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博讯2009年04月09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博讯 boxun.com)

    發表時間:4/7/2009
    
    4 月4日,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上午在济南公安国保严密监控跟踪下,去英雄山祭悼紫阳英灵,然而却在烈士林园门口,遭遇手段凶狠的五、六个暴徒从2米多高的山崖上把孙教授摔下去,并拳打脚踢,持续10多分钟,导致孙文广教授三根肋骨断裂的重伤后果。目前,孙文广教授仍在济南市齐鲁医院重病监护房救治中住院,不能翻身,以一种姿势躺在病床上,36小时不能睡觉,痛苦不堪。
    
    孙教授表示,对暴打他的人,一个也不认识。因为这些人不讲一句话,所以不知道暴徒们的背景。据孙先生反映,事发当时,一路尾随跟踪孙先生的警察一直袖手旁观。孙文广先生告诉媒体说:“后来少数的几位路人看到,问说,为什么打这个老头子?看到的人就赶快报警,来了派出所的所长。打我的人,他们就跑掉了。”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是很有责任担当的中国独立知识分子代表。记得前年他与李昌玉老师由济南来青光临寒舍,我们促膝交谈,受益匪浅。孙文广先生于1957年曾在山东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文革前就因为思想“右倾”而受到批判,文革期间又因为“反动言论”,“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两度被关进牛棚30个月,1974年再次被当局以“攻击毛主席”,“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的罪名逮捕,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三年半,后来又被判处七年徒刑。孙教授在狱中负枷上书,以给中共中央写信的名义,就中国的各种重大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共有50万字。1982年他始获平反,回到山东大学任教,并担任过系主任等职务。2000年,孙文广从山东省高级法院取回他狱中的上书,整理成册,在香港出版了《狱中上书》,全书共492页。我有幸获得先生的赠与此书,拜读后赞叹不已。
    
    记得2007年11月,年逾古稀的孙文广先生独立参选人大代表被阻拦,受到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我为此曾撰文《“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表达我对他身体力行,面对现实,践行民主权利的尊重。近年来,孙文广先生因在行动上坚守民主理念,多次被公安骚扰抄家,并没收电脑。近来,他又因此缘由,遭到打压,连续被学校扣除四个月的退休金。孙文广教授愤怒之下起诉学校,再度引发媒体关注。
    
    依上所论,此次暴徒殴打事件并非偶然。济南民运人士车宏年、申贵军等得知孙教授被袭击后先后都与济南警方进行了交涉,警方并不承认是他们安排的,并解释说是毛派分子所为。但是车宏年、申贵军对此都有质疑。据悉4月3日那天,孙文广先生在学校演讲,发生冲突,车宏年是见证者。他说:我亲眼看到有几个便衣抓扯学生时,有一个便衣挥拳打了一个学生,当我上前拉开时,那个便衣也冲我打了一拳。当孙老师回到他的演讲位置时,有一个便衣开车冲向学生,并把汽车的音乐放到最大,以干扰孙老师的演讲。并没有什么毛派分子干涉。车宏年又说:这次如此明目张胆地对孙老师下毒手,是在我等拉开64纪念20周年活动序幕时刻所进行的一次恐吓。对此,我向有关当局表示最强烈的抗议。
    
    孙文广教授堪称中国不仅有良知,而且勇于民主实践的优秀知识分子代表。孙文广先生因始终如一,不屈不挠地坚守民主理念,招致腐败势力忌恨,这次被暴徒袭击,再次显示了在中国推进民主现代化事业的艰难与凶险。正如孙文广教授曾对选民演讲时所说的那样:“民主宪政之路是中国的必由之路,中国人的真正站立在于以人权立国!”在此,我禁不住要大声谴责那些重伤孙文广教授的暴徒恐怖行为。这种人类共谴的罪恶行为不管是否当地公安当局直接所为,但其在被严密监控下发生如此恶意重伤后果,警方不有效处理也难辞其咎。如此官府不作为,其实就是在纵容这些恐怖犯罪。一位老教授仅仅因清明节祭祀他所敬仰的赵紫阳英灵,就遭到残暴攻击,可见当今中国法度不彰;而作为执行政府职能,监控跟踪孙文广教授者却如此纵容刑事犯罪,同样也是执法违法。因此在本作者看来,不仅对那些行凶暴徒必须绳之以法;执行政府职能,监控、跟踪孙文广教授的当地警方,也必须给舆论一个令人信服的交待!
    
    最后,让我谨以此文,向先生表达慰问之意,愿先生早日康复回家!
    
    (《自由圣火》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0909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