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央电视台新址大火灾的反思/沉睡(图)
(博讯2009年02月25日发表)

    
中央电视台新址大火灾的反思/沉睡

    
    作者:沉睡
    
    (原刊2009年2月14日周天黎艺术网:www.zhoutianli.com)
    
    2009年2月9日晚8点27分至10日凌晨2时许,在北京发生火灾的是位于央视新址“扭曲之门”主体大楼北侧的附属文化中心大楼,此大楼同时也称作“北京文化东方酒店”,是一座高约140米左右的建筑。10日白天,火灾后的现场被身着橄榄绿的成排的武警所把守,令人有些意外的是,数百人流在南和西两个方向围观和拍照。10日出版的《新京报》和《法制晚报》等媒体不约而同地报道说,这座失火的大楼与央视的主体大楼〔即被北京人形象地称谓的“大裤衩”〕有两百米远,但实际上这一所报道的距离比实际夸大了正好约十倍,即实际距离只有20米〔楼基距离〕到30米〔楼顶距离〕左右,因为两座建筑的楼顶并非垂直于楼基而是带有倾斜角的,也就是说,燃烧了五个半小时的、足有80米到100米高的熊熊大火,距离21世纪的北京地标性建筑之首、即耗资惊人〔约为100亿人民币〕的央视主体大楼仅有20米到30米远,其危险性与问题之严重性可想而知。尽管如此,诸多媒体还是有意淡化了火灾情势,把起火原因猜想为元宵之夜的烟花爆竹所致,从而大大地减弱了某种不详的色彩。
    
    鉴于作为21世纪新地标的央视新址,是国家耗费惊人财富所打造的一座纪念碑性的现代建筑 ,它既是决策层的一种令人惊诧的浪漫主义想象的化身,又是无数纳税人的血汗所汇就,缘此,对这一火灾的深刻反思、进而对当代安全形势的深刻反思,就成了每个公民的义不容辞之责。
    
    问题之一:这座正在新建的既未通燃气又未全面通电的冰冷楼体为何如此易燃?以至于大火能够从楼基一直熊熊燃烧到140米高的楼顶?每一层皆未曾幸免,皆被大火所秧及和吞噬,致使整座大楼被烧成黑灰一片?为何每一层之间的暴露给外界的金属构架皆被烧得歪歪斜斜、残破不堪?
    
    那么,这仅仅是普通的烟花爆竹所致吗?什么品牌的烟花爆竹具有燃烧弹一样的这般功效?除所分析的原因外是否还另有他因?应该引起深思与高度关注!
    
    问题之二:媒体报道称,由于消防车上的水枪只能达到60米高,因而对60米以上的80多米高的火势无法企及,爱莫能助。
    
    何以我们的水枪高度标准是如此之低?在摩天大厦纷纷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当代中国,60米高的极限消防水枪是不是有些悖于“与时惧进”的时代大潮与理念了。幸亏这是座高度为中等的建筑失火,假如更高一些的央视主体大楼或更高的那些耸入云霄的建筑发生火灾又该怎么办?
    
    问题之三:既然消防的水枪高度有限,难以遏止熊熊火势以致折腾了五个半小时还是有一位指导员光荣殉职,那为何不动用空中力量?为何不在第一时间调来直升机当空罩下?以进行一种空地协同式的扑火行动?如若这样的话,从接到报警到作出快速反应,也许半个小时就足够了,直升机到后,也许实际救火过程只需要5到10分钟,即可大公告成。为何在关键时刻,在最急需空中力量的诸多历史时刻——比如在地处崇山峻岭中的汶川震中,以及在这次央视的火灾现场之中,我们却恰恰屡屡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快捷而科学的21世纪的反应?以致使灾情严重了许多倍?
    
    问题之四:这座遭到了严重焚毁的建筑显然大概不能再修修补补而投入使用了,若非要如此,必将带来诸多安全隐患,如若拆除,比如通过定向爆破等方略又势必会对近在咫尺的央视主体大楼的安全与稳定造成显而易见的影响——因为极其特殊而力求后现代色彩的主体大楼,由于西南方向天顶处悬空出去了几十米的这一反地心引力的创造之壮举,本就由此而显得有点“危机四伏”,当然,“危机四伏”也本就是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美学表征之一,但请切莫忘记,主义不是实体,主义与实体存在并不总是能够划上等号。那么,假如这座失火的大楼最后经科学论证必须被拆除——最好不要这样——,主体大楼的安全性将如何去科学而理性地确保?况且这两座建筑还联在一起,二者之间有通道连接,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工程,一旦出问题,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央视主体大楼的特殊造型与理念,使得它及其周围的建筑群体都几乎不容有丝毫闪失!这一矛盾如何克服?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当年世贸大厦的坠落,曾导致了其旁边另一幢大楼的塌陷,但愿自信而无所畏惧的中国人能够想出一个聪明绝顶的办法来。
    
    问题之五:为何在力学构成如此严格得近乎于严峻的央视主体大楼旁边,即在主体大楼楼基西侧约30米左右,还要再修建一条地铁10号线?地铁虽修的漂亮,可地铁与力学要求异常严格的央视主体大楼及演播室及已被焚毁的文化中心大楼,为何修建得如此之近?众所周知,地铁不是汽车路,车轮的运行会带来地表和地层震动的,这种震动势必会影响到主体大楼,即便这种震动对主体大楼的雄姿所造成的影响十分微弱,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谁又敢担保日后由于积少成多而带来重大影响,并造成严重后果?大干快上,占天斗地,升天入洋固然可贵,但在现代化的浪潮中,我们须臾又怎敢忘却那攸关整个人类的整体生存、整体生态、整体安全和整体环境的蝴蝶效应?
    结论:我们必须勇于屏弃惯性思维与惰性思维。对许多事情且不可想当然地轻易作出结论,轻易投入行动,对许多新出现的事情我们且不可一成不变地按半个世纪前甚至百年前的老套方式加以解决。大千世界是一个整体,局部空间也同样是一个整体,尤其是对于象央视新址这样的以无所谓惧、挑战极限、分毫不能有失误为表征的对象而言,我们必须要用高度综合性的方针与理念去对待它的哪怕只是枝节性的问题,才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才能将公民个体与国家 利益化为一种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我们一直欠缺有效预警,不管在军事层面还是在安全层面皆如此这般。同时,我们还欠缺必要而科学的快速反应,在灾情和危机发生后总是陷于手忙脚乱,而易于做出事倍功半的反应。所有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全民族为之深思的问题,但愿央视新址的这次火灾纯属偶然因素与意外因素所致,并不致于对耗资惊人的建筑主体大楼——即新世纪的地标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但愿文中所忧虑和分析的纯熟臆测与多虑,而不会化为可能的事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2/2009022518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