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光志:国人为啥疯抢“编制”
(博讯2009年06月18日发表)

    作者:杨光志
    
     在广西来宾市兴宾区,201名“选拔生”在10年前作为优秀大中专生被选拔到基层挂职,并纳入干部管理,10年后,他们面临被解聘辞退。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广西来宾市兴宾区,近年来,有113人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事业单位编制,其中半数为乡镇官员的妻子、妻弟、兄弟等近亲。兴宾区组织部副部长覃永生和人事局副局长黄开伟表示:“这也是基层工作的需要。”(6月15日《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本则新闻所显现的,与其说是201名选拔生挂职10年被辞职的个人命运之忧,还不如说是中国人生存状态的社会组织结构之忧。直接暴露出我们的制度安排存在着先天不平等的缺陷。
    
    “编制”,将国人硬生生区别为体制内与体制外,很多时候,这甚至已成为幸福与卑贱的分水岭。曾听有人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我想这句话绝对不是说体制内生存,而是指体制外生存状态。因为体制内生存,那是只要不弱智或者会装憨便可生存,只要懂服从、会歌德、会上传下达、会依葫芦画瓢、会按既定方针办,便可生存,若还能钻营,便可生存得很滋润。《南方都市报》15日刊出的一幅漫画《做一个“体制内”的幸福淘粪工》,一句“臭虽臭,但管饱”的解读,已很讽刺地将国人疯抢“体制内生存”饭碗的情状表现得淋漓尽致。
    
    作为生活在城乡二元结构社会里的中国人,尤其是农村人,其进入体制内的路径被严格控制在很狭窄的区域与命运时段,诸如考入大学、诸职应征入武、诸如一些很特别形式的立功受奖……更多的时候,体制内的大门,对9成多中国人,从来都是关闭的。其体制资源的分配、复制、集聚和强化,其体制内饭碗的金光闪闪,剥夺了不少国人的尊严。
    
    君不见,任何一个公考门外,大学生们拼了命削尖脑袋想进入体制,“编制”的被标榜被艳羡,必然对应着“权利”的被侮辱被损害。曾经在中国存活了许多年的“接班”制度,便是这种天然不平等的充分体现,也是“不如有个好爸爸”的谚语之来由。而体制内选拔干部的任命制,更只是占国人比例很少的圈内人自个儿玩的游戏,与广大农村人无关。
    
    所以,本则新闻更刺眼地将“官员亲属以不正当手段与渠道优先进编”与勤恳耕耘10年却面临一朝失业的选拔生拿来对比,无疑更令人抓狂而徒唤奈何,贡献了10年青春却没能撬动体制的门槛,没能获得编制的青睐,这当作解决大学生就业缓兵之计的“大学生当村官”,无疑从时间的路口、人生成长的远方对现在的想响应号召当村官的大学生们,扇过来一记令人心寒的耳光!
    
    应该说,近些年来,随着政治、经济体制的转换,市场经济的培育与发展,也使得体制外生存成为可能,其不安与惶惑正逐渐被自在感与成就感取代。体制内生存与体制外生存的反差,已不那么强烈,中产阶级的兴起、边缘精英话语权的增多,使社会趋于结构复杂形式多元,从而形成了若干利益博弈模式,渐进性地冲击着过去那种一元精英格局和高度的国家强权控制体系。普通人的命运是社会进步的风向标,从这个意义上说,个体生存自由和机会的体制运转,在30年改革中是逐渐变得多元化,人生选项在增多,人民意愿满足的可能性在增大,说明社会发展是趋向公平正义的。但政体改革的严重滞后,使体制内、体制外生存的矛盾仍然十分尖锐,这需要从打破城乡二元结构,打造公民社会方面深度破冰! (本文来源:人民网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6/2009061822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