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法国 圆明园:中国有意留下一块有意义的空白
(博讯2009年02月27日发表)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陈序/有时,重要的不是发生了的事,而是没有发生的事。已经发生的,是中国商务代表团赴欧洲采购;没有发生的,是代表团目的地列表中没有法国。已经发生的,是巴黎法院驳回民间文物保护组织诉求,圆明园铜兽首公开拍卖易主;没有发生的,是中国政府没有介入诉讼。 (博讯 boxun.com)

    
    第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是意料之中的冷淡。一个月前,中国总理访欧,就没去法国。新年伊始,温家宝对瑞士、德国、西班牙、英国和欧盟总部进行正式访问,并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09年年会。他绕法而行,当然不是受阻于马其诺防线,而是因为北京不满爱丽舍宫主人在西藏问题上的表现。
    
    萨科奇不顾中国强烈反对,于去年12月6日与达赖喇嘛会谈,成为至今唯一一个以欧盟轮值主席国元首身份会见达赖的欧洲领导人。开这样的先例,北京的态度与心情可想而知。有信仰、有操守的政治家站在任何立场,在政治上都值得尊重及认真对待。
    
    而萨科奇突破中法关系红线,执意会见达赖,更多是为个人影响力谋。他选择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时机得罪中国,无非想绑上整个欧洲。但他低估了北京。取消了原定于去年12月1日举行的中欧峰会后,北京很快冷静下来,有步骤地把中欧关系与中法关系区隔开。温家宝的旅行令中国与欧盟的关系进一步回暖。
    
    同时,萨科奇高估了自己在欧洲的影响力。似乎没有一个欧洲国家会因为法国受冷遇而拒绝中国的美意。温家宝所到之处,备受礼遇,甚或破例。英国首相布朗更将温比之以亚当·斯密,几近恭维。这种热情也使爱丽舍宫为缓解中法关系所做的些许姿态显得苍白无力。
    
    经济形势这么差,生意这么难做,让法国人在宴请中国阔佬的沙龙外挨挨冻,是不少欧洲政治家不明说而乐见的。当时,法国《费加罗报》有文章标题为“中国和欧洲再次靠拢,除了法国”。这既是事实,也是今后一段时期法国政府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第二件没有发生的事,则是意味深长的谨慎。
    
    圆明园是最能挑起中国人民族情绪的议题之一。北京选择不介入有关圆明园铜兽首拍卖的诉讼,既是依据对事件本身的判断,也流露出处于目前中法关系背景下的微妙心态。
    
    
     就事件本身论,法国议会没有批准被盗或非法出口文物的国际公约,也未曾与中国签定有关双边协议。所以,文物不可能经当地法院判还,也不可能通过双边合作索还。这一点佳士得公司在选择拍卖地点时一定是了然于胸。中国国家文物局明令下属机构不得购买此类文物,所以,也无法如拍卖行之意,在市场上赎还。因此,诉讼并无实质意义,国家文物局或其属下圆明园管理处也不会出面。
    
    有趣的是,尽管拍卖在法国,诉讼在法国,通过互联网表现出来的中国民众情绪集中指向法国,而在我看到的国家文物局、圆明园管理处的数次声明和外交部发言人有关措辞中,无一处针对法国政府。固然,严格地讲,法国政府不是任何一方当事人,但在行文中如此干净彻底地缺席,留下的是一块有意义的空白。
    
    这符合北京力求塑造的国际事务中的形象,即不会坐视对方挑战底线,但会严守自己的底线,并有选择地与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保持适当距离。所谓有选择,例如:圆明园不同于西藏,文物不同于主权。
    
    根据藏历历法,2月25日是藏历土牛新年初一。早在1月,就有激进“藏独”组织公开宣布,2009年是“黑色之年”,一年内将在全球各地组织多项大型活动,抗议中国政府及其对西藏政策。这一声明,使接下来的一个月和整个2009年成为西藏问题的敏感期。
    
    这一年,恰恰也是全球经济注定要在衰退中辛苦挣扎的一年。此时,萨科奇令法国在政治层面站上与中国对立的风口浪尖,在经济层面放弃全球外汇储备首富的帮助,难言明智。法国不仅可能失去短期内数百亿美元的贸易合同,还可能因中国国内民众日益高涨的反法情绪而影响在华法国企业的长期利益。
    
    两件没有发生的事表明,北京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牌。现在,轮到萨科奇出牌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2/2009022718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