙崛起。只听到墙那边;井下面一片浓缩、幸福、谎言的喧哗。
    
    十四、走出井底;群蛙插翅还原人性
    
    马克思同伟大历史再三证明:思想不可控制,更不可限制。
    人类之所以高贵智慧在于他有一个灵魂的脑袋。
    没有头的树和没有梢的森林不会马上枯萎,但它终究会死。
    没有头上苍蝇不会飞的太远。
    当雄鹰、狮子、巨鲸的双眼、双耳套上中宣部的布罩,那就意味什么?
    
    
    人类最大的社会进步乃是:科技的刷新与自由讯息。
    人类最大的犯罪与愚昧就是:禁锢思想和封闭信息。
    
    同胞们,你帮我,我助你:前拉后拽,相互勉励,爬出这黑暗的井底。井口外的资讯世界很美,很廖伟,很精彩。
    
    朋友们:飞起来,做自由的雄鹰!让红蛙蹦进历史博物馆!
    
    中国自由的网民LONGLIVE!万万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0315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