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欧美消费品销到中国成奢侈品
(博讯2009年03月30日发表)

    
    来源:搜狐博客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欧美的大众消费品销到中国,被成功包装成奢侈品。
    
    我在线查的3月27日网络报价。哈根达斯香草冰淇淋,当天上海价格是392克包装78元人民币,纽约是一品脱包装4.69美元。品脱是用于液态物品的容积单位,粗略折算,纽约价格是上海价格的三分之一到一半。
    
    上海价格是柜面销售,纽约是网络销售专递到门,这个不详细讨论。比较的是绝对价值,至于相对价值更复杂。中国人一个月挣不到1千元人民币的到处都是,美国人一个月收入1千美元(7千人民币),肯定是政府救济对像。
    
    晚清国门初开,形成一股向西看的风气。这股风气流传至今,又揉和各种经济政治影响,铸造出国人对西方的仰望情结。这种向世界一流水平学习的倾向有其非常积极一面,也有其盲目一面。对西方的盲目仰望,很容易遮挡客观学习观察思考的视线----不仅仅是多花钱吃冰激淋。
    
    
    星巴克不过是茶水摊儿
    
    
    哈根达斯在中国敢这样卖,一个比较直接的原因是中国消费者买帐。或者用江湖话说,见空不挖三分罪。碰上愿意受骗的,不骗那是不对的。
    
    盲目向西仰视的宏观效果,很难以一篇杂感型的小文说明白,我也没有这个水平。但在消费领域,这种仰望给西方商人以巨大的机会。世界第一流的经销商们,敏锐地观察到这种机会并成功捕捉:星巴克,肯德鸡,麦当劳,哈根达斯,这些在原籍的大众消费品牌,到中国成功的走了中高档路线。
    
    星巴克连锁咖啡店还没有在中国排兵布阵前的若干年,我曾经当场听到几个中国成功人士,以渴望的心情探讨星巴克即将入华的盛况,跃跃欲试于“正宗咖啡”。后来还有中国商人搞了山寨版星巴克,星巴克还真就像模像样的打官司捍卫自己的名誉。
    
    星巴克到底是什么?据我的亲身感受,星巴克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就是个歇脚打尖的便宜店。星巴克林立在交通要冲或商业网点,渴了饿了要方便了,走进去花几块钱喝杯咖啡吃个甜面圈上个洗手间,然后该赶路赶路该做事做事。这玩意儿,直接点儿说就是连锁经营的中国路边茶水摊,拿起个大瓶子就喝,扔两个零钱走人。
    
    星巴克在中国选的是高端消费路线,居然成了情人约会的地方,还得是白领情人。人的收入与消费有差异,但人本身是平等的。我不认为自己曾经和乞丐一起在加拿大星巴克排队买面圈有什么丢人,但一个大众消费店到中国去成了高级会馆,这让我感觉很怪异。前几年国内居然为星巴克进故宫吵得一塌糊涂,故宫既然没有全面禁止汽水大碗茶,专门请进来或者赶出去星巴克都不公平。
    
    肯德鸡、麦当劳和PIZZA HUT,比星巴克略丰富些,有荤有素,但仍是快餐馆,相当于中国的烧饼豆腐脑店----比较茶水摊来说。可这几家到中国都成了中档洋餐,特别是必胜客(PIZZA HUT)开到中国,居然是“欢乐、休闲、时尚、情趣、品位”,也真被当成下午茶的地方。我尝过必胜客的比萨饼,那个高级,恐怕会把意大利人弄得不知此是何物----可再高级,也是比萨饼啊,传说马可・波罗没学明白中国馅饼的东西。
    
    
    诺贝尔奖委员会是个北欧小组
    
    
    消费领域的啼笑皆非,对整体的东西方往来妨碍有限,至多是伤害了真正的西餐。星巴克的包装不完全是消费范围,就像肯德基的儿童乐园一样,但这仍然是形而下的东西。
    
    
    在另外一些事情上,中国对西方事物的盲崇,深深的阻碍了中国与世界的交流。我曾撰写过一篇有关美国邪教科学教的文章,提到该教的经典著作,被中国人做为科普作品出版推广,这可能是一个特例。但中文环境中,长期对诺贝尔奖的推崇倍至,绝对不是个例。
    
    诺贝尔奖的来源,是瑞典科学家兼商人诺贝尔的遗产,这个奖的存在本身除了证明诺贝尔是一个把科研与商业结合得比较成功的人以外,没有更多的意义。诺贝尔奖委员会是由瑞典和挪威指定两国相关机构及人员组成的,这除了证明这两个国家深厚的历史关系以外,也体现不了什么。
    
    尽管诺奖力求证明自己的非政府性,也为此做了若干努力,诺贝尔奖委员仍然摆脱不了一个深受瑞典和挪威两国影响的实质,评选和颁奖人员也不出两个国家的“圈子”。诺奖委员会就是一个北欧小组,面对世界并不具备权威性和代表性。
    
    诺奖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从1902年起,诺贝尔奖每年由瑞典国王亲自颁发(后设的诺贝尔和平奖由挪威议会控制)。当时的瑞典国王并不同意将该奖颁给外国人,但后来瑞典要人们意识到,诺奖是不可估量的国家公关利器。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对的。
    
    诺奖历史上丑闻不断,近年还被又一次指出把奖金颁给了纳粹分子。更多的道德与技术争议,不像纳粹这样事非分明,完全属于说不清道不明。获奖者拒绝领奖的旧事也不少。
    
    2000 年,中国作家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诺奖委员会居然评价他“为中文小说和艺术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八年过去了,事实证明高行健的影响实在有限,现在的知名度是因诺奖而来,并不是相反。诺奖文学奖是由瑞典文学院评定的,抛开一切,瑞典文学院到任何时候也不会对中国文学具备权威性,更不必说核定“中文小说和戏剧的新道路”。
    
    但迄今为止,中文媒体仍然对来自这个北欧小组的奖项,持很高的尊敬态度。中国人痛心疾道于为什么别的国家得了那么多诺奖,中国就不挨边。中文媒体反复分析,什么领域的什么应该获奖,为什么没有得。甚至有中国的文学家,每年都被莫名其妙的组织提名,然后又有人出来证明这个提名如何虚假……
    
    诺贝尔奖?呵呵,我认识一个加拿大十五岁少年,参加一种世界扑克大赛,一百万美元以上的奖金已经拿了两回。另一个加拿大华裔数学系大二学生,是我朋友的儿子,比这个加拿大少年水平略差些,拿的小奖,五十万美元。这项扑克大赛,为了提高自己的档次和水平,每年都主动邀请高手们参加。知道这项扑克大赛的中国人很少,但以客观性和权威性而论,这项比赛在国际扑克牌运动中,公信度绝对超出诺贝尔奖在物理和化学界的影响,更不必说诺贝尔奖的文学奖与和平奖。
    
    诺贝尔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中文语境关心这么多年搞明白了吗?就如这星巴克,是个什么档次的消费场所,提供的是什么产品,就这么热情地往里冲?
    
    向西方学习是对的,对先进的仰慕是一个民族进步的最佳动力。只是,盲目的,不加选择的崇拜是要误事的。吃碗性价比不符的冰激淋,或者喝杯不值那么高附加值的咖啡无所谓。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3009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