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格丘山: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图)
(博讯2009年03月03日发表)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格丘山: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前几日,有个网友无意间说我是铁杵反共分子,令我大吃一惊。个人向来自认为是自由思想人士,不但不是铁杵反共分子,而且自认为反共分子也不是。那么网友的印象从哪里来的?
    
    想了一下,这也许可以用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来解释。政治家看到一个颜色是红的,未必讲红的。如果讲黑的人太多,为了争取大多数,或者讲白的力量太强了,或者反对派对不同意见的处理手段太恐怖了,政治家都有可能作出妥协,讲这是淡红的,甚至黄的,而自由思想人士在任何时候只说是红的。
    
    所以自由思想人士有时给人的印象是太激进了,有时又给人的印象太保守了,都是相对于当时的主流政治空气来说的。
    
    鲁迅先生讲过一个故事, 有个奴才在那里抱怨主人对他太不好了,智者过来安慰了他几句,奴才感恩不尽。等到傻瓜过来了,一听大怒,拿着棍子去找主人算帐。谁知不但主人对他大怒,而且奴才也对他勃然大怒:主人对我好不好,我愿意,关你屁事?
    
    这里的智者就是政治家,而傻瓜就是自由思想人士。那么是不是政治家都意谓着老奸巨猾,而自由思想人士都直指憨厚老实呢? 未必。
    
    政治家的成分比自由思想人士复杂得多,不可一概而言。
    
    有些政治家实际是御用文人,挂羊头,卖狗肉,明反实保。也有些政治家有着不能实在道出自己真正看法的苦衷,有时不得不在不同时期说不同的话,是明温顺,实反抗。也有些政治家在某个阶段,为了根本的目标,不得不去做自己不同意的事情,说自己不认可的话,而有的政治家受到自己的信仰的束缚,对于不同的对手缺乏应有的变通。
    
    例如达赖喇嘛就是一个因信仰而受到抑制的政治家,因为信仰,面对于一个不懂得仁慈的暴力政府,依然不能以暴力相抗。达赖喇嘛不说独立,不意味着他不向往独立,而是大家都看到,他在小心翼翼的寻求妥协,避免暴力政府找到镇压的借口,更有利于得到世界政府和人民的帮助和同情。
    
    达赖喇嘛已经快走完他的人生路程了,让达赖喇嘛现在以要独立的对抗姿态出现,并不符合他的形象。达赖喇嘛的功绩就是终身以不屈不挠的和平方式寻求民族独立。
    
    而他的终身努力也证明了,共产党是不会接受那怕是最温顺的和平请求,与其妥协的。达赖喇嘛以他终身的努力完成了他的政治诉求,并以他的忍性殉道了他的信仰。如果我们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话,达赖喇嘛与甘地有着同样伟大的人性光辉,只不过他们碰到的是不同素质的对手罢了。
    
    当然后人未必再要去步达赖喇嘛的后尘。不步他的后尘,并不是否定达赖喇嘛作为一个伟大的和平政治家的形象和价值,毕竟政治家是可以以不同的面貌出现和方式去完成他的信仰的。而自由思想人士不可能,思想人士需要的是像鲁迅先生故事里那个傻瓜的精神, 如果自由思想人士也开始讲策略, 研究孙子兵法,他就的存在价值就变为零。 (博讯记者:格丘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0320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