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民主化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影响
(博讯2009年01月15日发表)

    
    来源:金融界
     (博讯 boxun.com)

    
      对中国寻求民主自由政治道路的希望简直类似19世纪希望中国对外开放一样陈旧。在中美关系日趋紧张的国际背景下讨论中国民主化不会意味着中美之间的战争是一个非常敏感问题,康德的这一定理暗示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潜在结果。
    
      《假如中国不走向民主化?》(What if China doesn't democratize?)一书中的辩论文章就中国可能的未来问题形成了观点鲜明对立的三大部分。在标题为“不用太过担心”下面的文章,来自中国的三为学者认真审视了中国的民族注意、民主化和软集权主义三大问题。
    
      赵穗胜(音)认为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民族主义主要包括民主组织和行为的基本原则,反应的是中国国际地位的问题,不大可能招致外国势力的干预。
    
      王建维(音)认为,尽管中国的民主化可以给中国外交政策带来“抚慰”效应,但“民主化”并非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中国即便实现了民主化,它与世界其他大国的冲突也是无法避免的。
    
      佩欣欣(音)对软集权主义的分析精辟到位,他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对社会生活的控制将呈逐渐弱化的趋势。
    
      而在接下来的两篇有关中日关系、中国地区安全关系的文章中,气氛完全不同。冠之以小标题“令人殚精竭虑”(Much to worry about)一点都不过分。
    
      爱德华·甫莱德曼回顾了历史史实,在文章中把中日关系描述的特别敏感和危险。郡兑尔(June Dreyer)在有关中国安全关系的文章中认为,中国的民主化,不大可能削弱中国民主主义的强劲势头。
    
      大卫·巴什曼和爱德华·甫莱德曼围绕“中国是否应该为国际社会担心的理由”这一主题,以中国民主化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为主线,写了几篇主题文章。巴什曼在文章中暗示了中国通往民主化的几条可选道路,但最后下结论说,中美关系紧张的源头不会因为中国民主化而被掐掉。
    
      甫莱德曼认为,中国实现民主化将对中国领导人的行为方式形成根本性影响,从而中美关系也会因此而受到影响。甫莱德曼认为,应该鼓励中国和它的邻邦推进该地区的民主化进程,认为这才是维护该地区和平的最妙良方。
    
      哈维·倪尔逊在文章中指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美之间仍将呈紧张关系。苏绍治(音)与麦克尔的文章中认为,鉴于中国实现民主化存在重大障碍,美国的对华政策应该包括更加积极主动的接触,而不是一味牵制围堵,这样美国可以维中国虚弱的民族进程赢得时间。
    
      麦考密克对中美关系和中国和平民主道路的进行了透彻阐释分析,他认为,中国的民主化将对中美关系的未来产生关键影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1519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