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博讯2009年08月17日发表)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题名伊敏的先生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毛派翻天无出路”。 其中乐观地断言“彻底挣脱赤左意识形态,彻底甩去已被证谬的歪斜教旨,自然还是一篇大文章,需要朝野士林的共同努力,也希望得到海内外关心中国事务的朋友们多多出力。但是,我感到大地在动,赤左思潮在意识形态的最后堡垒摇摇欲坠矣!终于到了可以向它告别的时刻!”
    
    是这样吗?
    
    事实是,如果右派极右,那么极左也就愈左。极左与极右是一对孪生兄弟,有一者必定会有另一者。这跟大自然的规律一样,如果久旱久旱,随之而来的暴风雨也就愈烈。
    
    不反极右,要去极左,是痴人说梦。这等于是只让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不让,不让,月累年积,总有一天百姓急了,冲出家将衙门烧了。现在有个人无视州官放火,每天写文章反对烧衙门, 写到后来,自己信心愈来愈足,告诉大家百姓不会再烧衙门了,你相信吗?
    
    正确的命题是要想断绝极左,必须首先断绝极右。从血缘上说,极左与极右虽是一对孪生兄弟,极右的辈分要高于极左,先有极右,才有极左。也就是当极右越来越肆无忌惮,无所约束的时候,极左就逼出来了。
    
    极左肯定是要将极右杀得遍体鳞伤,血流成河的,要不怎么称是极左呢? 那个极右右得愈厉害,这个极左也就杀得愈厉害,其剧烈程度是互相对称的。
    
    极左杀掉极右后,没有可杀的了,干什么呢? 一个选择是开始杀自己人(极左分子),因为他们思想的深处存在,或者同情极右,这就是毛泽东的选择。还有一个选择是自己开始当极右,这就是邓小平的选择。
    
    毛泽东的选择,没有右了,还在杀,所以没有人受得了。
    
    邓小平的选择,自己右,那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年的极右就死得有些冤枉了。何况自己当起极右,不就堕入了冤冤相报的死循环了吗?
    
    现在有些貌似公正的文人装出一付先知的样子(:),中国的问题的根找到了,坏就坏在左、革命和暴力上,所以从这一刻起,不准再左、革命和暴力了。他们将冤冤相报的起点不是定在邓小平开始右的时候,而是定在邓小平开始右了以后。以后谁要再反对右,是就冤冤相报。你说他们是不是冰雪聪明?(:))
    
    鸣呼!不拿掉极右,极左、革命和暴力能够去掉吗?
    
    所以正确的命题是极右、极左一对孪生兄弟,没有方法只去掉一个,从先后次序的逻辑上看,去掉极右是去掉极左的必由之路。 (博讯记者:格丘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8/2009081701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