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严家伟: 哪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
(博讯2008年12月29日发表)

    
     ----驳所谓“中华联邦”的设想是“叛国行为”
     作者:严家伟 (博讯 boxun.com)

    
    在今年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前夕,由三百多名学者、专家、作家、社会名流、法律工作者以及关心中国前途的民主人士,在网上公布了一篇题文《零八宪章》的文章。这是中国公共知识份子,本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良知,以理性、平和、务实的态度,对中国的民主宪政问题作了一番探讨和阐述。是一种观点的表达与探索。你可以同意,你可以不同意。不同意,你可以公开进行论战你可以个人进行反驳,也可以“组织力量”大“批”特“批”,象“评海瑞罢官”那样的声势都可以。却绝对不可以、更不应该用权势压人。
    
    然而中国最不缺少的也许就是会看“上面”的脸色,然后趋炎附势投其所好的来或吹牛,或拍马,或指鹿为马给别人罗织罪名的御用文人。最近在网上便出现一篇奇文,以所谓批露“内幕”的名义,称零八宪章第十八款属于“叛国行为”,据该文称:
    
    第十八款的要害在于其末句结论:"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因此,这已经不是什么人权问题、民主问题等"异议认识",而是国家分裂的大原则问题!是企图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新的国家"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严重问题。
    
    然而零八宪章里,明明说的是“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而今日的中国,民主宪政连“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民主宪政对于中国来说,还是未来不知何年的事,怎么就会“颠覆”什么,“建立”什么了?一篇文章提出对中国未来的一种可能性探讨,就叫“叛国”。把未来的可能当成是现实的存在,不禁使人想起一个民间流传的笑话:从前有个吝啬鬼,一天他的仆人在他门前小溪边洗餐厨具,一个邻居便问这仆人“你主人要请客呀”?仆人笑道“他下辈子可能要请客”。不料吝啬鬼在远处望见他二人在说话,便对仆人进行盘问,仆人如实相告。吝啬鬼一听火冒三丈,就给仆人一耳光“大胆的东西,谁叫你去许诺下辈子我要请客,害死我了”!怎么我们有些人比这吝啬鬼还胆怯,还小气啊?!
    
    这篇奇文,还更危言耸听地称:“这个事件,就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前夕,等于是在宣告一个新政权的诞生,其意义等于1931年在江西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样重大。所以立即引起海内外高度重视!”
    
    一篇文章中说出一个观点,就“等于是”一个“新政权诞生”了。这个“新政权”是不是也太不值钱了?照此推论,画上画个饼,就可以充饥,画个美女,就有了老婆,画张百万英磅的支票,就是大富翁,画个原子弹,就可以称霸世界了吗?尤其莫名其妙的还将其与1931年中共在江西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相提并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有军队、有地盘、有枪、有炮的一个“国中之国”的政治实体。而且这个“实体”正如毛泽东说的是个“武化团体”。是实实在在的“造反”,起事。而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也好,签字人也罢,谁有枪,有炮?他们只有一支笔,名曰“金不换”(鲁迅语);他们谁占有什么地盘?仅是书生一番议论而已。便以此给别人扣上“造反”、“叛国”的大罪,如此以言治罪,真堪称极具“中国特色”的杰作。
    
    再说了,一个“新政权的诞生”,就叫“叛国”吗?毛泽东死去,邓小平复出;邓小平隐退,“江核心”产生;以及现在的胡温体制的确定,都是一个新政权的诞生,跟“叛国”有什么关系?至于国家的名称,也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中共高层官员已故的海协会会长汪道涵1997年11月16日在讲到两岸未来时就明确地说:
    
    “一個中國並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由此可见如两岸和平统一,未来的中国的国名,都是可以商谈、讨论,并非铁定不可更改。汪道涵在这里谈的是对未来的设想,零八宪章,关于中华联邦的提法也是对中国未来的一种设想。如果说零八宪章的提法是“叛国行为”,那么中共高官汪道涵也是在“叛国”吗?真不知是什么逻辑?哪来的奇谈怪论。
    
    中国的既得利益者,一向总是以“老祖宗的规矩”为圭臬,以守旧为己任,反对哪怕是搬动一张桌子这样的变革。所以他们对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抱着敌视、反对的态度,总想将其扼殺在“萌芽状态”中。于是当他们听见一句话,看见一篇文章,不合他们心目中“老祖宗的规矩”时,便视为离经叛道,以为天都要塌下来了。他们头脑中那根早已生锈、发霉的“阶级斗争”的“弦”,马上又绷得紧紧的。于是开口就是什么“煽动颠覆”,闭口就是什么“叛国行为”,已成了他们的定势思维,家常饭菜。而更可悲的是他们又讲不出任何道理,理论上理亏空虚,导至其神经呈现过敏性的衰弱。容不下半点不同的意见,就只会以势压人,闹得满城风雨,草木皆兵。以为如此一来,就可以一“压”而屈人之志,就可以得胜回朝,天下太平了。殊不知这种愚蠢的作法,恰恰是在为刚出现的新生事物打免费的大广告。把原本还不那么引人注意的事,闹得全球轰动,无人不知。尤其在这网络“高速公路”时代,信息一“击”传万里,无人支手可遮天,这些人往往都是以倒行逆施开始,最后以事与愿违告终!
    
    世界上还从未见过哪个国家,哪个政权,是因为一篇文章或宣言而垮台的先例。而因独裁专制,贪污腐化,贿酪公行,民不聊生,终致政权瓦解的事则不胜枚舉。所以古人说:哪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就是这个道理。连毛泽东都说“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虽然他根本没有“让人说话”的雅量,所以才把中国搞得一塌糊涂,但他至少还敢说这么一句“大话”。而我们现在有些人,听见一点不同的观点和意见,就以为天已经塌下来了而惊恐万状,莫非你们中了鲁迅笔下九斤老太的“魔咒”:“一代不如一代”了吗?
    
     2008年12月20日完稿
    
    (2008年12月29日首发《议报》387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2919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