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海维权人士詹荣妹的公开信
(博讯2009年01月14日发表)

    
    上海维权人士詹荣妹的公开信/
     “改革开放”改得“民不聊生” (博讯 boxun.com)

    一次动迁,实属二次“强迁”
    本人叫詹荣妹,原合法居住在上海市闸北区天潼路646弄20号,以自家宅地经营谋生,辛勤的劳动,过着平静而安心的生活。
    一、起因
    2001年,上海市政府为推进新一轮旧区改造,“进一步提高市民居住水平和居住环境”,一委三局联合下发了沪城建(2001)第68号文《关于鼓励旧改居民回搬、推进新一轮旧区改造的试行办法,》其中第五条明确规定了房地产开发商和旧改居民可享受各项优惠政策,最重要的是以鼓励原旧居民回搬为主体,开发商方才可享受政府给予的特大的优惠政策“零土地出让金”。本人居住上海市七浦路七号地块,正适宜上海市房屋土地管理局“沪房地资安”(2001)542号文认定为第一批执行沪城建(2001)68号文件,并以此政策作为旧区改造的试点地块。
    上海市闸北区土地管理局在钱权交易下违反上位规定的行政程序,越权发放该基地“拆迁许可证”。滥用行政职权来拆分土地,以暗箱操作下实施拆迁补偿乃至于安置不落实,人为降低补偿安置标准,擅自侵害原居户的权益,收回原国有土地使用权而直接供应土地(至今此项目无法换取与核发城市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原手续还在被强迁户手中)。由此,擅自发放建设用地批准文,以胡乱执法来违反法定程序。该地块在钱权交易中,以行政手段代替法规规定的拆迁许可的要件。由是未经招标、拍卖一下把一切手续化为乌有,实施暗箱操作下,政府公职人员直接参与和干预拆迁人与被拆迁人的民事活动,造成许多行政干部因此而违法乱纪,纷纷落尘与下马!
    上海市闸北区房屋土地管理局越权发放拆迁许可证(违法)、发放本人裁决书、发放强制拆迁通知书(违法)。明显属于: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更是充当残害本人的打手。
    2004年7月9日本人遭到上海市联富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市申兴拆迁公司联手实施震惊中外的非法、野蛮、暴力强迁事件。本人站在国旗下,遭到该动迁单位职工以张道财为首的一伙凶手的残暴的殴打。在现场昏迷下,经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高超医术的抢救下,从11天的昏死中苏醒,在该重症监护室抢救40天,转上海市闸北区长征分院继续治疗,这才捡回一条命,于2005年2月18日出院。
    二、后果与行政不负责任
    出院后的“临时安置房”,被安排在“上海市闸北区中兴路800号302室”。居住三年多,在没有妥善解决安置为前题下,2008年2月18日,上海市闸北区北站街道新上任的政法书记陈平,利用公权却出面干出了坏事,他停止了让联富承担我的生活费,目的是不让我继续疗养身体。同年4月18日又停止上海市联富公司依法提供该房的房租费,唆使临时住房的房东,于5月20日起诉本人“强行霸占”他人房屋。此属诉讼主体不明的恶意诬告,从下例方面可以得出:
    (一)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08)闸民三(民)初字第809号判决书(审判长:惠翔,代理审判员:戴蔚雯,人民审判员:叶增基),可笑是该判决鄙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至高无上的《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障公民合法权利不受侵犯”。
    (二)上海市联富房地产纯经营性行为而开发该基地,占地面积19280/平方米,获“零土地出让金”,竞获取暴利近100个亿的资金。(2008)闸民三(民)初字第809号的判决书的第三页19行审明“‘联富’公司每季度均代表被告(本人)与原告就系争房屋续签一份租赁协议,并向北站街道领取后支付给原告。”本案的事实很明显开发商获取暴利,而政府机构却用人民的纳税款为开发商承担(临时安置房)而买单。
    (三)官商勾结下连锁发生的问题,滥用公权力钻司法公器之手,该判决书一审判决书玩忽职守,放弃审核重要证据,(不予进行合同书、委托书的司法鉴定),而片面将一个事实二个部分,混淆一个事实来错误看待。将与本案无关的“委托书”错当“合同书”认定。该判决书第五页15行一审认为“故应视为被告对联富公司代表其签订有关租赁合同的行为予以认可的意思表示。”认定本人属“强行霸占”行为成立。这完全是属于没有直接证据下的违背法律法规的断言!
    (四)上海市联富房地产严重侵权的行为,造成本人生存住房灭失,并伤害造成我部分器官的残废,终身留有后遗症。2008年4月18日在北站街道政法书记陈平再次出面停止联富承担的该房租费的责任,由于再次实施侵权,5月12日该临时住房被停电、玻璃窗被砸毁,室内没电是不能正常生活,我无奈地再次流浪生崖。
    维权不服该判决书,而提请上诉。2009年1月5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主审法官:汪毅,书记员:何清。试问法官,上海市联富开发商暴利竞100个亿,在一小撮腐败分子官商勾结下,掠夺弱势群体的生存住房,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滥用人民给予的权力,造成本人生活处境是“头顶没有一片瓦,脚下没有一寸土”流浪的生崖。 而现在事实上已查明本人与原告没有发生一切民事及经济活动的存在。一审倒认定成了本人“强行霸占”行为的成立。该认定的判决书以司法再次的介入,造成该案一次动迁,实属二次“强迁”一个案件二次的介入侵权。难道这一小撮腐败分子可以一手遮天了吗?请大家来拭目以待二审有悖于民事判例的“公正”原则!
    在法律上被动迁居民与开发商是一种民事行为,事实被动迁居民的合法权利遭到严重侵犯,本人4年来得不到国家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人身伤害案行政方不让立案查处已有4年之久,中央各有关部门多次发出督涵无果,很明显今天是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不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继续不断地制造各种矛盾,做的是破坏社会秩序、破坏社会和谐以及社会稳定局势,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错误地直接将被动迁居民视为打击对像。
    鉴于本市地区性发生上述行政机关,为一些违法分子服务、所利用,让国有土地受到流失、损害,在侵吞国家巨额资产的同时,直接损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做法,是属于破坏“改革开放”形势下的腐败新形式。在上海“二会”召开之时反应情况,期盼铲除腐败,打击倒卖土地的经济犯罪,纯洁党的组织职责分明,保障提高执政能力,保障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不受侵害,真正体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为此有理由提出(1)要求立案查处故意伤害罪,依法追究打人凶手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2)依法妥善处理动迁安置事项。此致
    敬礼!
    
     当事人:詹荣妹手上
    
     2009-1-13
    联系:1381709472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1418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